啊!我受不了啦!」馬斯坦古趁霍克愛離開辦公室的小空檔,開始亂吼亂叫,他起身湊到休斯身旁,抓著他的手向他哭訴:「看到沒?莉莎她居然無視我的存在,害我好難過呀!她是不是因為上次我偷親了她而生氣呢?都是你的主意啦!害我現在都會被她怨懟的眼神瞪,怎麼辦?你一定要幫幫我啊!」

休斯摸摸下巴,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說:「我想你可以……不過,需要一些人的幫忙,」他揚起奸笑,對著辦公室裡剩下的所有男人發號施令「……好了!因為這可是攸關大佐的幸福,所以一定要好好辦呦~」

「是!」大家皆因為這個計畫而興奮了起來。

中尉回來了。

「上校,如果您又要把辦公室裡的氣氛帶壞的話,我就得毫不留情的開槍了。」她從遠遠就聽到裡頭鼓譟的喧鬧聲,猜想是誰又在偷懶,果不其然看見馬斯坦古戰在休斯旁咬耳朵,其他人也咯咯竊笑,立即掏出手槍抵在馬斯坦古腦門。

「是、是,我可愛的莉莎,我馬上去簽公文~」

霍克愛邊咕噥一聲現在是上班時間,請不要叫下官的名字,邊訝異於馬斯坦古的主動,於是乖乖的安靜回到位子上繼續辦公。

「上校我先走了~」

「上校我要和休斯先回去囉~」

辦公室裡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霍克愛與馬斯坦古和公文大眼瞪小眼。

「莉莎,我的東西弄完了,我載你回家吧!」霍克愛隨意抽起幾份文件,發現這次的速度不僅快,連品質也不錯,不像之前都簽一些自己想或我不予置評之類的廢話。

「謝謝上校的好意,不過我想還是不必了,我自己可以回去。」霍克愛冷漠的拒絕,她可不想被人說閒話。

「那不然……你開車載我回去吧……這是上校的命令。」無賴的笑容又綻放在馬斯坦古的厚臉皮上。

「……是。」怎麼辦?霍克愛中尉可就是對這句話和這個臉沒轍。

------------------------

大樓門口。

車內一片寂靜,霍克愛偷偷撇向假寐中的馬斯坦古,她伸出手,輕輕的摸著他的眼皮、耳朵、臉頰、鼻子和嘴唇。

突然,馬斯坦古動了一下。

她趕緊收回手,確認他沒醒,表情裡盡是說不出的感慨。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對他懷抱著什麼樣的情愫,可是她好像隱隱約約可以感覺到自己其實深愛著他。

「上校,起來了,已經到了。」收起剛才腦中不可見人的思想,她又回復一派的冷靜。

馬斯坦古揉揉眼,打了個大呵欠,說道:「走吧。」莉莎默然下車。

她看著自己家所在的大樓,想起之前同事們之間的對話-「上校之所以會從軍用宿舍搬到中尉家的大樓去,還不是因為他對中尉懷抱著那種感情?」。

「怎麼了?走啊?」馬斯坦古轉過身,悄悄把哈博克下班時放在他車內的一罐不明液體順手帶上。

------------------------

「那麼上校晚安,下官要回家了。」正當霍克愛要出電梯門時,馬斯坦古又開口了:

「難得今天星空燦爛,不如中尉就和我一起享用這瓶飲料吧!……這是上校的命令!」

「……是。」霍克愛無奈的皺了皺眉。

------------------------

馬斯坦古的家是霍克愛家的四、五倍大,他總是熱情邀約霍克愛搬進來陪他寂寞的大房子住(這也算是一種求婚?),但是至今她從未踏進來一步。

總算拐到霍克愛,馬斯坦古難掩喜色,笑嘻嘻的抓來兩個玻璃杯,為兩人各倒半杯,逕自和霍克愛在沙發上相對坐。

「……上校,現在坐在這裡看不到燦爛星空吧?」

「我可沒說要賞星空,我只是要你陪我品嘗這東西,而且現在已經下班了,所以我只准你叫我羅伊。」馬斯坦古露出壞笑。

莉莎尷尬的別過臉,一口灌下杯中物。

不久,莫名的寂靜布滿空氣裡,馬斯坦古看向眼神變得渙散、身體搖搖晃晃的霍克愛。他走上前扶住她。

他猛地想起休斯今天的計畫。「我和哈博克會幫你準備一瓶烈得不得了的酒,然後放在你汽車的後座,然後你再把莉莎拐到你家,讓她喝這個,就算她再怎麼強,也一定會因為不敵酒精的威力而變得昏昏沉沉,然後,你就可以順勢……霸王硬上弓!」

看向莉莎的眼睛,羅伊放棄了原訂的計畫。

他要的是真心能夠接受他的霍克愛,不是搶拐誘騙得來的莉莎。

他溫柔的從旁將莉莎用公主抱抱起,他走到臥房裡,輕輕闔上門。

他將霍克愛輕柔的放在床上,卻呆愣在一旁。他不想走出這個房間,但他也不想對她做出任何踰矩的事,他只想好好看看她。

「羅伊……羅伊……」莉莎撐起身體,搖搖晃晃的抓住羅伊的手臂「羅伊……我一直都不敢對你說……說……你這個大渾蛋!」莉莎用力從床上跳起,杏眼睜得老大,兇狠的瞪著他,不過卻和平常不同,這次還帶了點媚。

