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你們有沒有看見一位不太說話的──」

羅伊正低頭詢問一個男孩子,眼角就飄過了一抹身影。

他掠過頭,那稍縱即逝的,又不見了。他再度把目光投射在男孩眼裡,重新問了一次他的問題。

「請問你們有沒有看見一位安靜的,穿著黑色連身洋裝的女士?」

男孩們被這中年叔叔突然搭訕,霎時反應不過來。羅伊似乎等不及得站起身。

「嗯,剛才從你身後走過囉。」

 

 

 

當年的墓園,被夷為平地,再過了不久,又被改建成了小學。

徠恩回到了自己和妹妹的母校。

「哥,你現在想的是不是:哈!我終於可以在這裡理所當然的逞兇鬥狠了!」

雖然被機靈的伊亞猜中了嘴角上揚的意義,但徠恩可沒有笨到承認,他趕緊收起淫穢的笑容。

「你去跟你以前的老師打過招呼了嗎?」話鋒一轉,徠恩問。

「嗯,他們變得好老了。」

「你都幾歲了嘛。嗯,好,既然這樣,我們就來專心找羅伊和莉莎吧。」

「咦?他們走失了嗎?」

「不算吧。他們正在互相找對方呢。」

徠恩搔搔頭,笑了笑。

「哥,你可以不要再笑了嗎。」

 

他們站在第一教學大樓中心,第二和第三都在徒步要一兩分鐘遠的地方,校園就是被這三棟大樓包圍著,中間的廣場也是操場,聚了一些上課的學生。

「到底他們為什麼要來我們的母校啊?」伊亞問。

「不是的。這裡對他們來說不是學校,是墓園。」

徠恩牽起伊亞的手。她彆扭的想掙脫,但因為哥哥開始往前走,而不得不繼續被抓著。

「要是把你弄丟了,羅伊跟莉莎會很困擾的。他們連找到彼此都很困難了。」

 

***

 

收到多年好友病故的消息,兩人都很錯愕。但他們還是從緊湊的日常中撥了一天去瞻仰他的遺容。

隨著年紀增長,莉莎不知怎麼的很沉默,所幸親密的人都很熟悉她,不必多做解釋。

當天,她難得的對羅伊說了好多話。

她很恐懼。原因是當抵達會場時,她竟然無法在一瞬間內把故友的生前印象和冷冰冰的遺體做連結。

「我會有一天把大家忘了嗎?」離去時她悠悠吐出這段話。

 

 

今天是涼爽的晴天。

馬斯坦古一家出門散心,挑了距家裡不近不遠的,徠恩和伊亞許久前的學校。

那已曾是個小墓園的,但因為某些原因而改建成學校,當初還出現了一股不小的反對聲浪。

這也令羅伊和莉莎的心情低落了一陣子,故友的墳,他們每年都會去探探的。

可能就是這個原因,當徠恩到了要上學的年紀時,他們二話不說就選了這所小學。

不論是園遊會、運動會、班親會等學校舉辦的雜事瑣事,他們都不會缺席,這點徠恩可驕傲的,等過了很多年以後,他才明白那其實是有更深一層的意義。

 

「咦?是嗎?真是抱歉,那我不打擾你們了。」

羅伊換了一口氣。轉過身離開的瞬間,上課鐘聲正好響起。

「啊!我還沒去上廁所耶!」

「不管了啦,我們如果遲到,就跟老師說是有怪伯伯纏上了嘛!」

事主苦笑。原本打算如果這群孩子被找麻煩,自己就出面幫他們解危的。看來是不必了呢。

羅伊站在原地思考了會,便動身穿越操場。

 

包圍教學大樓的,是一片綠地。綠地上用灰色和紅色的磚頭鋪成一條小徑。莉莎正在這條小徑上漫步。

她像個孩子似的,邊走邊踢著石頭。做著與年紀大不相符的事,她自己也很不好意思,於是從剛才起就一直避免與他人四目交接。

「唔……」到底是為什麼會跟家人們走散呢?肯定不是校園太大的緣故吧。她甩甩鞋內的沙,然後換了正常步調往前走。

沒辦法沒辦法沒辦法沒辦法呀!

