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蕾貝卡,你到底要幹嘛呀?!」

「不要吵啦,莉莎!你就乖乖跟我走啦!」蕾貝卡‧卡達莉納緊抓著莉莎‧霍克愛的手,頭也不回的在夜燈下奔跑。

衝進黑色的小巷,拐入狹小的地下室樓梯,把礙在眼前又大又厚重的木門推開,一陣陣綠螘清香撲鼻。

No.70:Hen-night

 「所以,我該感到驚訝嗎?」莉莎雙眼直瞪瞪的擺在小小的酒吧裡,好幾十個人手上都對他高舉著一杯透明色的金黃香檳。

「哈哈哈哈,你這句話算是稱讚嗎?」從吧檯後的角落走出來,原本因為光線不足而沒看見她。「希望你不要在意,這是他上個禮拜買給我的。」

「怎麼會呢?夫人,您值得擁有它。」她走上前,張開雙臂擁抱了她。

「是小了點,但比較精緻。也是花了那小子不少錢。」聖誕夫人扭頭拿了兩個高腳杯,一個遞給莉莎。「不過,在這個節骨眼上,又多花了你們一筆不小的開銷呢。」

莉莎環視整個酒館,每個人都對她展笑顏,彷彿是早就知道般的點點頭。

「真是的,你居然以為能夠瞞得過我?」蕾貝卡用手肘輕輕推了莉莎的手臂。「真是小看我了啊你,不過,就這一點就夠我生氣得了,你啊,一點都不夠朋友!」

「就是說呀!怎麼可以不告訴我這個大吃特吃的好機會!」發言的是一個個子嬌小的女孩子,她在不久前才升為上尉,莉莎記得很清楚,因為她常常以錢不夠吃飯而向她借錢,不過現在這種情況改善了很多,但也促成一段友誼的形成。

「愛黛菈,我很抱歉,但是我們沒有要辦筵席,所以你也不...」

「沒錯!就是這個!」榭絲卡用食指抵著莉莎鼻子,神色嚴肅的說,但看他搖搖晃晃的腳步踩不太穩,香檳一個不小心也差點灑在瑪麗亞‧羅斯的外套上。

「哈哈,你好遜,這是第幾杯啊?居然醉了,去旁邊休息一下吧,換我來說。」瑪麗亞把她拖到旁邊的沙發上。「就是這個地方讓我們一致感到不爽。真是的莉莎,你到底在想什麼呀!還是該說那個該死的馬斯坦古在想什麼?居然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環?!那傢伙不是超級有錢的嗎?連一場漂亮浪漫華麗的婚禮都辦不起?!」

整個酒館的人都呼喊了起來,根本只能用同仇敵愾來形容。

No.46:Paradox

 「是我叫他不要辦的。」莉莎像是被逼急了,急促的用尖銳的聲音叫出。

靜音鍵啟動。

「為...為什麼?」蕾貝卡灌下手上那一杯,又順手拿起下一杯。

「沒為什麼。」

酒館裡全部都是女人,找不到男人的蹤跡和氣息。

聖誕夫人難得的沒哈菸,這樣就沒有個掩飾詫異的機會了。「莉莎,你不必連在一生一次的大事上都那麼拘謹。」

「那樣...太花錢了。」她皺皺眉頭,扭扭捏捏的小聲說。

「哈!少來!」蕾貝卡用力拍掉莉莎想摀住臉的手。「辦一場婚禮要多少錢?一億?誰不知道你們兩個年薪加起來六億兩千萬先士呀?怎麼可能是因為錢的關係?別唬爛了!」

「不只是這個...因為...嗯...還是要低調一點...軍法才修改沒多久,太過張揚不是好事。」

「低調個鬼呀?!既然修改了軍法,那就你們來當個首當其衝,大膽告訴全亞美斯多利斯這個好消息呀!幹嘛一定得偷偷摸摸的呢?況且全國的人都知道你們的關係,遮遮掩掩的很假!」

