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往常的,霍克愛在起床梳洗完畢後,起身走出家門。

她的目的地是隔壁隔壁間,她的上司羅伊‧馬斯坦古的家。

不用按門鈴,因為手上就握有鑰匙。

她迅速的開啟門,迅速的關上門,迅速的走到二樓。

「上將,請不要再賴床了。趕快起床梳洗,您的上班時間快到了。」

那一坨棉被沒有動靜。

「莉莎,你來了喔。早安。」他的兒子徠恩抓著牙刷,嘴裡都是泡沫。

「喔,徠恩。早安,今天是你要上小學的第一天,要好好準備喔。」

「對呀,所以我就叫羅伊快起床,可是他還是在賴床。」

霍克愛稍微皺了皺眉頭。

「好,那你先去刷牙,我來叫他。」

霍克愛舉起槍,正準備要上膛時,徠恩又說了:

「莉莎,你和羅伊...會來嗎?」

霍克愛遲疑了一下,她放下槍,轉過頭面對徠恩。

已經六歲了呢,這個跟馬斯坦古一樣有著黑色頭髮的小孩子。

但是他有著她的冷靜沉著,還有她眼睛裡溫柔的巧克力棕。

「我想...應該不會吧...但是溫莉會帶你去呀。」

「喔...你是說只有我的保母溫莉會帶我去是吧。好吧。」他眼裡全是失望,看在霍克愛眼裡只有一種感觸。

好難過。

「那個...」霍克愛還想說些什麼。

「畢竟莉莎是上校嘛,而羅伊又是上將,兩個人都很忙的呀,我能體諒。」

「......謝謝。對了,你要記得帶我上個禮拜幫你買的色鉛筆喔。」

「嗯。」徠恩轉身,走回浴室。

霍克愛看著他的背影,腳像是生根了似的,一直站在那裏不動。

等她回神過來,發現馬斯坦古居然起床了,坐在床上看著她。

「我說...我的副官呀,身為父親的我,如果在上班時間翹班去看小孩,你會介意嗎?」

「會。請您快點去梳洗,上班時間...要到了。」

牆上的時鐘指在七點四十九,馬斯坦古最好有辦法在十一分鐘內刷完牙換好軍服吃完早餐然後開車到司令部最後在八點前準時出現在辦公室。

不可能的。

於是她自暴自棄的打算就這麼遲到了。

「莉莎,你不走嗎?」不知何時,馬斯坦古居然已經刷完牙換好軍服吃完早餐了。

「咦?上將您何時......」

「在你發呆的半小時內。真是的,怎麼想徠恩就可以想那麼久?真是忌妒死我了,你從來就不會想我那麼久...走吧。」

「是。」

徠恩站在樓梯旁,靜靜看著爸爸媽媽出門。

***

「怎麼啦?徠恩同學?你會緊張嗎?」

徠恩看向外頭棕色的身影。

那是一件棕色的連帽外套,總是被羅伊丟在書房的椅子上,平常的莉莎絕對會收起來的,而她卻只放縱那件外套就這樣躺在那邊。

偶爾她還會穿著那件外套在靜默的夜空裡看書。

所以上頭沾滿了她的味道。

莉莎從不擦香水,但是身上總是有一股說不出的清幽香氛,不是刺鼻的人工香精,那個是媽媽的味道。

但是...現在是怎麼回事啊?外頭那個人,穿著莉莎的外套,把帽子戴起來,還帶著一副棕色鏡片的太陽眼鏡,上半身隨便搭了一件衣服,下半身穿著白色短褲,還穿著夾腳拖,雖然是這麼鳥的打扮卻還是讓人看得出真面目是一個年輕的大帥哥,這個人不就是...

羅伊嗎?

徠恩趕緊在羅伊身旁掃描一圈,似乎都沒看到那個總是跟在羅伊身旁的副官。

阿哈!這不就看到了嗎?

她站的地方離馬斯坦古稍微有點距離,是幾乎在教室外快二十公尺的操場上。

但是...現在這樣又是怎麼回是呀?她穿著一件黑色連帽外套,不過徠恩知道那是羅伊的,而帽子也蓋住了她夾起來的金色頭髮,太陽眼鏡是紫色框的,因為拉鍊拉起來所以看不清楚上衣穿什麼,但顯然是一件萊姆色的長版T-shirt,褲子則是牛仔布做的七分褲,鞋子則是一雙黃綠色的娃娃鞋。

