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一直看著我?

「沒有,只是看你裹著浴巾的樣子真是性感

拖拖拉拉到十一點半,他們才把徠恩的事搞好。基本上在馬斯坦古能力允許範圍內他都做得很好,好比洗奶瓶,但是幫忙洗澡就搞得一蹋糊塗,他像是「不小心」的把水潑到霍克愛身上,讓她的衣服變的透明的服貼在身上,說得簡單一點就是被看光光的意思。

「呃……我的衣服呢?我剛剛不是放在床上的嗎?

馬斯坦古把腳邊的東西往床底又踢了一下。

「徠恩睡了吧?

「嗯。睡得正熟呢。我的衣服到底在哪裡?

「不知道。不過現在的情況你應該不需要吧?!

「什…什麼情況……」霍克愛往床邊倒退,一不小心失足跌坐在床上。

「喔!小心!千萬別受傷了,我會心疼呀。」

「很晚了,我要帶徠恩回家了。」她往另一邊鑽,馬斯坦古也沒攔她。

「抱著徠恩裹著浴巾你要穿越人來人往的走廊,走到隔壁隔壁間還有把握浴巾不會掉下來,能夠順利開了門走進家裡說不定還不會被在某處監視的人抓到把柄嗎?

「現在都十一二點了走廊沒人的,而且我們早就確認過不會有人監視我們的,嗯…不過我就不知道警衛會不會在這個時間上來走廊巡視了。」

「就是說啊!你不會冒這個險衝出去的,而且徠恩睡著了,你如果抱著他爬上爬下,他說不定會起床喔,我們兩個不是好不容易才把他弄昏的嗎?

「他是睡著了。我也不會冒這個險衝出去,那我去睡徠恩的房間吧。」

「你是說徠恩未來的房間?那裡根本還沒有床!況且如果你要推他的嬰兒床還不是有機會把他弄醒?

霍克愛打開馬斯坦古的衣櫃,發現裡頭空無一物。雖然她很想就乾脆讓馬斯坦古照顧徠恩就好了,但這樣一來他明天就有了個賴床的好理由了。「你的衣服呢?為什麼都沒東西?還有不然我可以睡客廳沙發。」

「喔,拿去洗了,別用那種『少來了』的眼神看我,是真的,雖然你前天就拿去洗好了,但我今天回家才曬的啊。」

「那我的……」霍克愛吞回以下的話,她知道自己在這個家裡有不少衣服,馬斯坦古精心挑選的衣服,衣料和價格不成正比,設(ㄆㄨˋ)(ㄌㄨˋ)感十足,就性感這個主題來說一件比一件還厲害,他就是秉持著這個理念買的。

「你終於要穿上次那一件貓…」

「不要說出那個字!」霍克愛抓起鬧鐘往馬斯坦古擲去。「啊!」不過來不及拯救掉下去的浴巾。

「啊,我沒看~」雖然話是這麼說,不過他的手倒是偷偷抽走了那一條唯一能夠遮蔽的救命法寶。

害的霍克愛只好裸著身體鑽進被子裡。

「所以結論就是你陷害我睡在這裡嘛!怎麼會有少將您這麼奸詐的男人呀?!

馬斯坦古聳聳肩。「結論就是你只好睡這裡了。既然是我家我就有理由睡在自己的床上,自己撲上來的女人還是光溜溜的,那我就有理由把它解讀成我所希望的那個意思囉。」

霍克愛整個人已經把自己埋在雪絨絨的被窩裡頭了。

「拜託請您不要。」

馬斯坦古呼出一口氣。「喂。不公平。每次都是徠恩來搗亂,我們…」

「什麼?」她突然把頭伸出外面。「您在說什麼?我為什麼非得和你…和您…我的意思是,為什麼我非得和您一起做這種事?有什麼理由嗎?我們既不是夫妻也不是戀人更不是床伴,法律上我並沒有義務要滿足您的心理需求…還有生理需求,為什麼能把這種事講得那麼合理?

阿喔,代誌大條了。馬斯坦古在心裡驚呼。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下官知道了,我現在就帶徠恩回家。」

「莉莎,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的。」

「下官並不知道您的意思,我只知道您可以把床底下的衣服拿出來還我,讓我回家了。」

她在床底下一撈,果然找到自己洗澡前丟在床上的衣服。

「小動作就不必了,我一直都很清楚您在想什麼。」

馬斯坦古斜著眼看她。霍克愛在意識到自己說的話前後矛盾後也沒有多做解釋,自顧自的在被子裡穿起衣服來。

待她衣冠整齊的站好後,便直接踩著床走到嬰兒床旁邊,研究如何用最安靜的姿勢抱走寶寶。

「嘖。」她的手臂還沒落下,就被另一個人接住了。

「停。莉莎。現在很晚了,你就睡床上吧,我去別的地方睡。」

馬斯坦古拾起落寞的被子,將它整齊的擺回應屬的床鋪。

「碰!」重重的甩門聲,使霍克愛充斥著倦容的臉龐上,又多了一份擔憂和後悔。

「明明,就是我該生氣的呀……」

 