「你難道不想要浪漫的婚禮嗎?」

「自從我當上軍人就從來沒想過。」

「你難道不想昭告天下他是你的嗎?」

「非但一點也不想,而且他也不是我的東西。」

「你難道不想當徠恩真正的媽媽嗎?」(基本上他對外宣稱是馬斯坦古的小孩)

「我一直都是,這點不假。」她回答時,神情稍微透漏了一點不捨。

No.33:Hilarious

 「啊...抱歉...」愛黛菈發現自己說錯話了,被酒精麻痺的大腦稍微轉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尷尬的空氣又來了,還好它只待了半杯香檳的時間。

「啊!管那麼多!算了算了,誰理你那些似非而是的論點呀?!我們會幫你辦婚前派對的用意是什麼?就是因為看不下去呀!這次不管你多固執、多堅持,我們都一定會替你搞定!」

「對!然後再拿長長的報帳單叫大總統付錢!」睡在一旁的榭斯卡突然插進一句話,逗得小小的空間裡又充滿著歡鬧笑聲。

「就這麼說定囉!那現在就來談談內容吧!禮服一定要很特別的!然後顏色...」

「還有樂隊...」

「其實可以使用異國風格...」

「喜帖做這個形狀的好不好,還是這樣這樣...」

「還有喜餅喜餅,我知道中央市有一家做的蛋糕超好吃的,雖然很貴,不過預算才不是問題呢!!」

這次大家又笑了,莉莎也加入討論的行列。

「我想,我們可以設計個驚喜...」莉莎把掉下來的幾絲金髮撥到耳後,指著一群人塗塗改改的紙張畫圈圈。

No.34:Moment

 「他會來接她吧?」

聖誕夫人點點頭,露出會心一笑,待她送走最後一個人走出酒吧,便把木門緊緊嵌上。

嵌上的瞬間又被推開了。

「喔?兩分鐘前才打電話的,我怎麼記得你家在兩個街區外呢。」

「夫人,您就別逗我了,您明明一直知道我在外頭的。」羅伊露出苦笑,走到沙發旁替莉莎再蓋上一件外套。

不知不覺她被灌下了好多好多,裡面說不定還摻了一些烈酒。

「要是讓新娘子明天起床宿醉的話,那就沒辦法去試婚紗了。」他拿走聖誕夫人放在吧檯上新調好的雞尾酒。

「剛才那些就算是我請她們的,現在這杯就要你自己付錢了。」

「真是的,我會付的啦。」他轉頭看了看睡得香甜的莉莎,臉上露出獨占的表情。

「瞧你這變態的表情,真可惜了一個好女孩。」馬斯坦古不否認的乾笑兩聲,然後再接下第二杯飲料。

「唔...我要水...」

羅伊移動腳步,又拿了從吧檯上憑空生出的一杯水餵她。

「你也有一把鑰匙吧,記得怎麼鎖門齁。」

他回了個欠扁的笑容,但怕會砸到莉莎,聖誕夫人只好放下已經脫好的高跟鞋。

她的身體蜷縮在沙發上,呼吸平穩得繼續睡著。

羅伊用指尖撥開她額頭上的頭髮,輕吻了她的臉、她的唇。

一直跟你這樣也不錯。羅伊想。

莉莎也回應他的親吻,推開厚重的外套,投身羅伊的懷抱。

No.16:Cherish

「謝謝你,讓我深深愛上。」


------------------------------

後記:

呵呵,我一口氣寫了五個喔^^

總覺得這樣把故事串起來很有趣耶

雖然每次寫之前都要上網查資料

Hen-night就是指"女子婚前單身派對",為此我查了好多東西

但是沒真正參加過,所以不太之到是不是這樣,包含囉~

至於"Paradox"就是"似非而是的論點"

在google的翻譯上叫做"悖論"((但這個詞是教育部國語辭典理沒的詞,讓我又花了更多時間查單字解釋= =

在寫得時後一直怕串起來很怪異

不過寫好好像還好啦~((自我感覺良好的站長= =


上一篇大家給了我很多煤炭

讓我的火車可以開得更久了~


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