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走、再往前走,妳會看到靜謐的山坡

坡上隆起,一個個的小丘,還有矗立著不搖的石碑

妳還會發現,其實不搖的,不只是那些景物

更甚來說,那些事物會隨時間流逝被遺忘,而真正屹立的情感,即使在世紀流轉、歷經無數次的人事更替後,還存在……

存在於,妳閉鎖的靈魂深處……

 

「莉莎,妳可以幫爸爸一個忙嗎?」女孩手裡端著髒盤子,一動也不動的看著父親。

「是,要幫什麼忙?」

「妳能……幫我守護這項研究嗎?」父親的臉上布滿因日夜顛倒來研究,而多出來不符合年紀的紋路。

「是的。」

父親的臉上閃過一瞬間的震驚,他垂下臉的同時,眼裡充滿了愧疚。

 

「對不起。」

那時,父親更希望他一向乖巧的女兒,回絕自己。

 

***

 

「走吧,羅伊和莉莎約會去了,所以我們今天就偷偷去逛街吧!」

偌大的樓中樓,只剩兩個孩子孤獨留守,悶不住夏日的炎熱,徠恩決定帶妹妹出門體會豔陽。

伊亞掩不住嘴角的竊笑,平時她隨性的哥哥就會帶她隨處晃,有時還會出手闊綽的買東西給她。

「好哇!」

一大一小興奮的衝出家門,目的地是最熱鬧的商品街,伊亞打定主意要就這麼玩到天黑再回家。她不想被父母抓住,然後帶她去「晃晃」。

要假裝自己是一個天真、傻傻的小女孩本非難事,她卻將此演繹得天衣無縫,旁人看不出破綻,她自然不必去解釋,只是,要把一頭猛獸栓在心底的囚籠,很難。

這招對馬斯坦古來說,沒效。

有時候,和她最親密的霍客愛反而搞不清楚她的思路迴轉,正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另一種可能則是:研究過女人的人果然經驗值較高。

 

「今天的風不大呢,父親。」

「師父,我和莉莎來看您了。徠恩…說不定待會會過來吧?這會是您第一次看見我和莉莎的女兒吧。」

平時在這片土地上的風颯颯,強勁得凸顯它的淒涼,以呼嘯聲來反襯墓園的安寧,溫和的陽光只反射出翠綠草皮,葉片邊角乾枯的咖啡色澤被光線刻意隱藏去了。

大部分的小土丘上,都擺了或多或少的一束花,陸續有人來來去去。他們卻只站在園中一角,默默交換眼神裡的哀愁。

中午的陽光意外的較不刺眼。

「妳說,徠恩那小子會用什麼方法帶她來?」

「不知道,她一向很聽哥哥的話。」

「好吧,我也相信。走吧。」

即使已逾知天命,閱歷深了,腳步還是會越走越踉蹌。

 

滴。

答。滴。答。

滴。答。滴。答。滴。

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她手裡握著一小株無名花,將之擺放於前一個人的花束旁邊。

「媽咪沒說你喜歡什麼花,所以我採了一朵我在這裡所見最美麗的給你,希望你別介意。好久不見了,外公。」

「外公,這是伊亞,您是第一次看見她……咦?」

「有時我會來看看。」

「是嗎……那…我是要說:你們慢聊,然後走人嗎?」

徠恩向墓碑恭敬的行了個禮,他抬起頭看看上面刻著的文字,絲毫沒有因為風吹雨淋而模糊。

這是一位從未見過面、從未接觸的人,他們卻理所當然的對他抱持敬意。

伊亞甚至很少聽過自家母親提過這位「外公」。

 

「媽咪,妳的背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天真的言論,不偏不倚的戳中莉莎的心房。

「因為……這是兩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很愛很愛我的表現。」

「所以,妳認為這是一件快樂的事嗎?」

曾經,她向她詢問。

曾經,她還無法接受她的答案,現在,她漸漸懂了。

 

「哥哥,這個你拿去給爹地好嗎?」

她遞交給他一個深紫色的布盒子,紫羅蘭色的緞帶僅簡易的在盒上打了個結。

「這就是妳剛才『非得用自己的錢買』的東西?」

「我、我只是覺得每次都要你買東西給我很不好意思……而且,我發現我買錯了,就拿去給爹地好了……」

「既然這樣,我私吞也無妨囉?」他開心的把它收進外套的口袋,準備轉身離開。

「不、不是…」她著急了起來,梨花帶雨的樣子更楚楚可憐了。

 

「這不是妳的真心話對吧。」

 

「咦?咦?你要也是可以給你,可是裡面的東西是…」

 

「是特地幫羅伊挑的?我就知道。」

 

她沉默了。天生的伶牙俐齒現在當機中。

 

「妳明明就很討厭羅伊,為什麼現在卻做出這種心口不一的事?」

 

「我沒有討厭他!」

 

「那妳為什麼從來就沒有在他面前擺過好臉色看?」

 

「我沒有!」她整個人蹲了下來,將耳朵埋沒於雙手和身體間。

 

「即使經歷數千年、幾百個朝代更換、或是星辰宇宙的移位,事實就是事實、是真理!

