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站在家門口,如此稀鬆平常的事,因為霍克愛的手中多了一個沉甸而顯得喜悅,馬斯坦古手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領著母子進家門。

「歡迎光臨!寶寶!這裡是爸爸的豬窩喔!下次再帶你去看媽媽的家吧!」從醫院回來的路上,霍克愛一直笑盈盈的,對於終於能回家和終於可以回去上班趕到雀躍不已。

「莉莎,怎麼說我們溫暖的家是豬窩呢?」馬斯坦古放下包袱,接過寶寶時咕噥了幾聲。

「那我們要先回去囉!」還待在門外的溫莉和愛德說。

「咦?你們已經買好房子了嗎?

「還沒耶……所以等一下要先去找旅館。」溫莉邊對寶寶揮揮手,邊回答霍克愛。

「那你們來住我們家呀。」

「算了吧!我不是當電燈泡的料!」愛德酸回去。

「算你明理,」馬斯坦古走到門邊的櫃子旁,在上頭的小抽屜翻翻又找找,拿出一把鑰匙「那莉莎的家就借給你們住吧!

「上校,請問您為什麼有下官家門的鑰匙呢?」霍克愛見狀,嘴角微微抽搐的問。

「哈……哈……哈……那種事就別在意了嘛……喔!別衝動啊,放下你的槍,會嚇到寶寶的。」

霍克愛把手上的兇器放下,回瞪了馬斯坦古一眼「那,就這樣吧,我的家先借給你們住,雖然很小,但是該有的東西都有,電跟水正常使用就可以了。」她溫柔的提醒。

「嗯!掰掰!」溫莉關上門。

家裡又恢復原有的平靜,他們都能清楚聽到彼此的呼吸聲。

「吶,莉莎,我們……還要這樣嗎?」馬斯坦古從霍克愛背後抱住她「還是要維持著『上司和下屬的關係嗎』?

「上校,請您放開我……」雖然這麼說,但她一點也沒有掙扎的意思,只是靜靜的讓馬斯坦古嗅著她的味道。

突然,馬斯坦古放開了她,讓霍克愛頓然不知所措,她慌張的轉過頭,卻被馬斯坦古用一記深吻堵住脣。

「你……一直都會像剛才那樣慌張的回過頭,我不喜歡看著我深愛的人皺眉的找尋著她該得,卻又不敢追尋的東西,因為你的不主動,不是讓你吃了不少苦嗎?那,我的存在就是適時解放你的壓力呀!我不喜歡看我喜歡的人不快樂。」馬斯坦古凝視著霍克愛,抓著她的身體,讓她正視他的眼睛。

「走吧,去吃晚飯吧。」霍克愛撥開他的手,走向廚房。

「逃避呀……好吧!我們來吃晚飯吧!今天是親愛的老婆下廚嗎?」馬斯坦古賊兮兮的跟在她後面。

「誰是你老婆啊?……算了,今天吃焗烤南瓜螺旋麵,好嗎?」霍克愛在翻找冰箱的同時問著。

「你做的,我都喜歡!

 ---------------------------------------------------

晚了,大家看的都是一樣的星空、一樣的夜景。

霍克愛坐在書桌前,細細端詳自己和羅伊的照片:

一個禮拜前,她在廚房做飯時,突然被拿著相機的馬斯坦古撞倒,她生氣的用鍋鏟卯他的頭,警告他她是孕婦的事實,但他只是笑了笑,摸摸她的肚子說,我們應該為我們的寶寶拍下更多照片,就按下快門。

一年前,令兩人都心煩的情人節,他們苦惱於桌上成堆的情書:一個是因為專情於他,一個是因為考慮到她。

十二年前,當她還是個十一歲的小女孩時,她與他的初次對話,是在飯桌上抱怨老霍克愛吵焦的菜時。那時,他被揍得好慘,還被丟了出去,不過,不久後,莉莎就又撿回了他。

「好多喔,我們在一起的日子。」馬斯坦古輕輕環住霍克愛的脖子。

「是啊。」她偷偷抹去幾滴淚,吸吸鼻子。

「怎麼了?為什麼要哭?一起在這個美好的時光裡,不是很好嗎?」他也輕輕替她拭去她臉龐上滑下的一線水痕。

「我沒有哭。」她又吸吸鼻子。

「不要逞強。我說過了,我不喜歡你壓抑自己的情感,被迫讓自己不能去追尋自己喜歡的事。」他用自己的臉頰貼上霍克愛的,好冰!他想。

「不要寵我。我會忘記自己的本分。」

「那就忘吧!跟我一起逍遙,不是很好嗎?