「啊……原來你沒醉……呀……?」羅伊看著低著頭的莉莎,聽見她隱約的啜泣聲。

「你這個……大渾蛋……我一直想要維持著我們的界線,沒想到……你卻就……做出這種下流齷齪的事……可惡……真該一槍斃了你……」她忍俊不住委屈的淚,偷偷滴在毛茸茸的地毯上。

羅伊抬起她的頭,輕輕送上一個深沉的吻。他吻走了她的眼淚,也吻斷了一直以來莉莎保持的界線。

兩人飛快的替對方脫下阻礙他們、多餘的衣物,笨拙的滾上床鋪,羅伊粗暴的踢開她和他的靴子,莉莎替羅伊扯下已經皺巴巴的襯衫,上面早已沾滿汗水。

羅伊壓在莉莎光滑的肌膚上,迫切的吻著她身上的每一個角落,他毫不費力的侵入莉莎敏感的身體裡,以規律的節奏持續傳送大幅的波動。

霎時,莉莎用力轉身,在取得主導權後,她放縱的在羅伊的頸上、臉上、胸前大肆舔拭,讓羅伊癢得受不了,趕緊用一個深切的吻阻止她任意放肆。

羅伊的舌尖巧妙的滑進莉莎嘴裡,熱切與她交融,他倆雙腿相互糾纏,指頭不安份的上下游移,深入彼此的身體裡。

兩人有默契的滿足彼此,迫切的渴求人類最原始的溝通方式,好似要補償對方一直以來的隱忍,他們盡可能探求更加深遠的境界,直到有默契的累了,才捨不得的離開對方。

------------------------

「上校,請您快點把這些公文簽一簽,不要讓您的部下們每天都加班。」

「是~我可愛的莉莎~」馬斯坦古瞧向霍克愛耐人尋味的表情,又勾起壞壞的奸笑。

那天過後醒來的早晨,霍克愛對於昨天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十分後悔,她抓著被子看向地板上凌亂的軍服,又望向枕邊呼呼大睡的馬斯坦古,羞赧的紅色布滿整張臉,擔心著外祖父發現自己與羅伊的事情,著急得不得了。

「放心啦,將軍不會知道的!」不知何時醒來的馬斯坦古,又將霍克愛抓回被子裡偷親一番,可是被惱羞成怒的她發飆的用槍指著,只好乖乖放開懷中的可人兒。

然而,兩人回到工作岡位上時,卻又彷彿沒發生過一樣,像平常那樣偷懶的偷懶、督促的督促,讓辦公室裡的氣氛又恢復成以往。

「哎,中尉,大家都下班了呢,今天也剩下我們兩個,不然,就在辦公室裡喝一杯吧~」馬斯坦古摟著霍克愛的腰,在她耳旁要求。

夜闌人靜,中央司令部裡響起不明的槍聲。

------------------------

後記:

哎呀這是小女第一次寫佐莎,傷眼對不起,不過有人看到其實已經很感謝了

老實說起床的幻想時間都在想這些有的沒的((巴死

文筆不好所以寫不出真正想說的東西((要是我會畫漫畫的話應該會想挑戰(((看到的路人:阿我瞎了!

希望哪天寫出更能撼動人心(?)的作品

到時又要再次傷害別人的眼睛了((下跪道歉

謝謝包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琴影
  • 喔喔又發現了一個寫手了!!(轉圈灑小花)
    是從今年開始的喔(瞄一下文章日期)
    很棒喔~又可以看到新的佐莎文了♥(大心)

    可以冒昧請問您要怎麼稱呼嗎?(笑)

    話說這篇"劇情發展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應該說是"本來以為不會這樣、但後來又轉了彎演變成這樣(?)
    抱歉吶,我不太知道要怎麼表達這個想法,
    不過我繼續期待大大後續的文的!
    先在這裡留個言~朝大大的下一篇文進攻~(遭踹)
  • 謝謝
    我是咕嘰
    有人看還真是不好意思
    不過我是新手
    那個嘛......
    真是害羞呀>-<

    咕嘰咕嘰 於 2012/01/26 15:30 回覆

  • 嗨我是你的忠實小讀者
  • 你的文筆真好~~
    好期待你發新文章!
    其實我已經看到後面了
    不過就想在這篇留言:))
  • 哎呀
    你這樣講我很害羞耶...
    CRABBY CRABBY有來看我就很高興了耶

    謝謝呦~

    咕嘰咕嘰 於 2012/01/30 13:02 回覆

  • 美國城市是我的家
  • 熱門車站
    哇嗚
    還不錯
    繼續加油
  • orz
    有時常在想這一篇變熱門
    到底是為什麼啊??
    ((趴

    還有勒
    我絕對不會不辜負你的加油的((喂!!
    好啦我會的

    P.S美國?!

    咕嘰咕嘰 於 2012/02/18 18:52 回覆

  • 嵐月ˇ
  • 一開始大左有點娘娘的耶~

    和印象中不同
  • 會嗎?這是耍白目吧?(遭踹)
    還是說我筆下的他一直都是這樣的風格啊?
    吶吶,請旅客包容(鞠躬)

    咕嘰咕嘰 於 2012/07/22 12:45 回覆

  • cynthia1025
  • 文筆不錯,又可以睇新的佐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