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插曲,發生在馬斯坦古當上大總統的半年後。

請您()務必要來參加我的婚禮。

馬斯坦古和霍克愛各自伸出自己的右手,把夾在食指和大拇指上的卡片交給對方。

霍克愛面無表情的用左手拿走他水藍色的方型喜帖,而馬斯坦古則是內心五味雜陳伸出左手兩指抽走她的淡金色愛心卡片。

然後,什麼事也沒發生,雙方都將他們剛接過的東西擱在一旁、壓在公文下,繼續做他們原本在做的事。

既沒有「什麼?!是哪個混帳要偷走我的莉莎?!」,也沒有「莉莎,告訴我那個不要命的傢伙是誰,然後你就暫時離我遠一點,讓我用火焰讓他嚐嚐何謂搶別人愛人的下場!」,更沒有「喔?大總統您終於要結婚了嗎,真是恭喜了。」等等的言論。

「好,我一定會去的。」馬斯坦古低著頭回應,正好和異口同聲的霍克愛沒對上眼。

只是,這也讓八卦的部下們在安靜的辦公室裡毫無竊竊私語的機會了。

中央司令部年度公費申報資金報表:

H(哈博克):馬斯坦古那傢伙是吃錯藥喔? 還是天要塌了啊!又或者兩個人對彼此的愛已經消退了?

P(普雷達):他們到底是怎麼搞的?平常的它們絕對會有很大的反應的不是嗎?至少大總統他會鬼吼鬼叫著要把那個男的燒掉不是嗎?

F(菲利):居然就這樣默默的收下彼此的喜帖???這是不可能的事!!!這明明就是一件很諷刺的事情,他們怎麼能如此泰然自若?

四個人輪流傳著一份報表,互相寫了一堆意見上去。

F(法爾曼):依照我對他們平日的觀察,這一定有鬼!兩個對彼此都一直有愛意,而且還同生共死了那麼多年,根本就形同夫妻的呀!而且,如果兩人沒有感情那徠恩是怎麼一回事?一點都不合常理嘛!

H:難道那只是一個意─

「哈博克,你手上那份公文給我看一下,讓我卻認一下是否和這一份資料吻合。」馬斯坦古突然走到他的面前,抓走哈博克還在上頭振筆疾書的紙張,讓那藍色的鋼筆墨水畫了一道長長的直線。

「啊啊啊啊啊─」四人同時大叫,在這比以前大很多很多的辦公室裡迴音特別大聲。

「幹嘛鬼叫……」在他看完上面凌亂的聊天記錄和把整件事串聯在一起之後,馬斯坦古冷靜的把紙張向下蓋回哈博克的辦公桌上。

「如你們所說的吧。畢竟你們也是跟著我和霍克愛准將多年的好友,那這件事也沒什麼好不能說的,我們確實要和別的人結婚,各過各的生活,並非其中一人的強迫或外力干預,就是時候到了而已。」

馬斯坦古瞥了一眼霍克愛,見她一點反應都沒有,又才繼續說了下去。

「只是令我感到不爽的是我以為你們不會出現的那種閒言蜚語。聽著,徠恩跟霍克愛准將一點關係也沒有,不要隨便捏造事實。」

四人安安靜靜的聆聽上司所說的告誡之語,還不忘偷看兩眼那正專心批公文的准將。

下班後,四人都在自家信箱裡望見了那兩封邀請函。

「真的假的?!大總統那傢伙的婚禮居然和准將日期、時間相同?要有默契也不是這樣子的吧?這不是就在逼迫我們擇一參加其中一人的?也太抉擇了吧?兩邊都是上司啊……」普雷達躊躇在家門口,研究著兩封內容。

「還有大總統的上面寫這『馬斯坦古先生和馬斯坦古太太』又是在搞什麼鬼?!存心不想讓我們知道準新娘是誰嗎?准將的更誇張,直接寫『相伴扶持的兩雙手,已婚約之名承諾廝守』?根本是來亂的吧?!」