接下來的早晨並沒有很尷尬。

馬斯坦古沒有吃霍克愛做的早餐,因為他在她起床前就出門了,她不敢相信發生了這種事(不是不吃早餐,而是起床時間啊時間!!),但事實就是在打開房門後整個家空蕩蕩,只剩徠恩玩被子的沙沙作響。

也沒有在上班時間打來騷擾的關心電話。

她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又好像沒有,一整天都渾身不對勁。

或許是她已經習慣了有他的聲音陪伴的忙碌生活,在她切肉時、餵奶時、掃地時、洗衣服時,那個總是來打亂她步調的刺耳電話鈴,但她還是會滿心歡喜的去接聽,就算最後她知道她自己一定會發飆也是。

或許沒了打亂她生活步調的人,她的生活步調才是真的被打亂了。

習慣拿槍威脅馬斯坦古,習慣催促他改公文,習慣這個不合理,習慣那個無理取鬧,這一切的一切已經深入她的生命裡,是抽離不去的,但她也總是在質疑彼此的關係,究竟是夫妻、是戀人、又僅或是床伴?

「徠恩。」她知道他已經睡著,但還是想找個人傾吐苦水。「跟我回家吧。還有黑色疾風號。這裡的空氣好難受,我一直有一種吸不到氣的空虛感。」

 

6點了。

馬斯坦古準時下了班。

「太詭異了吧?!!少將竟然準時下班?平常的他不是都會和中校一起加班到半夜嗎?

「就是說啊!不過還好霍克愛中校還沒回來,不然她看到少將今天一整天都無精打采的樣子,應該會…」

「能夠準時下班是你們的福氣,要是還有閒時間在那裏閒言閒語的話,不如把明天的分一起改一改啦。」普雷達又看不下去了。

哈博克叼著一根熄滅的煙,不安分的用食指指甲輕敲桌面。「真是該死,中校到底什麼時後回來呀?一整天都得待在全部都是男人的環境理工作,不悶死我才怪。」

法爾曼和菲利互看。「少將和中校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呀?」他們異口同聲的問彼此,才知道原來彼此都想著同一件事。

依舊空蕩蕩的霍克愛的辦公桌上,放上了一束包覆著八朵玫瑰的花束。

 

「果然沒人啊…」馬斯坦古在走入客廳時,沒有聞到熟悉的晚餐香味,也沒有黑色疾風號在二樓跟徠恩玩的「汪汪!」聲。「難道莉莎回她家了?

 

無意識的,就站在她的家門前了。

「叮…」和「喀!」的開門聲幾乎同時響起。黑色疾風號也同時向外衝了出去。

「疾風號!……少將?

「莉莎。」

「哇

這一次,馬斯坦古搶在霍克愛之前抱起了徠恩。

「我很對不起,莉莎,我不應該對你做出那種事,對你說出那種話。」連道歉也是,他搶先了她一步。

「我…」霍克愛走近。「我也不該說出那種話的,那種…粗魯的詞彙…」

他們抱歉的對望,然後再一起「噗哧!」的笑出來。

徠恩很識相的,在馬斯坦古輕搖的臂彎中又睡著了。

 