自己什麼時後會迷路了!這可真有損自尊。莉莎計算,應該繞了小徑走過至少三圈了吧。

「媽──媽──你在這裡做什麼──」

伊亞的聲音尖銳的傳入自己的耳朵,莉莎慢了一拍才認出是女兒。

「嗯?你們兩個手牽手?真是要好呢。」

「耶?」

「嗯?阿哈哈哈,莉莎才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是在測試伊亞而已。」徠恩笑笑帶過,忽略猛力抽開手後鐵青著臉,躲到媽媽身後喃喃著「我的貞操嗚嗚」的妹妹。

「測試什麼?」

他指了指天邊,回答「測試她有沒有辦法拋棄一切人類的情緒,成為神明」

「蛤?」「什麼?」

徠恩露出勉強的勝利表情,然後分別被可愛的妹妹及溫柔的媽媽拿鞋子砸了又砸。

「呃好莉莎,真慶幸我敬愛的媽媽沒有帶奇怪的工具出來散步。」「嗯?這個嗎?」「莉莎這裡是學校什麼的隨便拿出來是不好的呦再說指著兒子的頭不太合法吧。」

她迅速的把傢伙收起來後,將徠恩因投降而舉到半天高的手扳回原處。

「看吧,轉換心情,你這樣不是就不再鑽牛角尖了。」

「這就是你的目的呀。」

「請說中文好不?哥哥、媽媽?」

 

當徠恩抓住伊亞的手後,便不停的往前走,直到走到包圍校舍的小徑後,才漸漸放慢腳步。

「想讓你體驗一下羅伊和莉莎的那種感覺呦。」

「噁心死了,要是你不是我哥我就把你踹飛了。」

「改改個性吧,這樣真的會沒人跟你告白喔。」

「啥?沒女朋友的是你才對吧,說什麼萬人迷眼光高只是自我安慰罷了。」

「拜託你不要用跟莉莎一樣的聲音和冷漠的表情說這種話!」

厭惡的表情瞬間浮現。但伊亞開始覺得久違的和哥哥牽著手慢慢的走,變得比較像份悠閒的普通了。

「這樣子,就是他們兩人默默的傳遞的熟悉喔。

「如果一直都牽著的手分開了,一定會很不安的吧,說不定莉莎正孩子氣的在某處踢石子呢。」

正這麼說呢,他倆就看見莉莎了──

「媽──媽──你在這裡做什麼──」

 

***

 

時隔四十分鐘,又是一次休息時間。羅伊大叔仍舊還沒找到家人們。

「難道我會迷路?可是我分明沒有忘記這個學校的平面圖,莉莎也不會忘的……」他的自言自語中止於聽到兩個女孩子的對話。

「你知道嗎,據說我們的學校以前是墓園呢。」

「什麼啊?這個學校也是那個學校也是,每個學校都有這種亂七八糟的傳說不是嗎?你怎麼相信了。」

「可是在第二和第三教學大樓中的夾縫,不是有個什麼什麼……呃,那個叫什麼呢?」

「是亭呦。」羅伊低沉的嗓音,此刻顯得多麼溫柔,又哀傷。

 

到底是誰──

忘了。

 

 

 

 

中記:

故事還沒說完喔,單純只是特立獨行的咕嘰不想寫後記

開了個中記而已((所以沒這東西吧

嗚,感覺上一篇發文後已經很久了,而且基本上也是閒聊式的……充數嗎?

有點想念發文的感覺,可以跟大家互動是件快樂的事

現正過著每天偷懶都不把舊帳清一清的生活

還跟小短腿小短手的小貝比每天快快樂樂的互毆,真是,我的瘀青增加得比體重還快

筆友的明信片是要拖到何時我也好怕就此裝傻

一切看良心(合十)

嗯最近真是放下一些擔子

首先謝謝大家的的支持,我考上台南女中了(終於)

然後拿到了一隻算是不錯用的二手smart phone,又可以再續Line緣了

歡迎加ID(不過在此公開好像怪怪的,需要再索取吧)

…...放下了就表示又抬起了另一擔,暑假作業完全不會是怎樣啦

開始試做繪本,應該算另一類型的挖坑自跳吧

好,我切正文囉,再見~

 

 

 

羅伊還記得那時莉莎說的話,莉莎也記得。

她打心底害怕的,正是自己不再精明,不再有能力支撐打理她們的家。

殊不知從很久以前,他們就是支撐彼此的支柱了。

還有,他們最寶貝的孩子們,也是支撐這個家的梁柱。

 

