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の日からずっと 泣かないと決めてきたけど
(從那天起 我下定決心不再哭泣)

痛みを重ねても 何かを許せずにいた
(即使傷痕累累 有些東西也從不退讓)

從那隻沾染了血的狙擊槍上,可以看見什麼?可以聽見什麼?可以嗅到什麼?

發射出去的是彈殼、彈頭、火帽、火藥,還有一次次對自己的失望。

她從來就不覺得自己是一張白紙,但在軍部見識到何謂痛徹心扉後,那些狗屁的貞操似乎都只是傳言般不可信。

「我們做的是不殺人的覺悟。」

同時還為那純真得可愛,亦或是可笑的念頭感到心動。

抹在兩頰上的血墨,既帶了點滄桑,混了些興奮,也摻了些喘不過氣。

是什麼拘禁了眼淚?

一痕一痕,近看是刮在頸上、背上、臉上的傷痕。

もう戻れない いくつもの日 僕はまだ何もできずに
(
一去不復返的 那些日子 我依然無能為力)

君のいた記憶の欠片 またひとつ消えてゆく
(曾經有你的點滴記憶 又有一段即將消逝)

在離開師父的故鄉時,他以為自己可以用雙手和著橘黃色的火焰照亮天明。

如果沒再次看見她時,他原本是要把自己一直一直蒙在鼓裡的。

總覺得她,路走得比年輕時更穩紮穩打,但卻顯得步履蹣跚、跌跌撞撞。

像是一面鏡子,使他看清了現在的樣貌。

「在上面的人要保護在下面的人。」

之所以從軍,表面上是為了這個國家,等到臂彎再度擁她入懷,終於發現,那樣好聽的話語只是為了她一人。

噗斯的,一縷輕煙翳沒在天邊一角,再怎麼強壯,難道還是保護不了她嗎?

非得讓她受傷。

今日よりもっと 強くなりたい この聲がいつか屆くように
(想比今日 變得更堅強 強到有一天可以傳達這心聲)

歩き続けて 風が止んだら 君を探して空見上げるよ
(
繼續前行 待到風停時 我會仰望天空 尋找你的影子)

想必她已經習慣了起床第一件事的驚慌,所以事到如今,她選擇省略。

但一大早就看到自己從來不做的動作─依偎在他懷裡時,她還是嚇了一大跳。

「啊,你起床了呀,」馬斯坦古用手指撫弄著霍克愛背上的烙印─這麼說似乎還是稍微不敬了一些,畢竟那可說是神聖的、令人不敢領教的鍊金術。「怎麼?又像幾年前一樣會害羞啦?這麼急著逃離我然後說『要是被外公知道了該怎麼辦』嗎?多躺一會兒又不會要了你的命,況且今天是假日耶。」

「上校…嗯,羅伊,我們昨天發生了什麼事?」

馬斯坦古歪著頭,他有十成的把握可以確定她昨天絕對沒有喝醉,也沒有患癡呆。

「就是…我們急急忙忙的把旅館房門撞開,然後你把我們兩個一起推到牆上,接著粗魯的扯掉你我的身上價值不斐的衣服……」

「啊!!我不是說這個……」她當然知道是這樣沒錯,但她問的不是「大過程」,而是她不知道的小細節。「我是說…我睡著後我們發生了什麼事?」

睡覺就是睡覺,還能發生什麼事?但馬斯坦古是絕對不會告訴她,在她睡著後,他便肆無忌憚的做了很多不可告人的事。

「你做了夢。」

夜明けの先に光が射すよ
(
拂曉前方 光芒將照射大地)

「我做了夢?」

この胸のどこか 閉じ込めてたはずのことも
(在心底某處 封存的記憶)

今なら少しだけ わかるような気がした
(
事到如今 似乎已經慢慢釋懷)