湊巧的是,四個人的反應大致雷同,連做的決定都是一樣的。

「當然是要去看看霍克愛准將老公的廬山真面目啦!大總統是哪根蔥?」隔天上班時間,他們趁那兩人都還未到的空檔做出了這個結論。

***

一邊是西式庭園風格,一邊是仿古東方佈景。

「他們兩個是多麼混帳的有默契啊!!!!!居然連場地都在隔壁?????」哈伯克怒吼,身穿鐵灰色西裝的他站在入口處的桌前,完全沒有紳士風度,活像個來亂的。

「好了啦,既然是來參加人家的婚禮就別再說這種話了嘛,這樣也好不是嗎?可以兩邊都看到呀。」菲利雖然口頭上這麼說,腦子裡想的可是另一件事。

「那這麼說來的話,徠恩參加的是哪一邊呢?」果然法爾曼和他想的是一樣的。

聳肩。

***

就座的當下,賓客們無一不驚訝,大家都是收到兩張喜帖的選擇,但入場後才知道,這兩個地方根本就是相通的,弦樂團在左側,箏樂團在右側;自助餐在左側,合菜在右側,但這樣的文化衝突反而不突兀,是一種融的巧妙的設計。

就像是無能上司和有能下屬,聽起來一點都不搭嘎的組合,最有默契、最合拍的卻是他們

「真是的,真不敢相信他們都心有所屬了還是把這件事做的這麼曖昧。」

「咦?叔叔你們來囉?」

「啊呀~徠恩,好久不見啦~是說……你爸爸媽媽是在搞什麼鬼呀?弄成這樣能看嗎?」哈博克又瞄了一眼場地,華麗到不行。「還是其實是有隱情的呢??報料一下吧!」

「隱情嗎?我只能說羅伊的新娘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身材姣好、五官面容精緻、智商高、也很懂得應付各種人際關係;莉莎的新郎長相普通、有點花心、無用、反應遲鈍,但是個多金的人,對我很好,對莉莎超級好,好了,料我爆完了,反正你們一定最想知道這個不是嗎?」

徠恩隨意從高架的轉盤上夾起一塊香蔥餅乾送入嘴裡,喀滋的聲音響脆耳際。

什麼時候他也長這麼高了呀?還記得13年前他只不過是脆弱的小嬰,現在看來已經是頗有架式的少鷹了。

「就座吧。開始囉。」

***

「什……什麼…」

又是另一個使賓客瞠目結舌的畫面。

不同於以往的結婚會場,這一次的新郎新娘分別從左側和右側走向中央的牧師。演練得純熟的台步每一步都穩紮穩打的踏在由箏樂和弦樂交織的地毯上,節奏、韻律配合得天衣無縫,但這些並不是吸引住眾人目光的真正焦點。

兩人最普通的應該就只有既有的禮服是黑配白。新郎墨黑色的西裝禮服襯托新娘那款式大膽的裙子,繞頸的長帶在背後打了一條長長的結,稍微遮住、稍微露出那藏著秘密的,掩蓋在白色頭紗下的背,胸前的布料在腰間抓皺,露出的事業線讓那飽滿的酥胸呼之欲出,前面的裙襬只到大腿,但後面的裙擺拖長延伸了一公尺,腳下踩了個至少9公分的香檳色高跟鞋,往上看的話─

「讓我們誠摯歡迎新郎羅伊‧馬斯坦古,和新娘莉莎‧霍克愛。」牧師稍啞的嗓音,高亢的音調一聽就知道是古拉曼。

下方的人瞪大了眼,張大了嘴,完全忘了剛才想衝上前去揮拳的興奮。

誓約內容不冗長,僅只那麼一句:

相伴扶持的兩雙疼惜的手,已婚約之名承諾永遠廝守。

他為她套上戒指的那一刻,全場歡聲雷動,幾分鐘前為那樣的結局感到惋惜,幾分鐘後為這樣的真相感到熱淚盈眶。

新娘的妝差點花了。

***

「我怕莉莎會反悔,所以才拿喜帖給她的。」馬斯坦古摟著換上輕便的粉紅短裝的霍克愛,在她重新到新娘休息室補完妝後,順勢換了一件平口的粉嫩紅色的簡約短洋裝。

「我告訴自己不能反悔,所以才拿喜帖給他的。」她不像往常那樣急著推開他,反常的依偎在他寬闊的胸前。

這歸功於馬斯坦古上任做的一件大事:廢除軍規裡上司下屬不得有逾矩的感情這一條。

站在下屬面前的他們,已經共結連理了。

「來!拍照拍照!來拍大合照吧!」老攝影師招呼著所有人,一起站到相機拍攝所及範圍的方框內。

喀擦!

