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文旅客:熙樂〉


存款餘額:兩百四十七萬五千九百六十一元整


這是她攢了五年的積蓄,在他底下工作的人,不僅僅是新水優渥而已,連帶的員工福利也很齊全,前幾個月和航空公司合作,機票還有員工價。

明明和公司業務一點關係也沒有的廠商,在他嘴裡卻可以說得好像不贊助商品就不會紅一樣。然而事實也是如此,只要摸著了他們響叮噹的名字的一角,保證五年業績長紅。

是時候該放下了。她把機票捏得老緊,似乎是在怕,一個閃失,自己又錯失這個離開他的好機會。

現在的她,頭銜不是祕書了,她只想做一個浪跡天涯的人。

重新學習愛。

他不想被任何一個人掌握,她則剛好相反,想掌握任何一個人。

 

廣播裡出現了Riza Hawkeye的名字,她傻傻的在這裡呆坐了很久,在等什麼不得而知。

那個頂著公務頭銜帶她出國玩的人現在應該正和他的新秘書調情。

那個對她說:「妳從來沒出國玩過?好吧,就當是我送妳的初次見面禮,我們一起去玩吧!」的人應該在簽著堆積如山的財務報表。

那個強拉著她的手,衝到櫃台詢問前往S國的航班是幾點的男人現在應該在......

 

她再看了一次目的地,便拉著小得可憐的行李箱──小得裝不下對他的思念。

沒關係的,她已經拋下了。

前往目的地:ALONE

 

1

 

應徵秘書:年齡、性別、工作經驗不拘,條件是要有在雪中接過一個人的傘的經驗

 

這是一個失戀、失業、失親的難熬的月份,她恨透了這個月份。

到處找工作還碰釘子,理由不外乎:穿著不夠火辣。

她實在很想提醒那些人,自己可不是來應徵老闆的秘密情人。

他的應徵條件極為寬鬆,目的是找到那個接過他的傘的女生。

讓她的臉上,能夠綻出雨後的彩虹。 

 

五年前的今天,是一個下著小雪的夜晚。她並沒有帶傘,外套的帽子很薄,擋不了她低著的臉被雪片打中。

「小姐,請問妳有心事嗎?會在下雪的天氣出來,而且沒帶傘,不像是正常女子會做的事。」

他不小心戳中了她的痛處,一個孤伶伶的女子在雪花紛飛的街道上自己走著,沒有人陪。

臉凍得有點痛。

「方便跟我一起去前面的咖啡館歇歇嗎?」他伸出他的雨傘,替她撥掉肩上的碎雪。

真是一場小說式的相遇,她當然是頭也不回離開這怪人。

他也沒多說什麼,只是追了上去,把手上的傘遞給了她。

「會越下越大的,這給妳吧。」

傘柄溫溫的,她孤身站在人行道中央,看著奇怪的男子疾步走入前面的咖啡館。

傘下似乎還迴盪著他的話語。

 

四年前的今天,是她的老闆女友的生日,全公司的人都奉命要替所謂「未來的夫人」準備最精緻的盛宴。她還成了計畫執行長,在精心準備下,這一天的派對非常成功,末了還送了一隻半人高的大熊,熊的腳底下繡著兩人的名字。

她那時還沒意識到,再過一年後,她多麼希望ROY MUSTANG的旁邊繡的是RIZA HAWKEYE

她曾經認為這全都是身為秘書該做的、對工作最敬業的態度。

 

三年前的今天,「未來的夫人」離開了國內,據因是馬斯坦古先行背叛,她受不了了才選擇放手。

霍克愛看過她的哭臉,很假,顯然是因為如果談判時間過長,樓下紅色跑車的男性駕駛會不耐煩。

但他一句怨言也沒有,甚至反駁,都在無聲中度過,寧願讓她敲竹槓,也不想出聲戳破她一個高傲的女人的謊言。

她看見他消沉的度過之後的好幾個月,還偷偷為他哭了。被瞥見後,他還抱抱她,輕聲告訴著:「反正抽屜裡那個戒指本來就不是為她準備的,是要給一個更好的人。」

她並不懂為喜歡的人付出是什麼感覺,但她知道那認真的語氣並非說謊。

「要給一個最替我著想的人,她是一個每天掛念著我的人,幫我忙東又忙西,自己卻傻傻的沒考慮到,我想讓她笑,就算她現在不知道自己的心意也無妨,我會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守護著她,妳願意幫我這個忙嗎?」

 

當時自己的回應是什麼?

