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係由「英國文化票選世界最美的70個單字」中第49名─Umbrella依據撰寫。>

─我想這麼說,但是笑場了。

 

L

若有似無的陰天。

趴在窗口,向外伸出一隻食指,感受著空氣的濕度。

「快下雨了。」在不是很大的套房裡,她說話說給自己聽。

好不容易謀得的休假日,僅只有短短2天,但對平常日總得負擔2人以上工作量的她來說,卻已是足夠的了。

食指沾上了些許霧氣,她把手伸回來的同時關起了窗。

「叩!」木製的卡榫緊緊卡上兩片木窗,隔絕了外頭的聲音。

U

時鐘還在轉,明明如此放鬆的天卻沒有過得特別悠閒,星期日還沒過完一半她就已經以拖拖拉拉的速度做完所有家務事了,剛剛還牽黑色疾風號到住家附近,一家由一位白髮皤皤的老太太擺著的小攤,買了些許蘋果。

中午的午餐她烤了一些餅乾果腹,剩下的則要拿給她的好芳鄰。

「只是現在上校一定還在辦公室裡孤伶伶加班吧。」她最受不了上司那摸東摸西的個性,總喜在一個禮拜的最後幾天趕著完成他的功課。

「不如就去接他好了,看這情況等一下上校一定會被淋濕的。」她一邊想著:淋濕可就不好了啊,這會成為一個絕佳的機會,讓他有機可窩在自己的家,據說因為小巧,而溫暖。

L

出門前,她確認了包包裡的餅乾不會被壓碎,還放了一瓶剛泡好的熱可可進去。

她穿上那雙精緻的鞋子,橘黃色的外皮,平底的跟,還個在腳跟的地方綴上了2顆水晶星星,多面的稜角反射著玄關柔和的橘光,襯托她特地換上的平口連身裙,由亮橘混著褐黃的色調一點也不刺眼,纖細玲瓏的腰際繫著一條籐編得複雜的土棕色皮帶。

「啊,差點忘了雨傘。」她是個年輕的女孩,也是個會為了見喜歡的人沖昏頭而忘記正事的普通女孩。

在傘桶裡撈來撈去,好不容易抽出了1把足以和她今天陽光色調的裝備匹配的雨傘,卻找不到第2把匹配他的。

L

果不其然,走進辦公室時一眼就看見那個把腿翹在桌上,兩手托著頭,臉上蓋著書小睡的人。

「上校。請別再偷懶了,您桌上堆著的文件已經快要高過於我了。」她用著誇張的說法恫嚇,明知絲毫起不了作用。

也罷,反正掏出槍來才總是最有效、最快速的不二法門。

「中尉,今天不是你休假嗎?怎麼?沒出去玩玩?」他撥開那本書─軍法,燙金的字體清楚顯示著。

她擺出完全沒在聽他說話的表情。他明明就知道答案的,如果誰先說出口誰就輸了。

「上校,趁還沒下…」才說著,外頭就飄起綿綿雨絲。「雨…了…」

男人故意皺起眉頭,露出壞笑打量女人的衣著。

A

這可不是第一次了,自從他到訪她新搬的家那一次,便每天都在想著那雙鞋,從她的口頭敘述中,還很難想像她真正打扮起來的樣子,現在看到了真是又驚又喜。

B

「那中尉,送我回家吧,畢竟現在下起雨來了。」

她仔細瞄一眼那疊公文,勉強及格。

不是「那開車吧。」,簡簡單單的交換一個眼神,他們不必費唇舌就知道彼此在想什麼。

「上校,這個給你。」她拿出餅乾並交到他手中的同時,偷偷的碰到了那溫暖的大手掌。

Y

在蜿蜒的小徑中,鞋底不時踩到了一窪窪積水,迅速濺起的同時兩雙移動得不是很快的腳離開了它攻擊的範圍。

從「我知道有條捷徑。」到「您該不會是迷路了吧。」已經走了半小時,兩人都沒有說話,滴落在傘上而飛濺進來的水沫,一直不停歇著。

餅乾解決了後一直都沒有再說話。

依偎在傘下的兩個身影不斷靠近彼此,就假著避免衣服髒了的名義。

穿著他身上散發出的熱氣,她覺得自己的長外套真是遜色了。

─如果雨別停,就一直享受著這舒服的距離吧。

沒有人說出口,這是藏匿於1把傘下的,兩個人共有的默契。

 

後記:

首先我得先深深鞠躬道歉,

我在「Extravaganza」所犯的錯誤(我知道我會在你們看見這行字前就把它改好,但還是得向看見錯誤的人好好交待)

謝謝熙樂大大的指正(鞠躬)

毫無疑問藉口的,這完全是我的疏失,是我忘記了,很對不起:((

就在電腦課我看見那則留言時我開始抱頭掩面跪地

哭喪著臉反悔我做了什麼蠢事(QAQ)

好,悲傷情緒到此結束()

哈囉!!(過分啊!!忘得真快!我才沒有!!我很認真反省!!!!!

看到第一行字了嗎~~((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是瞎子啊???

這是真的的票選結果喔((想知道更多別看我,還沒都背起來啦

所以開始嘗試要寫那70個題目(Extravaganza是第35名呦)

但有些詞真的很難哪…(也有可能是我太笨的原故= =)像是Sophisticated就不知道該怎麼寫(我連這是啥都不知道==)

還有這一篇出現了一些之前寫過的東西喔~~看誰眼尖揪出來吧XDD

p.s咱們分隔線今天變成了下集預告哩……ㄎㄎ

謝謝閱文:))還有包容我的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