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那這個禍是無能上校怎麼闖出來的呢?霍克愛小姐這麼明理,應該不會跟著他瞎起鬨才對?」愛德咄咄逼人的追問。

 

「……出差時,他老是故意只訂一間房間,說不定就是要製造機會吧?」霍克愛搔搔臉,臉上浮起一塊緋紅,似乎還夾雜了一點慍怒。

 

「沒禮貌!」溫莉必殺技出動。

 

「喔~好真實喔……」溫莉笑了笑,對著小寶寶說「哈囉~我是溫莉姐姐~希望你快點出來和我們玩喔~」小寶寶踢踢霍克愛,回應外頭的呼喚。

 

「可是一想到他的未來就覺得很痛苦呀,要瞞著你們的身分很不容易的呀,就算是亞美斯多利斯的窮鄉僻壤,也一定有所耳聞鷹眼和焰之鍊金術師的身分呢,到時候曝了光,你們的麻煩比大還大呢。」愛德看了看霍克愛黯淡下來的眼神,識相的閉了嘴。

 

「沒關係的,你們可是霍克愛中尉和馬斯坦古上校呢!而且還有古拉曼將軍可以替你們擋消息呀……咦~咦咦~!!!難道你們其實沒有和他說嗎?」只見霍克愛的臉色從僵硬變成慌張再變成恐懼最後演變成咬脣忍淚,這過程不到五秒。

 

「我我我們都不敢跟他說說說,他真真真的很很很可怕,說出去大概會死吧。」霍克愛抓著她的肚子開始發抖。

 

豆溫完全不知他們的擔心何在,只覺得他是枚親切的老爺爺。

 

「碰!」巨大的撞門聲響起,三人同時朝門旁又出現的馬斯坦古發出疑問的驚嘆。

 

「上校!您怎麼又回來了?您不是說要回去辦公嗎?」霍克愛面浮青筋,臉龐已經黑了一半。

 

「他他他他他他他來了!!!!!!!!!!古拉曼將軍來了,我在走廊上看見他的身影,他擺明了就是要見見好幾個月都不曾去他家的親愛的外孫女呀呀呀呀呀!!!!!!!!!!!!!!!!」馬斯坦古歇斯底里的又叫又跳,而霍克愛則是絕望的直接跪在冰冰涼涼的大理石地板上。

 

搞不清楚情況的豆溫倆,也似乎感覺到了事態的嚴重性(雖然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好怕的= =)

 

「那該怎麼辦?我不想要現在就和寶寶死在這裡呀呀呀----------

 

「不然去變裝吧!馬斯坦古你快點找出所有厚外套出來套在中尉身上,越多越好!盡量讓她看不出來有那個肚子!」愛德嘰哩呱啦的亂吼一通,馬斯坦古也照他所說衝到二樓翻出幾件霍克愛的冬天厚外套,直接一件一件的穿在霍克愛身上。

 

在霍克愛穿上了白色星星綴在黑色布料上的外套、草綠色的長毛線外套,旁邊還附兩個可愛的草莓吊飾、黑色的風衣、白色的長版大衣,他還記得這是羅伊在她上次重感冒時買給她禦寒的,所以她特別喜歡這一件(又或許是眷戀羅伊的味道?)、橘黃色的羽絨外套,這一件厚的她差點要抓狂的脫掉……時,她整個人已經看起來非常臃腫了,完全分不出來到底是哪裡比較胖了。

 

「很完美!」溫莉在調整了她的上衣下襬時說。

 

「叮叮鈴叮咚咚」令人寒毛直豎的電鈴聲終究還是響起了。

 

馬斯坦古繃緊神經前去應門。

 

「哎呀!古拉曼准將!您怎麼會想到要光臨敝舍呢?」不愧是上校,馬上切換成好客的模式。

 

「那還用說,當然是來看看我久違的外孫女啦,莉莎在嗎?

 

豆溫相對而視,原來古拉曼已經默許佐莎同居了呀?那生個小孩是在怕什麼?

 

「在……她在裡面,阿還有,鋼之鍊金術師和他的未婚妻也來了。」馬斯坦古故意特別強調那三個字-未婚妻,暗示著裡頭那一位孕婦。

 

霍克愛低著頭默默的笑了,她是不可能成為羅伊‧馬斯坦古這個人的未婚妻的,永遠都不可能。

 

寶寶本來就是預期之外的了,她只能默默的守護著馬斯坦古的背,替他排除看不見的困難,這樣的她,還有可能和他結褵嗎?