有沒有點頭?還是搖頭?

不能想起,絕對不能想起最後的那兩年,他是怎麼對待自己的......

 

這是一架深夜的班機。

 

2

 

自己果然少不了一個好助手。

會深夜加班一定是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詛咒。

她離開有多久了?

「真不敢置信...我居然孤獨了四年......」

他拿出這幾年不時從國外收到的珍藏明信片,上面她的字跡依舊,但已經顯露出和以往不同的氣質。

The first year without you...後面是一個小女孩在雨中,沒有撐雨傘

The second year without you...旁邊是一個女孩在房間,看著書桌上的照片

The third year without you...前面是一個小女孩笑得好開心,眼裡無憂無慮

The fourth year without you...隔壁是一個小女孩撐著臉,眼神渙散的樣子

還有好久好久以前,他偷拍她可愛的睡臉、他闖進她的家、他吃到她做的宵夜...每一張照片都簽上了四年前的日期。

 

明天是第五年。

 

***

 

她從不在同一個國家待超過一星期,往往在機場旋兩圈後便買下一張前往別的國家的機票。

不同的國家寄出不同的明信片,一次兩張。

相信自家信箱一定塞爆了,得找時間打個電話給朋友幫忙收進去,但四年的沒消沒息,本性不易交心的她也未曾給予除了那個人之外,其他人鑰匙。

至少他應該過得很幸福。

不去想,不代表忘了。

 

***

 

「沒有你的第一年,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無助,那是空前奇絕,我以為我掌握了所有事,才發現其實我不僅你,連自己也不懂,躲躲藏藏的第一年,我知道我應該會漸漸淡忘。

「沒有你的第二年,我發現自己其實可以做得到,我不該去擾亂你的生活,因為我,你失去了你該有的幸福,現在,我看見你的照片,不再哭。

「沒有你的第三年,我學會享受生活,在周遊列國的同時,我早就把負面情緒拋棄,你是曾經,而慶幸那些年給我的回憶,是美好的。

「沒有你的第四年,我失去了快樂,似乎有什麼東西占據著我的思想,很難過、很痛苦,最後......

 

馬斯坦古家的信箱如期收到了第五年的信件,那時,他不在,早在好多個時針晃動的期間,他帶著小小的一本護照走了。

 

......I found that I can't forget you.

 

***

 

機場也是有冷清的時段,但晴空挺美的。

說不定待會氣象預報的雨,會來得更早些。

她拍拍膝蓋,從隨身的小包包拿出下一張機票:S國

很久以前他就說過了,他無法給予承諾。

她是以珍惜的心態來度過最後的兩年,照片裡兩人笑得好甜。

左手捏緊機票,因為不想讓唯一的照片被自己毀了──這也許是忘不了的最大原因。

機場廣播念出了還未登機的旅客姓名:Riza Hawkeye、......、Roy Mustang、......

「什麼?」

她趕緊拿起東西往登機門跑去,但在最後的幾公尺卻步。

「對不起,我無法拋下公司這個大家庭給妳承諾......」、「妳還願意幫我實現那個願望嗎?讓那個女孩得到幸福?」不想想起的聲音震在腦海,一切寂靜了,她甚至不敢看面前的一切景物。

她曾經點了點頭,然後背離他的話語,逕自做個膽小鬼,逃離了。

 

「對不起......現在的我,還做不到......」

 

有一種線,剪不斷,但它一旦斷了,便會無止盡的──

落下淚水。

 

3

 

果然下起了雨,而且是狂風暴雨。

她憔悴的坐在機場外頭,眼前亮麗的小黃飛奔,急著去他們的目的地。

鹹味的珍珠亮麗卻不顯眼,乾涸在她已作廢的機票上。她告訴機場人員別再等了,她要說出口,卻是希望對馬斯坦古說。

看這雨勢,短時間停不了,雖然不怕小巧的行李被轎車開過的雨窪濺濕,但外頭有點冷。

包包裡還有兩張這個機場裡買的明信片,她猶豫到底要不要採取下一步動作。

最終還是掏出筆了,她先在右下角簽上Riza Hawkeye的名字,然後留下短短幾行:

