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莉莎是我的!」徠恩巴著媽媽的腰,因為他不像他爸爸一樣高,可以抱住整個霍克愛。

「才怪!莉莎是我的!是偉大的羅伊‧馬斯坦古的所有物!」站在徠恩旁,是跟他一樣幼稚(在某種程度上來講,他應該更幼稚)的爸爸。

被兩個幼稚鬼纏住的莉莎,習以為常的站在流理檯前洗早上買回來的高麗菜葉。

今天的午餐要吃什麼呢?莉莎想著,她完全無視於身上黏著的兩坨肉。

「我的!」徠恩還不放棄,繼續鬥爭著。

「少來!不然,我們來比賽,看誰得到最多的莉莎!」

「好啊!我絕對會贏羅伊的!你先準備好敗選謝詞吧!」

莉莎和羅伊,都看這五歲的小孩如何應對他油嘴滑舌的爸爸。

「我先吧!」羅伊開口「我認識莉莎最久,已經有差不多兩百年了,」他又對徠恩笑笑「而你呢,是五。」

「不要亂說啦,我哪有這麼老?」莉莎笑笑,嬌嗔的臉紅。

「我們一定是從上輩子就認識了!」

「那我呢,住過莉莎的身體裡,住了兩百七十八天,但是你,」徠恩身出他的手指,比了個圈圈「零。」

羅伊對莉莎咋了咋舌,似乎在埋怨莉莎。

「又不是我的錯!」

「徠恩一分!」

「我吃過莉莎做的情人節巧克力蛋糕。」

「我喝過莉莎的母乳!」

羅伊又以怨懟的眼神望向莉莎,似乎在抱怨她都不給他喝。

「你又不是嬰兒!」

「徠恩兩分!」

「我親過莉莎的嘴唇和臉頰,而且是紅紅的蘋果臉!」這次徠恩先開口,搶先說出了自己的。

「哈!你還太嫩了!」羅伊摟過莉莎,在她的耳垂上烙下一吻「我,親過莉莎全身~上下!」

莉莎瞬間紅了整張臉,但是讓色鬼父子看得好爽。

徠恩有自知之明的舉雙手投降「好吧!羅伊一分,但是,我還是會贏你的!」

「我去過莉莎的家,也去過你外曾祖父的家。」

「哈!你根本就太嫩了!」徠恩搖搖食指,笑笑「我不只去過莉莎家,也去過外曾祖父家,還知道莉莎藏內衣褲的櫃子在哪裡。」

「那又怎樣,我也知道啊!」

「喔?那你知道莉莎有一套全新的貓耳內衣嗎?還知道搭配一套的內褲上有尾巴嗎?肯定不知道!因為那是新的!」

徠恩得意的笑了笑,無視莉莎無地自容找洞鑽的樣子。

羅伊疑惑的望向莉莎,不敢相信真有此事。

「徠恩三分!」

「我要走了,再站在這裡我會想去跳樓。」莉莎轉身走到砧板前,開始切蘿蔔。

羅伊和徠恩對視,繼續走到莉莎身旁,巴住她。

「繼續。」

「好。那......我要搬出秘密武器囉!哈哈!說出來會嚇死你!先準備好敗選感言吧!」

「什麼?我不相信羅伊這麼無能,不可能會贏我的!」

這句話讓羅伊沮喪了一陣子,大概是零點三秒,接著他抬起頭,發言。

「我......哼哼......和莉莎xx過!哈哈!你輸了!」

只聽見莉莎啊的叫了一聲,原來是菜刀落在手指上了。

「哎呀,我不知道莉莎對xx那麼敏感耶,真是不好意思!我看看,還好不嚴重,包紮一下就好了。」

「你幹嘛對小孩子說這種事啦!!!!!!!!!!」莉莎擒著淚,對羅伊大吼。

徠恩莫名的望向莉莎,用眼神問她那是什麼意思。

莉莎哀痛(有一部分是因為手指)的望向徠恩,拜託他別問。

徠恩賊賊的笑了笑,點頭不問了。

「羅伊一百分!好了!比賽結束,誰先到餐桌誰就是下一個贏家!」

話還沒說完,兩個人就一齊跑向飯廳。

莉莎,在包紮完手傷後,繼續無言的做午飯。

----------------------------------------------------------------

「莉莎睡著了嗎?」

「睡了。倒是你,小孩子怎麼還沒睡?」

「老人不是都早睡早起嗎?你怎麼還沒睡呢?又怎麼每天都賴床呢?」

「因為我還很年輕。」

徠恩鄙夷的看向羅伊「羅伊,我問你喔,xx是什麼意思?」

「莉莎叫我別說,你就別問吧!」

「......」

「徠恩,我問你喔,為什麼你都不叫莉莎『媽媽』?」

「......莉莎說不准叫啊。」

「那為什麼莉莎說不准叫?」

「我不知道,為什麼啊?」

「算了。小孩子睡覺去。」

徠恩喔了一聲,走回自己的房間。

羅伊躺回床上,熄了夜燈。

他看著莉莎顫抖的背,知道她在偷偷哭。

「好了,別哭了,你是一個好媽媽的。」羅伊抱住莉莎「就算不能讓別人知道,徠恩還是很愛你的,我也是喔。」

 

----------------------------------------------------------------

後記:

好早了啊((望向指著十二的時鐘

寫完這一篇

前面蠻亂來

但是後面的感情很真摯的文章

我發現我好想哭喔((不過我沒小孩耶

不知道我媽在照顧我時

是懷抱怎樣的心情呢((看看星空,哈囉~媽媽,你去哪兒做神仙了呢?

但是能聽到小孩叫自己媽媽

還是最幸福的吧?!

 

隔天,連太陽都還沒起床,莉莎也還沒起床,羅伊就不用說了。

徠恩卻悄悄爬下床,轉開莉莎的房門鎖,爬到莉莎床上。

「媽媽,我最愛你了。」說完後,親了一下,趕緊又逃走了。

羅伊和莉莎等徠恩跑掉,關起門後,雙雙坐起來。

「那小子臉紅了耶。」

莉莎笑了笑,摸摸臉頰上,還沒褪去的溫熱感。

 

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