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內確實是羅伊的聲音,怒吼的聲音

他有所保留似的怒吼,把自己已經外洩的憤怒盡量收斂。

被罵的人沒有回應,至少門外是聽不到的。

維爾杰睥睨的斜看比自己高半個頭的徠恩,這傢伙在智能上比他機伶、聰明。

但在應付親情上卻不知道為什麼,比他笨、比他白癡、比他無能。

這就是遺傳到他父親所謂的無能嗎?

他拙於表達自己,表面上和莉莎還有羅伊很親暱,其實他真正的想法是害怕。

不知道什麼時後會被揭穿、不知道什麼時後會因為工作上的理由被拋棄、不知道什麼時後會因為不需要徠恩‧瑪斯坦古的存在而被銷毀。

好可怕啊。

在任何一處,都找不到關於他的資料,戶籍登記根本不是莉莎‧霍克愛或羅伊‧馬斯坦古的小孩,充其量只是溫莉‧洛克貝爾的養子。

「你還在怕嗎?怕你所想的一切?那是無稽之談。」

「我從來沒有對任何事感到畏懼,就連剛剛你擋住我的拳頭的那一剎那也沒有。」

「我太了解你了,如果你畏縮了,大可回去找老師,說我們剛剛只是在廁所迷了路,然後一切就解決了!」

「那怎麼行?都來到這裡了。」

「好吧,那你說說,來這裡是要幹嘛?你不是那種因為無聊而翹課的人,你根本是一個連遲到都沒做過的乖寶寶,絕對是有事吧?」

「你說啊~徠恩!別這樣隱瞞,我們都跟著你來到這兒了,要是你連袒露心聲都做不到,那我跟維爾杰是完全沒有理由可以跟你一起走的。」凱德立思也加入說服徠恩的陣營,跟著對他擠眉弄眼、發表意見。

「我並沒有不袒露。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我為什麼會翹課,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來這裡找他們。」

「好。那接下來的問題,你就回答是或不是好了。第一,你怕叔叔阿姨拋棄你嗎?」

「......嗯。」

「第二,你一直以來都是這麼想的嗎?」

「沒錯。」

「很好啊!那沒什麼難判斷的,你現在需要開一場家庭會議,告訴他們你害怕什麼,然後他們就會告訴你該如何解決,拜託,我家都是這樣做的!」

「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把你拖進去跟他們對質啦。」凱德立思有默契的和維爾杰一人一邊抓起徠恩的胳臂,向五公尺外的木門走去。

在他們十公尺的距離外,是一個轉角,正好拐來了兩名軍人。

「哈哈哈!我知道呀!那已經成為軍中茶餘飯後的話題啦!他們......咦?!怎麼會有小孩子?」

兩個人提高音量,還快步的走向三人「喂!你們是誰?來做什麼的?報上你們的名字來,不然我就要抓住你們囉!」

「磅!」的開門聲和「吵死了!」的馬斯坦古抱怨聲同時響起,他衝出走廊的瞬間剛好把門甩在那兩個人臉上。

接著他看向左方。

最右邊是徠恩的好友-凱德立思,他的表情似是偷糖果吃結果被抓到的臉。

最左邊是溫莉的二兒子-維爾杰,從容不迫的面容顯現不出慌張。

他把銳利的目光瞪在中間那個人身上。

膠著。

法爾曼和普雷達也探出頭來,兩個人也被外面的情況黏住了。

接著是休斯和哈博克,以及辦公室內所有的人,都紛紛探出頭來張望。

除了霍克愛。

「......」徠恩不甘示弱的回瞪

馬斯坦古加強了火力,告訴清楚他現在這裡誰才是老大。

「莉莎‧霍克愛上校,請你和我一起把這三個小孩送出去好嗎?」他用了輕鬆的語氣,頭也不回的告訴她。

其他人識相的回座位上坐好,乖巧的把剛才看見、聽見的事情忘了。

「......小孩......?」她終於移動著沉重的腳步,往門外走。

複雜的情感交織,想面對也不想面對的感覺混著緊張的口水被一起吞了下去。

漫長的一段路,幾乎花了她最大的力氣和最久的時間走完。

一樣的反應,黏住了。

她的視線停留在那個男孩的臉上。

雙手被人夾著,不得動彈,頭低低的,掩飾不了顏面神經失調的擠出了哭臉。

還有失控的淚腺,把小水滴滴在司令部三樓某一小區的大理石地板上。

好無聲。

兩個夾住他的男孩往兩側看,見他不再反抗,便也放開他的手臂,讓他跌坐在地上。

他沒有伸出手試圖擦乾眼淚,也沒有開口說話的打算。

馬斯坦古深吸一口氣,將身旁的門關上,溫柔的關上。

他用食指輕輕推了推霍克愛的肩頭。

「我不是個會應付水分的人,通常這工作都是由你來做。」

她移動了軍靴一小步,尖銳的摩擦聲。

還是得面對了。徠恩想的事和面前的霍克愛是一樣的。

她站在他面前,沒有如他預期的拉起他。

她只是輕輕的跪坐下。

抱著他。

還有吸了吸鼻子。

「你沒事的。」她問了一句肯定句,因為她是知道答案的。

徠恩吸了吸鼻涕。

「莉莎......」

她加重了抱他的力道。

「我很抱歉......」

馬斯坦古也向前,牽起旁邊凱德立思和維爾杰的手,帶他們繞過路中央走下樓。

「我以為......」

「對不起,我讓你受傷了。我不應該老是要求你替我們隱瞞自己,我應該讓你有更自由的生存權利的。」

「我也是,居然做出這麼幼稚的行為,像羅伊一樣,真的很抱歉。」

「呵呵,你們是都很幼稚。」

她放開手臂。

「你想...」

「喔!剛才是誰撞我們啊?鼻子都塌了......呃...霍克愛上......校...」

瞪!!!白目的兩個人,為什麼一定要挑這個時候說話?不說會死嗎???

「哈...哈,我們要回去辦公事了...」看見某人從腰際抽出槍,他們連滾帶爬的跑走。

不過因為白目的說了一句那是上校的兒子嗎而被無情的子彈K到死。

「莉莎。」

「怎麼了?你想去散散步嗎?」

「散步?你不會想罵我嗎?」

「要不要啦~」霍克愛推推徠恩。

「難得我想翹班,用媽媽的身分帶兒子出去走走,你不想買帳嗎?」

徠恩用指腹抹掉霍克愛兩眼眼角的小小滴眼淚。

「媽,我想吃冰淇淋。」


-----------------------------------------------------------

後記:

該死的我終於把該死的造訪寫完了

他的起頭根本就是一件悲劇

然後有人看我也覺得挺詫異的

到頭來真正最不認真的人一直是我自己

亂寫

拖稿

不經思索的劇情

太對不起了((跪

((再跪

((跪死我自己

下地獄= =

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