「Promise is not important,I just hope to see you happy in your side.」

但這次霍克愛沒有寄出去。

「可不可以讓我死心了呢?」


「請問現在到S國最晚的航班是幾點?」

「八點四十三分。」

她再次順利買了票,服務小姐還給了她一張紙條。

邊走到通關處時的她拆開了信,下了極大的勇氣,信封上面標著Roy Mustang

「如果妳出現在我眼前,我會緊緊抱住妳,不再讓妳逃開。

「我會嗅著妳的髮香,告訴妳:妳變得不一樣了。

「我會拿出五年前我偷拍妳的可愛睡相,告訴妳我把它放在抽屜裡,跟妳的明信片一起。我還會告訴妳,妳忘了把妳家鑰匙拿回去,所以我都會固定去幫妳收信,所以每次我都看見了妳寫在明信片上給自己的話語。

「我很抱歉我讓妳這麼難過,就如明信片上妳寫的,既簡短、卻刻骨銘心。

「也很對不起我耽誤妳的那麼多年華。

「如果妳從我身邊再次逃開,那是理所當然的,即便是現在,我還是不會給妳一個承諾。

「但我會一直陪在妳身邊,跟著妳去各地旅行,把每一秒和妳在一起的時光都當作寶物來珍惜;我會用剩下的生命好好看著妳幸福、讓妳幸福,正如我很久以前對妳說過『要讓一個時時為我操心的女孩,讓她下過雨的面龐綻放彩虹』,妳知道嗎?我一直一直在對妳說。」


她跌坐在椅子上,吱嘎的聲音讓她嚇了一跳。

但這是第一次,她沒有再哭。


「我雖然不能給妳承諾,但是,妳願不願意讓我陪妳一直走、一直走?」

他們相距著不多不少的一百公分,他的額角還布著汗珠,仍不喘不息的說完這一段話。

然後,他不急不徐的向前邁進,極為有自信不會被掙脫的給了她一個擁抱。

「妳變得好漂亮,但是憔悴了。」

她只是靜靜聽著。

「公司被我拋下了,但我還要回去,我只是給自己放了一個假,報公帳的。」

她沒料到自己會笑。

他瞥見她手上前往S國的機票,想起口袋裡也有一張,他替自己買了今日所有前往S國的航班機票。

「我......一直都很想再去S國一次,我想再去看看那裡的雨。」

「呵,那裡整天都陰雨綿綿呢...」

「但是,下過雨後,會有彩虹......」


「妳看,這裡一天到晚都在下雨,雖然很美,但它們下過雨後還會掛起彩虹。

「雖然妳哭的樣子很美麗,但是,我還是喜歡妳笑、幸福的笑、快樂的笑.....甚至因我而笑......」


「這位美麗的小姐,請問我有榮幸和妳一起到S國賞雨嗎?」

他懷中的她輕輕顫抖。

她哭著笑、笑著點頭。


離飛機起飛還有五個小時,外面雨停了。

那拱在天邊的微笑,閃閃的依偎在自由的藍天邊。

前往目的地:ALONE


後記:

這是一篇構思很久的車站,因為熙樂的題目太高深莫測了...

抱歉我想了那麼久,但對於產物似乎還是覺得有點不滿意(嘟嘴)


其實這是看完一本小說想出來的故事,旅客可以猜猜看是哪一本^^

大致上想要放在機場裡(何?)

但覺得它似乎是個國際通用(?)故事,放進各式各樣主角都通順((請別這麼看得起自己好嗎?

而且羅伊居然征服了雨?!不敢置信呀......(請揍扁站長!!)


最近車站多了些新旅客,很謝謝你們對小女的抬愛^^((翻桌,沒人抬愛妳

謝謝你們不厭其煩的+C喔~


話說...通常客製化車站,點文旅客都搶不到車頭,似乎是站長的錯(跪)

對了,旅客琴影點了歌喔:))

很讚滴~一起欣賞吧=)


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