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莉莎吵架了。

一切都是我的任性妄為,才會對她說出這樣的話。我不懂她的貼心,自以為是的照著自己的想法胡搞瞎搞。

我是在和一些人聊過之後才了解的。

 

「叔叔,我可以待在這裡嗎?

經過早上的大吵一架(完全都是我在大吼,其實莉莎很冷靜的和我說話),我白癡的從家裡跑到外面,才想起我居然連一件外套都沒拿。

這種春末的乍暖還寒,實在有夠要人命的。

「可以呀,但是馬斯坦古上將和霍克愛上校不會擔心嗎?

現在還是晨霧繚繞,最適合慢跑的溫度,但大街上看見的人寥寥可數,幾個零星的攤販推著商品車走到定位,把蓋著的灰白帆布一一掀起。

「羅伊今天要去出差,沒空。莉莎今天也要去出差,沒空。現在時間還太早,溫莉沒那麼快來。所以基本上我在11點前回家都可以。」

我既沒有辦法回家,也不可能去大總統官邸-我的曾祖父絕對不可能包庇我的,她一定會口口聲聲說放心放心,一邊叫別人打電話回家。

我就是不想回家嘛!

「那你怎麼會來這裡呢?」

「路過的。」我回答。

在不久之前,我第一次來到了莉莎和羅伊工作的辦公室-中央司令部,雖然那時我沒有進去裡面,但我想那是一個令人身心都不至於緊繃的工作場合吧,因此他們回家時都是笑容滿面的,而非疲倦困怠的嚴肅面容。

之後,我都趁著一些溫莉請我和維爾杰出去買東西的時候溜進那裏偷看,但也不完全是溜進去,因為我可不想被羅伊和莉莎發現,我只有站在樓下的草皮上向上看,有時裡面會探出個人影來,他們總是親切的和我揮揮手,幾次之後,我大概知道裡面的成員了。

今天是我食髓知味,想趁機闖進去的大好機會,我好好把握住了。

「怎麼啦?為什麼今天會上來呢?平常的你不是都會在下面看嗎?」

「因為我不想被知道。」

「是這樣喔。對了,我叫普雷達,他是哈博克,他是法爾曼,他是菲利,還有……」

他毫不顧慮我是否記的起來,把辦公室裡的人就這麼介紹了一輪,但我知道我已經全部記住了。

他看起來是這麼的親切,如果我把我的煩惱告訴他,他應該會替我解答的吧?」

於是我說了。

 

「為什麼,羅伊總是扮演著無能的角色,而莉莎總是那麼嚴肅,那麼一絲不苟,卻能夠一直輔佐著他這樣的汙點呢?莉莎為什麼總是可以容忍羅伊的無能,對羅伊畢恭畢敬?還有莉莎是不是其實一直想把我趕走,才會沒有追出來?難道我一直以來都搞錯了,莉莎只是表面的對我好,如果她討厭的我就此消失了,會不會比較好?

「哇。他居然也知道他的爸爸是無能耶。」哈博克叔叔把牙籤吐進垃圾桶,一臉詫異的盯著我。

普雷達聽完我的話不是做出回應或責罵,他找來一張椅子,叫我坐下,還遞了一杯他自稱「軍部提供的難喝到爆免費紅茶」給我。

正前方坐著他,手上還拿著沒吃完的熱狗堡。

「嗯,基本上你說的一半都沒錯。」

「無能那邊是這樣沒錯。」哈博克又開口。

「但其實,上將這麼做都是在保護你們。保護他心愛的上校,保護他心愛的你。」

我的手向旁邊一撥,不小心打中了法爾曼叔叔。

「你知道嗎?其實馬斯坦古上將這麼年輕有為,覬覦他位子,一心想把他踢走的人多的是,或許你眼中看起來的他很放蕩不羈,但這樣反而能放鬆別人的戒心。」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腦海浮現了一幅畫面。羅伊工作在爾虞我詐的世界裡,回到家就收起這樣的心態,搖身一變成平凡的父親,對我裝瘋賣傻。

「別看他平常常吃上校的子彈,但認真起來真是像個怪物。」

我知道,客廳牆上老是需要重新粉刷就是這個原因。

「而且如果沒了他這個汙點,我們和霍克愛上校的生活都會變得乏味枯燥。所以他是個值得尊敬,有智慧的好上司,我想他至少在扮演無能這個角色上遠近馳名。」

也許軍部不是我想像中的那麼陽光,黑暗地帶比一般職場都還要來的恐怖。

「還有呢,霍克愛上校對他-不,是每個人畢恭畢敬是她的個人特質,她是一個希望能夠把私生活和工作分得清清楚楚的人,才不會造成流言蜚語的蔓生。」法爾曼叔叔一邊揉揉紅咚咚的鼻子,一邊對我說。

我灌下紅茶,果真難喝,莉莎倒的白開水絕對好喝很多。

「關於最後那個問題……」

 

我在11點前回到了家,沒帶鑰匙,只好碰碰運氣,按門鈴囉。

 

她怎麼可能會討厭你、想趕走你、只是表面對你好和希望你消失?????」我面前、背後的叔叔們一個個站起來,使著魁武的身子和渾厚的嗓音對我大吼。

「你知道嗎?她為了你,居然在上班時打瞌睡!」一隻大手遞了一本本子來,上面記載了打瞌睡的日期、時間、持續多久、一天幾次等等的紀錄。

「你知道嗎?她明明是個孕婦,為了怕大家知道,她都不敢吃太多東西,所以直到她請假之前,我們都不知道她懷孕了!這真是一件夠扯的事!就算有可能因為體質關係還有她本來就很瘦的原因而看不出來但這也夠犧牲了!」哈博克叔叔絕望的說,那樣的聲音感覺是在替一朵被蹂躪的花感到惋惜。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是我害她吃不多的嗎?

「她還曾經因為擔心妳而咬筆!」大手翻開本子的別頁,指出咬筆記錄。

「還曾經因為擔心你而連面前站著大吼的馬斯坦古都不知道!」咬筆的下面記錄了這一項。

我呆住了,我以為莉莎是完美的女強人,對任何大事都不會動搖,但沒想到她卻為了我這種小事變得神經兮兮。

她是完美的女強人,對任何大事都不會動搖,但她卻為了你而變得神經兮兮,你卻居然在這裡以為她討厭你?她可是我們最尊敬的霍克愛上校呀!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你以為早上9點軍部電話一直響個不停是正常的嗎?接線生都快被你家打來的電話煩死了,快回去啦!

「所以徠恩,記住。她是你該尊崇的媽媽,她為你犧牲那麼多,要懷著感恩的心對待她。」

我被像玩偶一樣抓起,不一會兒就被丟在大廳。

 

我按了門鈴,因為沒帶鑰匙,希望家裡還有能為我開門的人

快11點了,莉莎和羅伊一定不在家。

厚厚的大門,紅棕色的銅製成的。

「喀。」門開了。

我對著迎來的兩個身影飛撲而去。

 

歡迎回來。」

--------------------------------------------------------

後記:

超級趕的一篇

洗澡架稿

出來猛打

然後邏輯跟標題都很奇怪的一篇文章被莫名其妙的PO上來了

所以囉

這說明了假期如果只有一天那非常不適合用來趕稿!!

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