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久未發言的徠恩。

當發現是我的第一人稱時,各位看官就要做好心理準備,我又來閒話家常(爆料)了。

不免俗的當然是我家那對啦。

那,就讓我用故事的方式告訴你們吧。

 

-

 

最近每天都在下雨。

還不是濃情綿綿的毛毛雨,而是出門就算帶傘,也會讓你變瘋子的暴雨加狂風。

我們這家三口子,每天都躲在家裡放假。

雖然莉莎可以用嚴刑逼羅伊批改放假前就堆積如山堆到家裡來的公文,但她沒那麼做,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忙──

不過前提是,我以為羅伊得了重感冒──理所當然的,照顧的重擔就落在她身上。

我很孝順的學我爸爸把功課堆積如山到家裡來,讓莉莎更加焦頭爛額。

現在回想起來,還好我這麼做了,不然稱了羅伊的意,我不就虧大了?

啊,很抱歉到目前為止我都沒有說清楚事情的原委,我這就告訴你們。

 

「莉莎,為什麼羅伊都不來樓下呀?」基於兒子的本分,我這麼問了。

她皺了皺眉,把早餐的盤子端給我後說:「昨天他回來時淋了雨,感冒了。」

我趕緊低了下頭掩飾我的笑,我們家這位單純的媽媽總是會被這狡猾的爸爸用小手段拐騙。

「是真~的嗎?」

「嗯,是重感冒呢。」

莉莎的語調明顯沉重。

害我也不由得擔心了起來。

當晚,我便趁著睡意來襲之前,想說盡點孝道探視一下,順便查看某個放羊的大叔是不是對某個人喊了狼來了。

扣扣。

門緩慢的被打開。

 

「嗯?這不是小徠恩?還沒睡,有什麼事嗎?」羅伊有點沙啞的嗓音在開了門後,傳出。

「感冒了?」

「哈,讓你發現了,這可不是我很虛啊。」

他的臉上暈開著大片紅。就像是發燒的症狀那樣。

「原來這次是真的......」

「什麼?」

我專注的盯著他的眼睛,不好意思重覆一次剛才的話。

「這時間,小孩子該睡了呢。」

他的雙手搭上我的肩,把我轉了180度,正對著我的房間門口。

「晚安,親愛的兒子。」

 

故事快說完了,想必還是有人不太了解我想表達什麼吧。

就讓名偵探徠恩為您稍作整理:

疑點一:他在說「晚安,親愛的兒子」時,顯得有點極促,彷彿有什麼不能讓我看到一樣。

疑點二:他在把我轉身時,手的力氣和平時沒有兩樣,而且快得讓人措手不及,彷彿有什麼不能讓我看到一樣。

疑點三:他刻意強調小孩子這三個字,意思就是我在此時不能靠近他們的房間,彷彿有什麼不能讓我看到一樣。

疑點四:他的臉上有著大片紅暈,我們可以合理懷疑除了感冒發燒之外,還有另一種原因會導致。

疑點五:重感冒到發燒,還無法下樓的他,應該不會來應門才是,莉莎不能來應門的原因,我們說不定可以懷疑是她......

咦?懷疑我的推論?漏洞?

哎,如果我都說成這樣了,客官們還無法接受的話,不如讓我帶您們去一探究竟吧。

 

謹記喔,敲門只會嚇走獵物而已。

 

仔細看,從我打開的門的縫隙中,那灑落一地的......

仔細聽,從我打開的門的縫隙中,那響徹斗室的......

 

-

 

大半夜的,我也不好意思繼續看下去。於是徠恩我,躡手躡腳的回了房。

倒躺在床上,閉上眼仍是那心驚肉跳的畫面:

雖然是小孩子不宜,但居然不讓我看?!也未免太讓他大飽眼福了吧!

不過藉由那幾秒的窺視,我只能說莉莎,為了工作可真能犧牲睡眠時間──

灑落一地的公文,羅伊一定又在上班時間偷懶了。

響徹斗室的責罵,莉莎罵人不帶髒字,把羅伊罵得狗血淋頭。

不過我完全可以想像她罵人的樣子,剛才如果直接看到她生氣的臉,我應該會做惡夢,嗯,羅伊想得真周到,他會代替莉莎來應門,我該給他加分嗎?

還有哇,他們批改公文的樣子,就像在演武俠片一樣,難怪會喘得面紅耳赤。

真的很佩服他們。不愧是我在心裡偷偷尊敬的爸媽。

照這個速率來看,應該滿山滿谷的文件很快就能弄完了。

 

接下來,強調「小孩子」是什麼意思,點到為止就好(笑)。

 

謝謝閱文:))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