戰場上瀰漫的惡臭,並非屍體以及火藥,也不是泥沙灰塵這類細碎的粉末,而是哭嚎。這些比粉末還細碎,但卻比粉末還沉重的東西,總是能竄進身體裡各處毛細孔。

當你完全無法封閉起自己的身體時,只能默默的承受帶給精神上無限的壓力,即便如此,那些沒了魂魄的哀鳴總是以低低的聲響迴旋於腦海。

她徙倚於四面八方,總是不帶笑容─那樣會破壞了她替他們營造的莊嚴。並非想要補救,那是她身為軍人時該做的事,那是她身為平凡女子時所該盡到的默哀。

迷失了,找不到出口的歉疚,天色又暗了下來。

又再一次流下眼淚。

「為什麼,應該是要保護國民的軍人,卻在毫無顧忌的屠殺無辜的族群呢?」

她跪了下來,此時此刻,好希望能夠放縱的大哭、放縱的撒嬌、放縱的擱在他身旁。

馬斯坦古感受到了身邊女子的顫抖,那不是因為赤裸而引起的寒顫;痛苦的嗚耶泣訴不堪的過往,看著她堅強的倩影,瞬間會有她已經釋懷的錯覺。

如果不是他們彼此了解,那馬斯坦古只會冷眼得別過頭。

幸好,他擁她入懷了。

「花朵上沾了晨曦的露珠,是一種優雅的表現。而心愛的人臉上掛了淚珠,只能算是一種無能的表現。」

「但這樣就有損你無能之名了。」

どこまでも続いてく道 新しい景色が増えても
(
綿延不斷的道路 嶄新的景色不斷浮現)

君はもうどこにもいない ただ時が過ぎるだけ
(而四處不見你的身影 只剩下時光不斷流逝)

他拉住了她身體往前走的衝動,為了能留著她,他乾脆趴在她身上。

「那時在夢裡,我以為我會變得很孤單,因為在瓦石堆裡,放眼望去都是一座座的墓碑,蒼涼,讓人丟失了理智。

「我跪在地上,哭了,但我不敢哭,我怕嚇走任何一個接近我的希望。」霍克愛用手貼上馬斯坦古的髮絲,溫柔的撥弄。

「然後,就會有白馬王子出現,救了你吧?」

默默承認。

白馬王子…她不說,他也懂。

今日よりもっと 強くなりたい やっと見つけた想いのために
(
想比今日 變得更堅強 強到有一天可以找到那些回憶)

涙の粒が雨になっても 変わらず光る星見上げるよ
(即使淚滴化作雨水 我會仰望 那片依然閃耀的星光)

流れる雲が色づいてくよ
(流雲將染成彩色)

兩人激燃起前所未有的渴求,竭盡他們所能的探求對方,拋開剛才沉重的話題,現在要做的是替自己或他放鬆一下。

替自己或她逃避一下。

習慣在高處拘極的她,理所當然的取得了對空的控制權,他亦不反對也不支持,反正總有一次,他會在她完美的動作下找到一絲間隙,將她拉回地面。

假裝成從未到過的園地,知道的,不知道的地方,都當成初次見面般溫柔以對。

輕舐她脖子上顏色已經淡到幾乎看不見的疤痕,她癢得鬆懈了,被一舉奪下高點。雖然被壓在身下的感覺很不自由,但能盡情享受他純熟的技巧卻也不是壞事。

気がつけば僕はまた 大人になってくけど
(回過神來 我已經不經意成長)

今でもわからないことばかりで
(雖說現在依然不諳世事)

それでも遠い空の彼方には 繋がると信じてる
(
即使如此 我依然相信 與遙遠的天空彼岸的你緊緊相連)

筋疲力盡。

她以為能在熟悉他的溫柔後,也順便把那樣得疲累感一並拋棄的。

趴在他身上,一點都不想動,今天就來當隻曬著早晨陽光的小烏龜吧。

今日よりもっと 強くなりたい この聲が君に屆くように
(
想比今日 變得更堅強 強到有一天可以傳達這心聲)

歩き続けて 風が止んだら 答え探して空見上げるよ
(繼續前行 待到風停時 我會仰望天空 尋找答案)

「怎麼了?剛剛明明就很想逃的。」

「你明明就知道我只是嚇到了。」她的蔥指滑過馬斯坦古腹部上,顏色一樣是令人容易淡忘的淡棕色。「我們…是永遠的罪人對吧……所以,我們也不可以忘記…」

他用一個吻回應她。

夜明けの先に光が射すよ 
(拂曉前方 光芒將照射大地)

虹がかかるよ
(彩虹將跨越天際)

再多的淚,只會破壞他們刻意營造的莊嚴。

大雨過後,才能架起彩虹。

--------------------------------------

後記:

No.20:Rainbow

大家知道嗎?上面日文的部分都是鋼鍊BrotherHood的Ed:

