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點了。

大家都下班了,連老是拖到月亮高掛才回家的馬斯坦古也準時走。

真是嚇死大家了。

但他的副官到是很開心,不必好晚好晚才在整理家務。

「上校,那下官先去開車了。」

「嗯。」馬斯坦古把外套披上,跟著霍克愛走出辦公室。

裡頭剩下的其他人,還魂不守舍的不敢相信看到的事。

***

「嘖。」霍克愛看看油表,油量已經用罄。

「怎麼啦?沒油了?真奇怪。」

「那......?」

「走吧,散步回家。」

***

夜風涼涼的,兩人總是坐車回家,所以鮮少感受的到。

並肩。

黃昏的光線是溫暖的橘黃色,照在黑色的大衣上,卻完全顯現不出溫柔。

「中尉,我好像很久都沒有準時下班了,而且也很少這樣散步回家呢。」

「因為今天的公文比較少,而且您也『幾乎』沒有偷懶的緣故。」

今天難得的,是霍克愛只對馬斯坦古開了兩槍,哈博克還嘲諷的報出歷史以來最多的紀錄。

五十四發。

「哎呀,莉莎好嚴肅,這時應該別拐彎抹角,好好稱讚我一下才對。」

「屬下做不出這麼無禮的事。」

沿途看見了一家露天咖啡廳,馬斯坦古提議進去坐坐,被霍克愛婉拒了。

還沒走到一半,已經天黑了。

「上校,如果我們再用這種散步的走法回家的話,恐怕七點半還回不了家。」

「沒關係,我喜歡這樣的感覺,吹吹風,看看夜景,牽牽手,倒也挺好。」

馬斯坦古牽起霍克愛的手,她稍微畏縮了一下,但最後還是握住了他的。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們不是上司和下屬的關係,有可能是一對戀人呢?」

「......」該說什麼好呢?自己有沒有想過,其實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曾經在夢中,她以為自己和他有一個家庭,有一個伶牙俐齒的小孩,整天和馬斯坦古鬥嘴。

但是醒來後,還是在那個只有黑色疾風號陪的小公寓。

好空虛啊。

「很難回答嗎?算了,不重要,我不喜歡如果,我想要真的可以發生的事。」

霍克愛抬頭看了看他。

「這算變相的告白嗎?」

「不知道。但如果說是你會拒絕的吧?」

「是。」

終於到大樓門口了。

***

霍克愛向馬斯坦古鞠躬道別後,自行離開了。

馬斯坦古還站在原地,用剛才牽過霍克愛的手撫向嘴唇。

「變相的告白......原來莉莎想要這個嗎?」他笑笑。

***

一連好幾天的下班,他們都散步回家。

理由還是車子沒油,不過霍克愛沒有問為什麼不去加,因為她自己也享受在這樣的氛圍內。

「中尉,每天都散步回家,你覺得怎麼樣呢?」

「沒什麼不好的。」說完緊緊捏住了馬斯坦古的手。

***

「嗯?」站在霍克愛家門前,他看向欲言又止的霍克愛。

「好害怕。」

「怎麼了?」

「我好害怕,自己會失去這樣的一切。起床只感受的到陽光,回家只感受的到月亮。但是,」

「但是?」他握緊拳頭。

「......沒事。」她低下頭,裝作在找鑰匙。

馬斯坦古輕輕扶起她的頭,送給了她軟軟的一個吻。

「不要怕,我們可以一直永遠這樣。你如果怕寂寞的話,就來住我家吧!我可以陪你,你也能陪我,這樣就不寂寞了。」

「呵......好感動......你讓我有一瞬間以為是真的。」

「我不介意是真的,我希望發生。」

「還是不了吧。」

「......理由?」

「我喜歡......你陪我散步的感覺。」她說完,踮起腳尖,用自己的脣貼上他的。

一席話,馬斯坦古還沒消化完,她就已沒入家門那一頭的黑暗裡。

門板那一頭,她的心,還抨抨亂跳。

----------------------------------------

後記:

哎呀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

好吧

謝謝閱文:))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