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此以後,兩人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最後,王子和公主一起過著甜蜜的生活。」

「……故事的結局,巫婆死了,於是一家人的生活變得更加悠閒愜意。」

「……到了後來……」

小孩子們閉上眼睛,沉浸在童話故事裡完美的結局。他們就像每一個被「幸福快樂」的結局寵壞的孩子,睡在溫柔、暖和的非現實裡,賴在一個只有好結果的夢鄉,不想起床。

但她,總是在閉上眼睛後,還聽到了那個低沉的男聲,喃喃著一些不一樣的結束。

但他,總是在閉上眼睛後,才想起最完美的結局其實並不是這一個。

***

「中尉,今天可不可以哄我睡覺啊?難得我『準時』把公文都完成了耶。」

為什麼會僵持在馬斯坦古的家裡,霍克愛也不記得緣由了,或許只是要護送他回家,或許只是要多看他兩眼,又或許只是想留在他身邊……

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不行,下官要先回家了。」好不容易,機械式的吐出口是心非的回答,她發現自己的腳根本沒有掉頭的意思。

「別這樣,當作是鼓勵我的一個小獎利嘛,隨便唱首歌,或是說個床邊故事也好。」

「上校,您又不是小孩子了,聽什麼床邊故事啊?」她微微蹙起秀眉,但表情有點軟化。

馬斯坦古抓到這個大好機會,繼續慫恿她。「就一個就好嘛,說啦說啦。」

「……只有一個喔。您得答應我就這麼一個,然後我就得回家了。」她見對方敷衍似的隨意點兩下頭,便開始起了個頭。

「從前從前……」

***

「莉莎,你這樣晚上偷偷背著師父溜出來,還帶晚餐給我吃,會不會被罵呀?

她閉上眼睛,只要一想起剛剛餐桌上,自家老爸的手藝頭一次遭人批評時─真的是頭一次,以前從來沒有任何人克服被揍的風險,還要冒險批評,他的顏面神經失調的抽搐著,握著叉子和湯匙的拳越來越緊,彷彿即將被捏斷般用力,急促的呼吸,雙眼直瞪在面前不知好歹的小子臉上,嗯,是不屑的臉上。

「你給我滾出去!永遠也別再回來了!」老霍克愛沒有像平常教導他那樣,猛拿竹籐抽打,而是乾脆的把他踢出去。

雖然還不至於承受不了,但即便是夏天,夜晚的冷風還有空空的胃袋一直讓馬斯坦古以為身處冬季的布里克斯山。

她只要一想起剛才,一度還快笑出來了。

「不知道。但是爸爸很疼我,所以應該不會罵我吧。」畢竟我有正當理由,拯救暗戀的男孩子並不在家法規範內。「對不起喔,因為不能當面掃爸爸的面子,所以才會這麼久才追出來,讓你餓這麼久。」

「哈哈,沒關係啦,就當修行吧。」馬斯坦古咬下一口麵包,已經變得又冷又乾又硬,但真是要比,絕對是比今天出現在盤子裡,黑糊糊的一坨據說是海鹽奶油燉蔬菜的爛泥好多了。

「不過才被師父趕出來兩個小時就又厚顏無恥的跑回去,似乎不太好吧?

「但總不能把你丟在外面受凍呀,馬斯坦古先生。

「我們一起回家吧。」

 

「莉莎,上床睡覺的時間到了,快去躺好吧,我來幫你念床邊故事。」老霍克愛從莉莎房間的大書櫃裡挑出一本童話─已經被她背得滾瓜爛熟的那一本,坐在床邊翻開破舊的書頁。

莉莎在開啟了一點點的門外,瞧見幾絲黑色的頭髮。

她的年齡早就已經超過需要依賴床邊故事才能入眠的時期,不過她從來沒有戳破,她寧願被當成小孩一樣,寧願在跫音漸消的夜裡,聽她那個平常總是埋頭於鍊金術研究,而老是忽略他女兒的父親為她灌注一點父愛。

這個當媽媽用的爸爸,唯一能贖罪的方式就是為她念個床邊故事,即使他也知道女兒總能在他念出下一句前就說出最後結局,他還是很感謝她沒這麼做。正因如此,他才會假裝沒看見剛才溜出去的孩子,還掛著滿臉歉疚的表情,確認爸爸正在忙。

「從前從前……」

***

「小子,接下來你要怎麼辦?你父母可是一點兒財產都沒留給你喔。」

「還能怎麼辦,既然遇到您,那命運就是安排要由您來養我啊。」

聖誕夫人藏在厚厚眼影底下的年輕雙眸,並非看不出有著什麼樣的神情,而是太複雜了,對年僅四歲的馬斯坦古來說實在解讀不出來。

「先說好,我可不是那種會唱搖籃曲或念睡前故事的女人。」

「我請您當的可不是媽媽,是監護人。況且……

我討厭聽故事,因為從來就沒有什麼幸福快樂的結局。

她匆匆的走離這個杳無人煙的墳場,過於靜謐,有時會讓人的腦海裡浮現許多罪過。

身後的腳步聲也跟著她,彷彿拋棄了什麼,在這墓園裡,頭也不回,把留戀這個詞也一並丟棄了。

 