 

永永遠遠留存的甜蜜,像是被當成傳家之寶的掛在最顯眼的牆上,下面提了一行字:

Don’t forget , this day is our extravaganza!

 

後記:

很特別的婚禮吧:”>

我告訴我妹妹我也好想體會這樣的婚禮時

她超不浪漫的繼續玩她的電腦:((

算了~

反正我就是比較喜歡妄想

我自己浪漫就好((ㄎㄎ

其實這篇我以為是短短文

沒想到一寫就寫這麼多了?!

真佩服我粗陋的學識到底是怎麼拉拉扯扯(?)把它寫長的

老實說我原本也是打算不想讓他們結婚的((喔~我得小心死光波了

但是又很想寫這種婚禮

單純就是作者私心作祟啦~

那就讓讀者們當作是番外

看看就忘(喔不!別這樣)囉!!

 

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點點
  • 我覺得我就像馬斯坦古那些被整的部下="=

    寫得好啊
    QQ
  • 謝謝捧場溜~

    沒想到我居然整到人了!!
    有點訝異((不是笑你啦

    謝謝稱讚的同時我還是得要跟看錯誤的那一篇的人道個歉
    (鞠躬)

    咕嘰咕嘰 於 2012/03/21 19:26 回覆

  • 熙樂
  • 哼哼可能是我心機重吧
    我看第一段就猜到囉:)))
    然後莉莎背後的烙印消失了??!!
    (雞蛋裡挑骨頭)

    不過,我還是很喜歡喔!
    不知道妹妹妳們國中生是否也和我家教學生們一樣下週段考
    不論如何都加油,等我加完課就立刻發文:))
  • 首先我要向你致謝,還有向大家道歉
    不是雞蛋裡挑骨頭
    那真的是我的疏失沒錯((在回你之前我以光速改好了它

    老實說我是在昨天看到你的留言的
    我自己看了WORD裡面的發現真的有錯
    我整個人當下快哭了
    因為這讓我又驚覺自己多麼不負責任

    老實說
    我真的不太知道我段考何時,考哪裡...
    我真的是一個很混的學生
    所以這樣的態度才會讓我發生以上的錯
    自怨自艾中QAQ
    但段考我會加油的:))讓我靜待你的文吧

    其實你猜到了也沒關係,沒猜到也無妨:P
    我可以自私的以為你和我心有靈犀嗎XD

    咕嘰咕嘰 於 2012/03/21 19:24 回覆

  • 琴影
  • 哎呦(掩面)
    我一開始就知道了!!!(用力遭踹)
    不過還真是高興呢,
    大大終於肯讓他們結婚了(拭淚)

    加油囉,
    我也是下星期段考呢熙樂大大(笑)(遭大踹)
  • (保護)不准踹呀!!
    來我家車站的人可以受到完好的保護XD
    但站長可以自己踹自己

    對不起,我之前寫錯了(趴桌哭泣)

    呃...終於肯是什麼意思啊...?
    雖然老實說我是真的一點都不太想(語意矛盾?)啦
    ((站長踹自己中,這證明了站長足下功夫了得

    你也加油吧!!
    段考那種夢魘
    用看待佐莎的熱情來克服吧((握拳!!

    咕嘰咕嘰 於 2012/07/02 22:26 回覆

  • 奈佳
  • = ="老實說我一看到開頭
    我就跳出去~好怕看到悲文~
    不過後來就想說先看結局
    果然不是悲文~
    越看越開心~尤其是他的部下
    被整哈哈好開心
  • 咦?extravaganza怎麼看是悲文的?
    本人完全不知

    不過你犯規了啦(插腰)
    怎麼可以偷看車尾??!!
    回去重來!!(指)(被打斷)
    這樣很不好玩啦!
    而且我幾乎(黑歷史)不寫悲文你放心啦...

    咕嘰咕嘰 於 2012/07/02 22: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