中川翔子  Ray Of Light

車站很應景喔,特地去換了這首音樂→但我想下禮拜或幾個禮拜後我就會因為另尋了"佳音",而把他換了吧~

趁現在多聽幾次吧:))

寫這篇時我花了好多時間,查資料、把找來的歌詞修修改改劃劃

而且要把內容串起來真的花我好~多時間呀(擦汗)→只是出來的還是一堆支離破碎毫無相關的字= =

這算是一種責任感(握拳),要在出去玩前把車站建好,然後讓大家搭搭車

「你知道靈感是有時效性的嗎?」原本是一句我為了哄妹妹說的話,可是現在想起來還頗有道理

好啦~我要去吃早餐了,好餓OTZ

旅客們呀~請記得加煤炭加到爆喔

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終於搶到頭香了~~(拭淚)
  • 我說這車站已經邁向國際化了
    日語真的很酷:)
    整篇文章我最喜歡這句ㄎㄎ
    「在她睡著後,他便肆無忌憚的做了很多不可告人的事。」(竊笑...XD)

    偷偷說給站長(車長?)的話:
    界線依舊是熱門車站呢(指)
  • 國際化XD
    哪天外國人來看到日文說不定就會興起:我要學中文好看懂這一篇文章了XDDDDD

    喔~小香菇其實是想要知道他做了什麼事是嘛!
    OK好阿我告訴你,可是得先幫我買棺材,死亡證明書上八成是"彈孔因灼傷而潰爛"之類的吧=口=

    嗯...你提醒我...是什麼意思啊?
    一直以來我都對那段黑歷史感到...傷心(?)
    為了不讓站長得心病,請各位旅客灌爆這一站好了
    只要超過界線我就滿足了(幸福樣)
    (戳回去)

    咕嘰咕嘰 於 2012/04/08 21:18 回覆

  • 琴影
  • 這篇真的是...
    不知道該怎麼說,又應該說我這樣講很無禮,但是...
    我必須說,您的文筆大躍進欸(雙眼閃光)

    (遭巴)

    好啦,我是說真的嘛,
    是說反正我一直以來都是拙文,
    所以是不太求進步啦,
    但是您的文章真的愈來愈有令人心動的感覺了♥
    再加上歌詞和背景音樂,
    噢,
    perfect !!

    這篇我很喜歡唷,繼續加油(笑)
  • 呃...跟我的無禮比起來還是好很多了啦((畢竟你說實話我說任性話= =
    只是我必須說(小聲),這一篇我寫得很不認真((巴
    太奇怪了,真不知道是真的有進步還是因為我在放空?
    我很多寫得不太認真的文章都會被誇讚耶(厚臉皮)
    就是讓我嚇了一大跳啦~
    ((不過還是希望那是真的進步了呀呀呀→但怎麼辦呢?我還是想保有幼稚的風格耶~

    哪有妳叫拙文那我是要叫廚餘嗎?
    而且我不只不太求進步,而是完全沒在顧好嗎?

    謝謝,當你用"心動"這個詞時
    我>///<害羞了一下♥
    所以說站長其實也是看情調的好嗎~
    我超用心(自吹自擂)的去找歌詞(原本還在想要不要擺個羅馬拼音的),然後又用心良苦的抓歌兒來放
    噢,
    perfect!!

    站長很心虛你知不知道啊,一直講一直講,害我都很怕接下來出的文沒人要看耶...

    總覺得如果我是讀者,看到版主回這種東西會瘋掉耶
    因為這也太...個性...幼稚...了吧?!

    咕嘰咕嘰 於 2012/04/08 21:38 回覆

  • 喵喵
  • 站長選得歌都很棒呢
    上次 未聞花名 也超感人呢

    這篇文章超棒的
    感覺站長突然長大了(?)
    不只寫出愛戀
    更寫出一種哀傷裡才有的溫柔

  • 哈哈,謝謝,我都是隨便亂找歌((但Ray Of Light是特別安排啦~
    我也覺得未聞花名的那一首很好聽,雖然他有很多版本,但最好聽的是那一種((看來還是有用心嘛~

    真的嗎?
    我超不認真寫耶...
    這讓我壓力好大啊...
    要是下一篇文沒人看就糗了XDDD

    但還是謝謝喵來搭車車♥

    咕嘰咕嘰 於 2012/04/12 20: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