 

「呵呵呵,是這樣啊,這樣才好嘛,人多才有趣呀,話說回來,我們兩個似乎都翹班了呀?

 

「呵……呵呵……似乎是這樣的,不過我已經把明天的都看完了,而且我還拿了一袋回家批,這樣就可以補足莉莎不在工作岡位上的缺憾了,而莉莎在家時,也會多多少少改一些,讓整體工作得以安然運轉。」

 

「是這樣嗎……我倒是想知道為什麼莉莎會請長假、還會像是刻意躲著我不跟我見面的緣故。」古拉曼慈藹的臉龐上增添了幾抹陰鬱。

 

「先……先進來說吧……外公……」霍克愛深呼吸,該來的總是要來。

 

「那我就不客氣了。」古拉曼壓低聲音,氣氛順時變的黑暗。

 

豆溫感覺到了這股低氣壓,漸漸呼吸不過氣。他們後悔為什麼不趕快逃離這裡,說不定他倆也會遭殃。

 

「呃……將軍您好……」愛德和溫莉結結巴巴的問好。

 

「咦,你們為什麼也在這裡?

 

「那是因為,我們要來看看莉莎姐姐。」

 

「是嗎……莉莎,你怎麼了啊?請長假該不會跟你身上的衣服有關吧?

 

「哈哈哈是的!莉莎她得了重感冒,所以她請假是因為不舒服,沒去見您是因為怕傳染給您,穿這麼厚是因為怕著涼。」馬斯坦古搶在霍克愛回答前就大聲解釋。

 

「莉莎?」古拉曼頭也不看向馬斯坦古,腹黑的表情望向站在他面前的外孫女。

 

「如他所言。我先去泡茶了。」霍克愛急急忙忙轉身,小跑步進廚房。

 

「為什麼要逃呢?莉莎?重感冒的人還穿著一條短褲,上半身包得跟什麼似的,是想掩飾什麼嗎?莉莎?

 

「沒有。」霍克愛站在流理檯前,背對著外公才得以無視他的表情,她流利的應答,手裡拿的托盤上擺著泡好的紅茶一杯。

 

「呵。你們不用這麼緊繃,坐下吧。莉莎,你過來。」

 

「是。」霍克愛走近古拉曼。

 

「現在是夏天哪,這間房子也挺溫暖的,把你的外套脫下來吧,嗯?」古拉曼瞪著霍克愛,命令著。

 

「……是。」

 

霍克愛雙手握拳,早就知道不可能瞞的住,其實也不用在這裡苟延殘喘,早死早超生。

 

她深吸一口氣,脫下白色的長版大衣。

 

冷風。

 

脫下黑色風衣。

 

冷風凜冽。

 

草綠色長毛線外套。

 

冰雪交加,寒風刺骨。

 

「唰!」四人有志一同的在古拉曼面前跪下,異口同聲的說「對不起!

 

愛德os:X的,這完全跟我沒關係吧?我幹嘛跪?

 

溫莉os:溫莉姐姐,馬斯坦古先生,你們要活下去呀!

 

霍克愛os:好痛。

 

馬斯坦古os:X!莉莎我下輩子一定要娶到你!

 

霎時,古拉曼臉上的冰霜加劇,臉色比烤焦的豬排還要難看。

 

「莉莎,我可不記得把你教成隱瞞一切真相的人哪。小子,如果你闖了禍,卻不敢面對的話,那我可得沒收莉莎了呀……」

 

 

「是。」馬斯坦古捏捏霍克愛的手,發現她的手心全是汗。

 

「呵呵,起來吧,我只希望你們不要不告訴我,其他人方面我會賭上自己的一切,幫你們隱瞞的。」

 

豆溫鬆了一口氣,首先站起來,馬斯坦古爬起來後,想扶起霍克愛。但是他感覺到身旁的人早就變得全身無力,微微縮在地板上。

 

「莉莎?」馬斯坦古緊張的呼喚。

 

「好痛……」霍克愛掙脫馬斯坦古的手,抱著肚子縮瑟在自己懷抱裡。

 

四人同時大叫:「啊!醫生!

 

佐莎的小傢伙,想要好好玩玩了。


--------------------------------------------------------

後記:

還是沒想到哪

小傢伙的名字

還是就叫他小傢伙好了((啊~到底是公主還是王子呢?那可得看向之後的啦

謝謝看了這一篇

要下車的旅客可以靜靜下車

如果能不吝指教的話

還真是謝謝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