「你知道嗎,莉莎他剛才是在鬧彆扭喔。」

徠恩牽起媽媽的手,輕聲對伊亞說。

莉莎默不作聲。她另一隻手牽著的伊亞聽到這句話,露出可愛的笑回應。

「鬧什麼彆扭呢?你一定是覺得把我們弄丟了覺得很自責吧,但我們都是成年人了啊。」

啊不是,這樣的皮笑肉不笑,即使是身為她的哥哥和媽媽,也認為有點毛骨悚然。

三人正手牽著手,看起來和樂融融的踩在遇見莉莎的那條小徑上。

「阿,就是這裡。」莉莎停下腳步,在一座樸素的涼亭前。

 

風迎面而來。

那時,莉莎總是站在亭前,左手牽著徠恩,右手拉著伊亞,而羅伊雙手搭在兩個孩子的肩上,站在後方。

每當有運動會或班親會等的機會來到這間小學,他們總是會來到這個最靜謐的角落。

他們從不去細看那鏤刻在亭柱上的,原先安靜永眠於此的名字。

只要靜靜的站著,感受身旁的人傳來的體溫,就會覺得很安心。

 

於是縱使誰把什麼事忘了,其他人仍會守護著,讓他不被自己的自責所傷。

 

風迎面而來。

自從伊亞小學畢業後,馬斯坦古家便不再來到這裡。

在兩個孩子在學期間,以及徠恩畢業至伊亞上學的空檔,每一年總是會挑選一天來這裡,看看故友。

「啊……已經多久沒有來了呢?」莉莎忍不住鼻酸。

久久,腦海裡浮現出了當時的溫暖。

「羅伊該不會忘記怎麼走了吧?」徠恩聽見背後傳來細柔的腳步聲後故意說。

 

到底剩誰──

還記得?

 

羅伊聽完兩個女孩子的對話,幡然醒悟似的直朝涼亭走去。

他的每一步都令自己心痛。

是否因為時隔太久了,所以忘了當時生死與共的朋友?是否過著太安逸的生活,所以隱藏了不容許消失的情感?

只能說上了年紀,他變得更加憂鬱了。

握拳的時候,會害怕觸摸不到枕邊人的手,害怕抓不到了,就保護不到了。

 

他看見的不只是那久違的亭子,亭前站著的三個人還讓他徹底改觀。

他將手搭上兩個孩子的肩。妻子的呼吸聲聽起來有些哽咽,自己的也差不多。

女兒的嗓音什麼時後變得那麼沉穩了呢?

「不要老是把事情都攬在身上,我們的家是我們一起創造的,每個人都是重要的梁柱啊。」

兒子的語氣什麼時後變得如此成熟了呢?

「如果你們忘了,我們可以幫你們記得的。」

「你們對我們來說只是孩子呀。」自己不甘示弱的回嘴。

「看來那句話是真的呢,人老了就會像小孩子一樣,鬧脾氣。」妻子倒坦率承認。

 

不知不覺,離去時已經接近晚上了。

他們大喇喇的牽著手,占據路的大部分。

「在你們眼中,我們的學校象徵什麼呢?」孩子是這麼問的。

「會忘記,但是不想忘記的回憶。」

 空氣安靜得,舒適。

 

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琴影
  • 於是縱使誰把什麼事忘了,其他人仍會守護著,讓他不被自己的自責所傷。

    我很喜歡這句話,也很喜歡這篇所描述的「牽手」
    (笑)
  • 從一開始就想傳達這樣的感覺呢
    不過或許是懶惰病發作,這麼一小篇短短的文章我可是寫了超久(撫額)
    還好成品還圍繞在這主軸上呢(笑)

    雖是盛夏,但依舊希望能傳遞溫暖喔

    咕嘰咕嘰 於 2013/07/11 18:00 回覆

  • 奈佳
  • 親子呢ˊ~ˋ
    兩個小孩真的都很乖沒有交往嗎XDDD
    一個冰山美人的感覺OWO

    感覺他們有種說不出的落寞...
    墓園變小學ˊˋ
  • 摁徠恩和伊亞是兄妹喔(正色)
    是兄妹很單純的兄妹
    不過哥哥有點怪妹妹也有點怪罷了(攤手)
    有齁有齁,伊亞就是這型的ˊˇˋ

    是呀,人事已非,景物也不再了的感慨
    這幾年切身體會後總帶股惆悵氣質(?)呢

    咕嘰咕嘰 於 2013/12/22 00:19 回覆

  • vq0uf420
  • led檳榔☉燈﹂批發價﹉

    doxa.to/alo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