「妳一直都知道外公和羅伊是鍊金術師,然後羅伊還肩負著整個家國興亡的責任。妳卻因為妳那可笑的荒謬的矜持,抹滅了妳和他之間的羈絆?

「告訴妳!這是親情!一輩子都心繫著妳的親情!」

 

她猛然抬頭,醍醐灌頂的激烈言論,這是第一次從徠恩哥哥口中聽到。

 

「要拿去,就自己給我拿去!!!」徠恩結束他的話語,將原本塞在口袋裡的盒子丟過去。

 

「笨蛋笨蛋笨蛋!哥哥是白癡!手拙!我花了半小時綁好的蝴蝶結歪了啦!!!這可是要給爸爸的禮物耶!!!」

 

徐徐的風,一次、兩次的吹,那停在土丘上的花朵,滾落了石碑。

 

她的哭聲止於他的安慰,他只輕聲說了一句話:

「小笨蛋,羅伊那麼強,絕對會保護妳,這樣還怕他會被威脅?」

 

「我背上的痕跡,是要我絕對不能忘了還有人繫念著我。這是我父親費盡畢生心血的研究成果,為此他幾乎犧牲了所有和我相處的時間,他什麼都不能給我,於是給了我這個。」

「給了妳什麼?」

「給了我他笨笨的父愛,」她勾起微笑,伸手到背後摸著。「他不懂怎麼表示,於是,把他的所有付諸於他唯一的牽掛上。」

「那……我……」

「我的爸爸選擇讓我知道,但妳的爸爸卻看到了我的痛苦。所以,我和羅伊便決定,不讓妳也步入後塵。」

 

「妳知道嗎?全天下的父親,都有一個不會說出口的秘密……」

 

***

 

「大總統,有您的包裹。」

「喔,拿給我好了。真是的,好好的父親節要是哪個人寄恐嚇信或是一疊公文給我就……」

 

紫色的布盒,簡易而雅致的蝴蝶結。內裡是同色調的天鵝絨。

輕軟的盒內,躺著一隻獨一無二的鋼筆。

金屬色,在燈光的照耀下,隱隱透出筆上的刻畫。

 

「……噗哧。」

 

一個軍人彈指的英姿,可愛的被保存在湛藍的筆管上了。

纏旋著筆身的火紅,寫實的記錄了,含蓄的愛。


後記:

哎哎,我依舊是最後一個放上來的人呀

嗯...但我明明很早就動筆了才是...

好吧,雖然不及其他人,但就當作壓軸好了XD

可是旅客們應該只能在8/9日看了OTZ

小的會記得下次寫快一點

 

這裡的伊亞她是以一個「應該成熟」的不成熟心態登場的

她自以為是的體諒,其實是多餘的,倒是讓她爸爸吃了不少苦(笑)

其實在【佐莎】Part of me就有伏筆了,就看哪位認真的旅客有聯想到

想想看是哪裡吧~在你還沒點入連結前^^

在我的認知裡,父親一直是一個不輕易表現「愛」的角色

他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我們大多都會忽略

但這是他默默表現的方式,很含蓄的方式

在此全天下的父親都不會說出口的秘密,就是文末「含蓄的愛」喔^^

 

往事不堪回首,想起小學時被別人的不成熟所傷害...

還是算了,至少我現在很快樂^^

 

吶、可以請大家相信,我,不做作嗎?

 

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琴影
  • 比我想像中還要和平呢...真是太好了(笑)

    嗯、不過萊恩居然那麼激動,到是令人意想不到,
    呵呵,
    可是伊亞真的很惹人憐呢~
    這篇我很喜歡♥←雖然一開始超忐忑


    嗯,我相信妳。
  • 哈哈,能夠圓滿落幕很好呢^^

    阿,徠恩的情緒失控是節目效果,平時的他可很有風度(?)
    至少不會對伊亞大呼小叫就是了
    倒是我寫到我家這兩隻時,妳都怕是虐?!
    (看來我的不良紀錄太多了XD)
    本人我都有給好結局耶
    其實我修過這一篇的結局,原本的比較偏"恐嚇信"XD

    乖乖(抱)
    既然無法釋懷就算了,記著現在吧
    記著有很多很多好朋友的現在^___<

    <3<3<3<3<3
    Thanks❤

    咕嘰咕嘰 於 2012/08/09 19:51 回覆

  • 奈佳
  • 難得看到徠恩這樣0.0
    伊亞是不是在害羞啊?
    :))噗哈:)

    不過我喜歡叛逆文ㄟXD
    因為我也..................
    哈哈!這是秘密不可以說喔
  • 那是徠恩的隱藏版個性,只有在囉嗦狀態時才會併發出來XD
    被妳看出來了,小女生彆扭的笨脾氣♥
    人家就是喜歡耍大小姐脾氣博得爸比媽咪的關注阿

    叛逆文嗎?
    還是跟爸爸媽媽溝通比較好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
    (哎,我又在說教了)(揍)

    咕嘰咕嘰 於 2012/08/12 09: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