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莎,今天要不要跟我……」

鈴─────!

「喂,這裡是大總統辦公室,喔─你是說財務報表嗎?好,我馬上幫您拿過去。」

她俐落的抱起疊在她辦公桌上的一份表格,乾脆的踏著清脆的腳步走向外面。

而在門的喀聲未落,她又乾脆的投下一句警告。

「大總統,您要公文還是子彈?」

馬斯坦古頹喪的把手伸前,趴在空空如也的桌面上。

「……我要莉莎。」

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馬斯坦古滿心期待的溜到霍克愛的桌前,賊頭賊腦的詢問:

「莉莎,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吃午…」

「啊,大總統,我剛剛請您批准的鐵路重建案您弄好了嗎?」

「弄好了,妳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是嗎?那我先拿去給熙兒妲好了。」

馬斯坦古再一次面對空蕩蕩的大空間,獨自哀怨著:

「……怎麼不叫我陪妳去?」

那個中午,她沒有再進辦公室。

再一個小時半就要下班了。

「好無聊…」馬斯坦古把今天、明天、後天的事都做完了,正在轉鋼筆來啟示要不要開始做大後天的份時,氣派的辦公室大門開了個小縫,鑽入一抹纖細。

「莉莎,妳晚餐要吃什麼?我知道在離這裡三十分鐘車程的地方有一家新開的複合式料理,你如果沒約的話,要不要跟我去吃晚餐?」

馬斯坦古慶幸著終於有一次說完了。但笑靨排成的誠意似乎沒有感動天。

「謝謝您的好意,但…」

她的話沒有完整的表達出來,阻塞在他的吻和自己的唇間。

一隻威悍的手扯開馬斯坦古,冷意打在眼神中。

「你這是在對我的孫女做什麼?今天我和她有約了,你有什麼事嗎?」

又是個不給回答的時間,便離開辦公室的例子了。

「……有,我要找莉莎吃飯。」

已經是夏天了,但亞美斯多利斯的天候就是偏冷,到了晚上雖只吹著涼風,在馬斯坦古身旁打轉的卻是暴風雪。

孤單孤單孤單孤單孤單孤單孤單孤單孤單孤單孤單孤單孤單孤單孤單

「莉莎一整天是怎麼搞的,好像是在躲我一樣。」他把雙手插入口袋裡。「明明說好每年在這一天要一起慶祝的…」

獨步歸至無人的家,越大的,現在倒比不上她小的,空盪起來不至於冷清。

又忘了帶鑰匙,這下進不了家門更糗。

他往門口的造景盆栽底下摸索摸索,夾出了一張小紙條:

又忘了帶鑰匙吧!罰你明天不准遲到!」她細長流暢的字,俏皮的為他寫下一次次的處罰。

「唉……」嘆氣著開門。

剛進門,他還來不及反應就被一個暖暖的擁抱搶先奪去發言的機會。

***

戰爭結束後,大家多多少少都受了些傷。

尤其是心理的傷,無可和看得見的傷痕比擬的痛楚。

他率領著所有亞美斯多利斯的軍人,在戰後半年,正式承認軍部犯下的罪刑,並向殘存的伊修瓦爾人致歉,還獻上將重新改革的承諾。

伊修瓦爾的首領,和軍人代表馬斯坦古,在當天的會議中達成協議,並將這一天定為所有人的「重生紀念日」。

***

「找到妳了。」

她甜甜的嗯了一聲。

「重生紀念日快樂。」

 

後記:

祝恐龍生日快樂!((雖然發文時已經過了他的生日,但完成時是在他的生日沒錯^^

真的過了好久,才出新的單字篇

為旅客獻上:

No.48:Peek-a-boo

躲貓貓:P

我其實不喜歡玩這個遊戲,怎麼說呢...

被人找到的瞬間我會嚇到!


謝謝旅客的點文

咕嘰會竭至心力完成的

預計出版日期在火星曆7539年31月1日......

敬請期待(退幕)

 

「為什麼妳今天要一直躲我?」

「因為重生紀念日……是很重要的日子,既然伊修瓦爾人給了我們這個機會,就不可以糟蹋反省的機會…」

「所以你覺得我會毀了這莊嚴的氣氛?」

她抬起無辜的眼,眉頭皺了皺。「至少,你都會把它弄得很愉快呀,我不希望今天太享受…所以才躲你。」

他疼惜的順過她的髮梢。

有默契得把彼此摟得更緊。


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熙樂
  • 又是車頭──
    來回滾了好幾次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總之是篇好(甜的)文~
    既然不知道也說什麼
    我去躲貓貓好了。
    (躲)
  • (怎麼覺得你當車頭很無奈= =?)
    你去集集樂,要是集滿5個車頭換禮物好了XD
    看是要什麼荒謬劇情之類的

    呦難怪~
    一直看見妳((我是說...呃...反正就是覺得妳在啦
    想說有沒有要來幫我+個C
    不過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是蠻困擾的呢(騷下巴)
    我似乎也常幹這種事...

    呦~站長也來玩一下(躲)
    (躲在熙樂旁)
    ㄎㄎ,這算是重溫童年吧^^

    咕嘰咕嘰 於 2012/06/03 21: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