她給了他一個小小的房間,一個又小又狹窄,幾乎只能容納一張床和一張書桌大小的房間。

那時的她,還不是聖誕夫人,還沒有屬於她的城堡,也還沒有年輕貌美的女孩子供她差遣,只擁有個年輕美貌,不過吃不了。

馬斯坦古趴在枕頭上,兩天前的每一個晚上,他的舊家總會規律的在暗夜時分,響起一陣銀鈴般的朗讀聲,有時是清脆的女聲,有時是厚實的男聲。

但今夜響起的,是稚嫩的童聲。

「從前從前……」

***

「……我說完了。」霍克愛挺直她的腰,把晾在床邊的兩條腿晃到絨地毯上,拍拍剛才坐在床沿上凌亂的被褥。

「沒有幸福快樂的結局?」馬斯坦古把差點就要碰到霍克愛的手臂伸回,擺在眼睛上。

「您明明就不聽這種結局的。」她把才脫下來沒多久的軍服外套披上左手臂,轉過身來。

「呵呵,是呀。

「其實我們都知道的,才沒有所謂的幸福快樂的結局呢,那只是作者草草的結束罷了。」

「是的。我也這麼認為。但那是現在的我會說的話。」

「我曾經也會這麼說。」馬斯坦古揚起一彎微笑。「我們彼此都擁有過『一聽見幸福快樂這四個字,便會自動沉沉睡去』的童年耶。」

馬斯坦古聽見她嬌嗔的輕笑,就好像那個替他夜夜說書的銀鈴般清脆悅耳。

霍克愛聽見他慢條斯理的說出那四個彷彿具有魔力的字,就好像那個替她朗誦童話的父愛般穩重柔和。

Magic Lullaby!聽起來我們都曾經中過那樣的魔法。」

「在我們還相信這一切的時候。中尉,有的時候,還是會覺得當小孩子比較好吧,用這一首首虛浮的催眠曲,就可以這麼簡單就被催眠,忘卻煩惱,忘卻苦痛,忘卻憂傷。」

「在背負了那麼沉重的命運後,不可以說忘就忘。即便是煩惱,即便是苦痛和悲傷,都很重要。」

當然還包含了對你的感情。

馬斯坦古話鋒一轉,把語調調成輕鬆的頻率。「對了,你剛剛的故事還不算說完,你還沒有給它一個結局呢。」

霍克愛想透過眼神來了解他想對他說的話,不料見他把呼吸調慢,眼皮仍重重的闔著,聽剛剛的一句要求她明白,充滿倦怠的聲音已經逐漸睡著。

她也只是笑笑,順便把還整整齊齊擺在一旁的被子拉開,輕輕的替他蓋上。

「從此以後,王子和公主過著看似幸福快樂的生活,因為,他們也會吵架,王子也會偷懶不工作,而公主就得拿出她的秘密武器,來教訓王子吃子彈。所以故事最後沒有結局,因為永遠、永遠的永遠,永遠,他們都會在一起,過著永遠永遠都不一樣的每一天,直到永遠。

故事的內容旋在腦海裡,編織、共譜出的旋律,單調、單純,然而不呆板、不乏味。

即使聽了好多次。

女孩及男孩一直都沒忘,他們最後聽到的、最完美的搖籃曲的完結。

------------------------------------------

後記:

哈囉,各位旅客您好

歡迎搭乘本列車((站長消失了一陣子不好意思喔,讓大家在月台上空等→其實根本沒人在等我就知道(((掩面

為您獻上第26名:Lullaby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懂我想寫的意思

它雖然看似在寫的主軸是"故事",但我想說的...

童話故是僅用精簡而不艱澀的文字而譜出的樂曲

而真正傳唱下去的,不是別人,總是最親密的他/她

那,搖籃曲(催眠曲)不就是一首首令人感到安心,而使人沉沉睡著的睡前故事嗎?

=ˇ=如果只有我有這種感覺,那只能說是我的腦袋太特別了

我發現要改變一個人的文風很難,對我來說進步好像也只是一個出現在課本裡的名詞

一直來搭車的熙樂、琴影、安安、婷婷、點點...等等的人都看的到吧,好像咱們咕嘰的文章一直有一種一眼就看得出來的"特殊"風格((我不好意思說就是幼稚>///<

但總有一天我會長大(嗯,大概吧),我說不定卻不想拋棄這樣的風格

(聳肩)

來說說我的黑暗面(關燈)

常常會覺得自己不值得,不特別

會不太想要活著

但因為我有一個夢,一個非凡的夢

(想猜的人去排隊,知道的人閉嘴)→你很嗆喔(揍)

 

而我總是向它預支力量,存在的力量

我告訴我自己,在實現這個願望前不准死(嗯,好沉重的字,不喜歡:((),實現後更不能死

所以在無數次的借貸中我才活到了現在:)

但願在我償還(實現)前,我的信用還不會破產

我可不想在償還機會都煙消雲散的狀況下死呀

嗯,還有謝謝你們的留言,這個也是一個力量:P

(如果這樣說你們會多說一些話嗎XD)

謝謝閱文:))


喔,我不介意你當潛水客,只要你不介意我會潛下水把你揪出來~(今天很嗆嘛你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