他還記得自己小時候和羅伊偷偷去玩那雙鞋子上的蝴蝶結,結果把它們弄掉了,羅伊雖然說要用鍊金術把它恢復原狀,但是徠恩還是用自己的力量把它們黏回去。

莉莎後來雖然發現了,但是卻裝作不知道。但徠恩很清楚,那時的莉莎演技真是爛到不行,因為他後來聽到莉莎拎著那雙鞋,走到他房門旁偷偷笑了幾聲。

「謝謝。」他悄聲說出了那時莉莎說的話。

徠恩深吸一口氣,似乎正巧和外頭的羅伊對上了眼。

微笑。

羅伊走到莉莎身旁,硬是把她拉來教室窗戶旁。

莉莎藏在太陽眼鏡底下的眼睛在和理智抗拒,是要冒著被發現的風險上前看嗎?但顯然她輸給了羅伊的力氣。

「喔,看起來好年輕的媽媽喔,你幾歲呀?」窗台旁有一位中年的婦女問。

「2...28...」她刻意壓低聲音。

「哇!還沒三十喔!真是的!我都已經40好幾了呢!哈哈!」

「呵...呵呵...」她尷尬的搔搔臉。

「別害羞呀~過來一點才看的到,你小孩是哪個啊?」

莉莎握緊拳,她深吸一口氣,一秒後,她肯定的回答:

「台上的那個!」

徠恩聽到了。那不是很大的聲音,他必須專心才能聽得到。

羅伊把頭撇過去,笑笑。

「怎麼啦?發生什麼事了呢?你可以報告了呀!」

「嗯!我是12號,徠恩‧馬...麥司丹,嗯...羅伊的工作是...上將...兼鍊金術師」他把到口邊的「焰」吞了回去「莉莎的工作是上校兼...狙擊手...」

「鍊金術師?」

「狙擊手?」

「哇...看來還真有來頭...」

「太太,你是狙擊手喔?又還是上校?這麼年輕?看不出來耶。」

「呃...」

「哈哈哈!沒錯!而我就是他那個上將兼鍊金術師的老公...啊!幹嘛打我?」羅伊倒是很大方的承認了。

「上將,請別忘了現在是上班時間,屬下是來請您回去的。」爾後,她還用眼神傳遞了一個「我不是你老婆!」的訊息給他。

「他們兩個都是超級大忙人,所以都沒什麼時間陪我,下班時間也總是和我的睡覺時間卡到,」

兩人都瞬時閉了嘴。

「從小我就是保母帶大的,莉莎和羅伊幾乎沒有時間照顧到我,但是,我發現那是因為他們在追尋夢想,」

「夢想?」

「他們是在追尋夢想,但顯然我是他們的阻礙。」

「不...不是的...」莉莎抬起頭,著急的澄清。

「儘管是阻礙,他們還是用盡心力照顧我,用最少的時間陪我學習,莉莎寧可等我睡了才打掃家裡,她也不要浪費任何一秒來錯失陪我長大的機會,羅伊雖然比較懶啦...」

「懶?這小子不想活了啊?」

「可是他還是陪著我玩,陪我胡鬧,陪我做傻事,他也寧可賴床,讓莉莎用子彈叫醒他,卻還是會陪我熬夜...」

站在莉莎身旁的中年婦女對莉莎笑了笑「看來你們的教育很成功呢...」

「因為謝謝他們,所以,我想要......也成為一個能夠輔佐他人、照顧他人、關心他人的人...!但是,我還是沒想到有哪些職業是這樣子的耶...應該...以後會知道的吧!」

他的目光炯炯有神,說完時還向外頭的兩人豎起了大拇指。

「哎呀,真是可愛的小孩子,不過呢,上將和上校的小孩,還是不適合曝光是吧?」

「如果您可以不向我們收封口費的話,那真是萬般感謝了。」

「嗯......我們這一班的談話聲音,別人是聽不到的吧?」中年婦女向身旁的家長們眨了眨眼。

默契盡在不言之中。

***

「喂,上校和上將怎麼還沒回來呀?」

「還不是因為去看『他』了?」

「你說那個之前出現在上將家裡的小孩子嗎?他們幹嘛不直接承認就好啊?」

「不知道,總有一天會說的吧...?話說回來...真是沒想到上校這麼年輕就當媽媽了呢......」

「哈!這世界上又少了一個美女可以追了呢!」

「......從他們認識時,就不能追了吧?」

-------------------------------------------

後記:

我是一個寫文章老是會離題的阿桑

寫到最後才發現根本跟標題尬不上

趕緊在結尾下點功夫

哎呀

要返校還寫到一點

沒救啦我((撞牆

來個極極極短篇吧!


「莉莎,你今天和羅伊來的時候,為什麼不是穿軍服啊?」徠恩在夾第二顆紅燒獅子頭時問。

「因為太醒目了啊。」

「但是沒想到你還是說出來了,這樣變裝不是就沒效了嗎?還虧我特地穿著莉莎的外套呢。」

「外套怎麼了?」

「呵......」羅伊賊賊的向兒子偷笑,他也回了一記眨眼。

「不准說...上將您很久沒吃子彈了吧?要不要今晚就來加菜呢?」

喀喀的上膛聲響起。

「不了...我想生吃莉莎~」羅伊不怕死的在莉莎臉上啄了一下。

「!!!!!!!!!!飯粒啦!!!!!!!!!!」

碰!


謝謝閱文:))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