「不要吵啦!」霍克愛難得的露出笑容,那樣的笑令馬斯坦古煞時忘了呼吸「拿你的溺愛去寵你兒子啦!」她推開他,把他推到嬰兒床前。

木製的。沒有塗上油漆的表面沒有亮光。這是古拉曼送給他的床。

「不要。」馬斯坦古馬上擺出一張臭臉。

「為什麼?他不是你兒子嗎?照理講你應該好好愛他才對呀。」

「才~不要勒!」馬斯坦古戳戳寶寶的臉「他搶走我的莉莎,我才不要對他好勒!自從他出生、我知道他是男的的那一刻,我就警覺起又多了一個情敵了。不過呢,這次來的是個狠角色,因為,莉莎會無條件抱著他,莉莎會無條件餵他喝奶,莉莎會無條件念故事書給他聽,莉莎會無條件陪他玩……」

「少無聊了啦!幼稚鬼。又不是小孩子們在搶媽媽。」他的一番話,又逗她笑了。

「但是,莉莎都不會對我這麼好。」他無賴的鑽進霍克愛胸前,就算被打也不離開,他知道,她刻意的放輕力道,就是不希望他離開的最佳證明。

「自私鬼,要學會分享了啦,你幾歲了啊?」霍克愛細長的手指放在他頭髮上,輕輕的拍了拍。

「有本事,來搶吧,我接受你的挑戰!

 

一直以來,都是你守護著我

而我,卻放任你在暗處哭泣

現在

把你交給我吧

你能夠放手去追尋你所追尋

是我樂見的

我會守護著你

寵愛著你

我可以自私的為了你

愛不用太多

這樣 就好

---------------------------------------------------

 後記:

這一篇就是私心x溺愛的最後一章

能夠寫完真是太好了((能夠有人看完也真是太好了

還有

怎麼我家的分隔線每一篇都不一樣啊

真是撞鬼了= =

謝謝閱文:))

對了

這次因為正文較少

那就來個極短篇大放送吧!!((呵呵,沒看到後記的人真是吃虧了啊

(真搞不懂這大嬸是在自戀什麼= =)

以上。

番外:調教

「徠恩,不要哭了!乖乖喝完你的奶奶,快點去睡了好嗎?爸爸拜託你了!今天是媽媽做菜耶,讓我去幫忙媽媽啦。」

「算了吧你,你進來又會搞得雞飛狗跳。吶,把菜端到桌子上,我來餵吧。」

馬斯坦古喜歡看霍克愛調教徠恩,因為,他會有莫名的快感。

「來,快點喝一喝,媽媽和爸爸要去吃飯飯了。」

哭,看來是不喝了。

「喝。」

哭。

「喝。」霍克愛掏出槍,在徠恩面前開始上膛。

「喝?還是......」徠恩看著他的媽媽露出腹黑的表情,他知道自己不妙了。(很好!遺傳到馬斯坦古用槍即可的解決一切事方便性!)

「好乖呦,你看,這不就喝完了嗎?」霍克愛瞄向馬斯坦古「是你太沒用了啦。」

「好好好。去吃飯吧!」

「嗯。你就自己玩吧。」霍克愛把他放回學步車裡,讓他開心的自己晃來晃去。

飯桌上。

「上校,請問您的公文呢?」

「吃飯時不要說些掃興的話,會倒胃口。」

「公文呢?」舉槍。

「燒......燒......了。」

碰,晚餐時間,一個年輕有為(?)的生命就消失了,而在槍響裡,還伴雜著細碎的嬰兒笑聲。


好,真的要謝謝閱文了:))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