她為他溫柔的解開襯衣上的鈕扣,用修長的細指在他寬闊的胸膛上輕刺出幾道細碎的心形刻痕,還輕輕舔舐那個傷疤。

「好癢♥」他抬起她的下巴,邊吻著她,邊推倒她到床上。

他們有默契的確認徠恩睡了,黑色疾風號出門散步去了,而更加肆無忌憚的親吻對方身上的每一個角落。

現在這個時刻,他們沒有思考著彼此的關係,不是夫妻,不是戀人,也不是床伴。

只是單純的歡愉,沒有著拘束,就算存在著這些問題。

「愛是沒有理由的。」她的氣音,在此時是表達出多麼的深刻的道理。

他親吻她柔軟的太陽金髮絲,把扣在後面的紅色髮夾取下。「愛是為了你奉獻。」

「愛是單純的,沒有猜忌。」

「沒有強迫。」

「也沒有等價交換。」這句話,逗弄了他一陣輕笑,她更加清楚看見了他的笑容是深邃的,卻擁有那樣純粹的感情。

「如果能把一切丟在一旁,一直一直擁有你,該有多好?」馬斯坦古把霍克愛身上原本穿著的薰衣草紫的連身短洋裝拉下,丟到一旁。

「我不會讓您這麼做的,也因此,我會在上位好好看著您的。」她跪坐在他的下身上,俯身欣賞他獨有的那種若有所思的表情。

曾經遇到錯的人,兩片拼圖即使勉強拼得起來,也是不契合的。

羅伊。現在我知道了。你是我的拼圖,最最正確的那一塊。」

兩人的身體緊扣,契合的似是上天刻意創造的。當兩片對的拼圖緊密結合,這世界上就沒有一項物品能將它分開……

……

……

……

……其實有。

伺候在一旁,目光銳利得有如幼小的老鷹寶寶。

咯咯笑著。

「……徠恩!」霍克愛嚇得差點滾下床。

「哎……又是徠恩。你這顆燈泡可不可以停電一下呀?

咯咯笑著。

霍克愛粉嫩的面頰由粉紅漲得大紅。

我怎麼可以在他的面前做這種事!!!!!!!!!!

就在她腦袋暈眩的從馬斯坦古身上爬起來時,一雙巨大溫暖的手將她拉進蓬鬆的軟被裡。

關上被子,就可以阻擋燈光了


-----------------------------------------

後記:

噓~不要講

現在明明是禁用網路時間我卻偷PO

所以藉口是上傳作文>_<

續上次話題

我真的超想知道我的文字流露出來給人的感覺是什麼耶

拜託告訴我嘛~((再盧我K你,死小鬼!!

阿還有

有人說續集通常會比較不好看

是因為梗在第一集時用完啦((只有你!

原本要寫極短番外的

但是時間不夠

好啦下次補一補在別篇

...然後要說什麼我忘記了

啊我想起來了!!

或說那個第一集呀

結果我到學校後就一直和MISS.LA和CRABBY CRABBY聊「母乳」

整個就是假知識交流之意真性騷((ㄎㄎ,是我"搔"她們

嗯嗯!!

反正就是聊得很開心的話題就對了((點頭個屁!!

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點點
  • 或許沒了打亂她生活步調的人,她的生活步調才是真的被打亂了。

    我好喜歡這句話!


    寫的很棒喔!

    是說徠恩再繼續偷看下去

    不但會被教壞而且還會被馬斯坦古徹底討厭吧,哈哈
  • 哇哈哈哈!!
    我也喜歡這句話!!所以才用了黑字呀!!

    謝謝誇獎:))

    還有徠恩可沒偷看呦
    誰叫他的床就在旁邊呢~((哎呀作者好壞~(((巴
    反正小嬰兒長大後就忘記了嘛~
    像你會知道你五個月時看過什麼"不該看"的嗎
    我就不記得XD

    但是馬斯坦古有沒有徹底討厭徠恩呢?
    很難講哩~

    咕嘰咕嘰 於 2012/03/01 21:23 回覆

  • 點點
  • 俗話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再這樣耳濡目染下去,是很不好的教育啊啊啊啊啊

    未來大總統的兒子怎麼可以這樣!

    是說他老爸就是這樣="=
  • 就是說呀!
    要健康教育也不是這樣教的!!

    難道未來大總統的兒子教育就要比較不一樣嗎??

    好傢伙他老爸!

    咕嘰咕嘰 於 2012/03/02 19:11 回覆

  • 劉鄂
  • 太可怕了~尺度跟粉紅氣泡一發不可收拾了.....
  • "劉鶚"...
    我嚇到了你的名字

    好啦我承認網路上跟現實生活中你會認識的我
    非常的不一樣
    還有拜託
    氣泡可不是只有粉紅的!!
    也是有黑色的好嗎!!
    ((嗯,只是這裡看不太出來啦~

    咕嘰咕嘰 於 2012/03/11 08:23 回覆

  • 奈佳
  • 不過~那句不是夫妻不是戀人不是床伴
    ><他們是戀人啊!
    徠恩可憐~
    小時候就被帶壞~
    長大他的老婆大概也跟莉莎一樣可憐((圍毆
  • 呀呀...是"地下情人"吶((遭踹
    甜蜜就在家裡吧~
    不過徠恩咩...
    就當是"預習"((遭踹x2))吧,相信他會體諒(?)的
    莉莎可憐嗎?我倒覺得羅伊是個挺體貼的sweetheart呢
    徠恩也會長成一個體貼的大男孩的,放心吧^______<

    咕嘰咕嘰 於 2012/07/18 11:46 回覆

  • 奈佳
  • 說的也是他爸是羅伊:))
    矮額~地下情人~
    =ˇ=可是這樣不表示他表面上有一個
    啊~表面上是霍克愛中尉
    地下是莉莎·霍克愛:)))
  • 矮額?為什麼要這樣講?
    這措詞讓我覺得有點...怪怪的

    咕嘰咕嘰 於 2012/07/21 19: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