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鋼筆的蓋子蓋上的聲音。

霍克愛上校在辦公桌前坐立不安,她瞪著公文,一隻手用著鋼筆,一隻手寫字的聲音愈來愈大,批改的速度也愈來愈快。

「喀!」開起來又蓋上。

已經重複了N次。

「387。」法爾曼邊看紙張,邊數著蓋筆的次數。

馬斯坦古憂心忡忡的看著霍克愛,不只是因為她玩筆,他拿起一份批改好的公文來看。

天啊,鬼畫符

霍克愛從來不會這樣,這可以媲美她懷孕時打瞌睡,一樣的罕見。

普雷達目瞪口呆,他拿起混在書報夾裡的一本筆記本,封面寫著「莉莎‧霍克愛的絕對不可能事蹟」,記了下來,他看看裡面的日期,在「他」還沒出生前,記錄幾乎為零,在「他」出生後,記錄飆增為153,平均每兩個禮拜就新增一樣。

他在本子裡寫下-公文鬼畫符、玩筆。

馬斯坦古就這樣站在她面前,一動也不動的低頭看著她。

但她「專心」到沒發現面前的龐然大物。

或許是在想別的事情,她不知道自己的字從工整,變成潦草但還看的懂,現在演變為鬼畫符,而且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字詞,根本構不成句子。

missing(失蹤)

abduction(綁架)

traffickers(人口販子)

death(死亡)

寫到最後一個字時,她加重了力道,點出的墨水讓整張紙染上了顏色。

「上校。」馬斯坦古終於看不下去了,他出聲以表示他的存在。

她沒聽到,但緊皺的眉頭似乎更深了。

「霍克愛上校!我在叫你!」他提高了分貝,卻只是換得她左手鋼筆掉落的代價。

「喀!」掉落的聲音乾脆又清晰,墨水還因此整個灑了出來。

大理石地板染上了一層海藍,霍克愛無視這一切。

「莉莎!」馬斯坦古用力拍了霍克愛的桌面,「碰!」的好大一聲,震得偌大的辦公室裡所有人都抬起了頭。

「是!」霍克愛猛然抬起紅了眼眶的臉,嚇了一跳的她把另一隻鋼筆甩到地上。

「你看看你,」馬斯坦古指向她塗得亂七八糟的公文上,大大的death「你腦子裡在想什麼啊?為什麼會在公文上寫出這種東西?

「是...屬下...屬下...分...分心了,屬下會...專心辦公的...」霍克愛哽咽的回答,有種緊張的氣氛瀰漫在馬斯坦古和霍克愛之間。

馬斯坦古咬牙,他眼看霍克愛畏縮的眼神,還有那牙齒用力咬著嘴唇,力道之大足以滲出血絲。

 

「他不會有事的!你自己不也這麼說嗎?」他抓住霍克愛的肩膀,輕輕的搖著她,搖醒她渾沌的腦袋。

***

「喂。」維爾杰拉住徠恩的衣領。

「蛤?我們進去問啊。」徠恩不解的歪著頭,他用鞋子踢了踢地上的砂石。

「白癡啊。你以為有人會理你這種小孩子嗎?再說,就算真的進到裡面,找到叔叔阿姨了,你要跟他們說什麼?說耶~我翹課了,帶我去吃冰淇淋吧~這樣嗎?還是你要揪著他們的衣領說,你們最近都忽略我了,我很不爽,快放下手邊的工作陪我玩!拜託你別這麼幼稚好嗎?」維爾杰扯著他的領子,吼著他。

「說什麼啊你?!你是什麼東西?!不懂就不要亂講!自以為自己生長在幸福快樂的家庭就可以囂張,不要瞧不起我!」徠恩舉起握拳的右手,往維爾杰的臉上揍下。

維爾杰靈敏的閃過那一拳,抓住他的手,冷靜的應答「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太激動了,我一點都沒有瞧不起你的意思。」

凱德把臉撇過,注意著附近有沒有人在看。

「那為什麼要說那種話!我沒有不爽!」徠恩一個字一個字清楚的念出。

維爾杰沒說話。

「嘖。走吧。」凱德和維爾杰對視一笑,維爾杰想著他和霍克愛阿姨的個性真像,都是不願說出心裡話的嘴硬派。

靠著嬌小的身材,躲過了軍人們的眼睛,彆扭的三人晃到大廳。

又晃到二樓。

三樓。

「哎呀,這樣要怎樣才能找到他們呢?」

「你想...就...不要一直...」忽然,從一扇門後傳來了諸如此類的聲音。

徠恩向他們始了個眼色,因為他聽到了羅伊的大吼。


--------------------------------------

後記:

巴死我吧

寫不完

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