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

自從那時開始,這個小小的桌曆就一直擺在床頭櫃上。

***

「莉莎,這就是他給你的紀念品?這也太精緻了吧?話說...你們一起去出差,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啊?」蕾貝卡在看到那個桌曆後,仔細端詳了一會兒。

半年前,應古拉曼大總統的要求,霍克愛和馬斯坦古被分配到了一個「環亞美斯多利斯視察任務」,而被迫依工作上的理由踏上旅途,但老實說,霍克愛一直很懷疑只有他們兩個一起出差是馬斯坦古送了多少古董換來的。

事實證明:那東西價值絕對不只他三年的薪水。

「有...也沒有...啊!不要問我啦!」霍克愛摀住整張臉。蕾貝卡眉頭一皺,發現案情不單純((爛梗了啦!被揍飛!))。

「好啦,不鬧你了。我們出去吃飯吧,你想吃什麼嗎?」

「芒果。」

「芒果?現在是春天哪來的芒果?而且我記得你不是很少在吃芒果嗎?」

「好吧,那西瓜。」

「西瓜?那種東西你要我哪裡找啊?而且現在是要你吃午餐,不是飯後水果。」

***

一番波折後,兩人來到了稍微有點遠的一家西班牙式餐廳。

「我要貝飯(paella de marisco),然後加多一點檸檬汁。」

「那是什麼東西啊?莉莎,你點的東西好奇怪。那我要奶油燻雞燉飯。」

霍克愛不解的看著菜單上的圖片,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點這個花花綠綠的大鍋飯。

「那這個我們建議多個人一起吃喔,因為它其實很大份。」女服務生親切的提醒。

果然。

儘管設計成比平常的大鍋飯小很多,但是這種份量對霍克愛來說根本已經到達了帝王級,搞不好來個三、四人都吃不太完。

***

「啊......你居然全嗑光了,真搞不懂你的胃是多大呀?!莉莎,小心這樣吃下去會變胖胖豬,羅伊就會棄你而不顧囉~」蕾貝卡戳戳霍克愛的包包,欣賞她臉上的紅潮,還有因羞赧而加快的腳步。

「不要鬧了啦!我才沒有那麼想!」

「喔?對了,他有沒有說要送你情人節禮物啊?會是鑽戒呢?還是禮服呢?又或者是單純的巧克力?」

「又不是要求婚......」霍克愛說到一半,突然瞥向她嚴肅的臉,腦袋才轉過來剛剛脫口而出的是多麼嚴重的話題。

「喂,你不覺得他這樣很討人厭嗎?說!認識你多久了?居然都沒有表達心意?!」

「表達什麼啦?」

「不要鬧了莉莎!你就好好的面對自己的心意好嗎?不准裝傻!」

「......我要表達什麼啊...」她翻著包包裡的鑰匙,插入鎖緊的門中「再說...咦?去哪了?」

長長的走廊上,已經沒有蕾貝卡的身影。

「回去了?」

家裡猶是出門前的黑暗,只是桌子下似乎...

「啊!」

躲了一個人。

霍克愛被躲在桌下的人撲倒,反映快速的她抽出腰際的槍,但在上膛前就被那個人拍掉。

「莉莎~」

哎呀,真可惜,他忘了霍克愛還有另一把槍。

「少將!請問您這是在做什麼?請馬上放開您的手然後告訴我為什麼你會出現在下官的家還有黑色疾風號去哪裡了!」

「莉莎~莉莎~你忘了後天是什麼日子嗎?」

馬斯坦古放開摟著她的雙臂,扶起她,順便打開房子裡的燈。

「情人節。但是這跟您出現在這裡沒有關係吧?」

「怎麼會沒關係勒?我用你藏在地毯下的備用鑰匙開了門還把黑色疾風號帶到我家借放就是因為這個關係啊!」

「什麼!」

「唉!等一下啦!牠沒事的,我是用溫柔的手法帶牠去阿,而我來這裡就是想問你要不要後天空出一個時間,我們一起去吃晚餐~」

「不...」

「那就這麼說定囉,下班後你就先回家換衣服,約在七點我會來接你,我們再一起去那家新開的義式料理吃飯吧!」

「不要。」

「這是命令呦~」

「恕難從命。」

「掰囉~為了怕你忘記,我已經在你的桌曆上畫好記號囉~」

「......」

目送馬斯坦古的離去,霍克愛呆愣著望著桌曆。

麻制的繩子穿過十二張手製的月曆卡,每一張上都貼有乾燥花,每朵不同的花上綴著不同顏色的水晶,而字的顏色,都是用天然的新鮮花朵磨出來的汁液畫上的。

就在二月十四號那天的格子上,被塗上了大大的愛心,下面還註明「羅伊和莉莎的情人節晚餐♥」。

「怎麼又貼了一顆水晶上去了?......咦......?」

在二月十四號的格子上,還釘了一個小圖釘上去,上面掛著一個暗金色的小盒子。

「這是...」

光滑的紙盒上還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TO RIZA

裡面的東西是要給你在那一天戴的

絕對不可以忘記喲!!

這是命令!!

霍克愛打開盒蓋,笑了笑。

「下官知道了...」她微微笑,把盒子蓋好後擱在桌上。

「嗯...要穿什麼衣服好呢?」霍克愛的蘋果臉上,充滿了幸福的粉紅。

***

「少將,請問我剛才給您的那疊文件呢?該不會又燒掉了吧?」

馬斯坦古指指桌面的左邊,上面堆了三疊的紙張「喏,那個,那個還有那個,總之你剛剛給我的我都看完了。」

霍克愛一邊瞠目結舌的抱起三大疊公文,一邊往辦公室外走去。

「少將您今天是不是吃錯藥啦...」

馬斯坦古放下鋼筆,露出潔白的牙齒笑了笑「為了和莉莎的晚餐約會,我當然要趕快把今明兩天的工作快點做完才行~」

霍克愛當作沒聽到,逕自甩門而出。

「好可愛♥」

***

「他喜歡什麼顏色的衣服啊...阿...我在想什麼啊?怎麼一回家就開始想他?我瘋了嗎?」霍克愛站在衣櫃前思考了三十分鐘後才驚覺這個事實。

「莉莎,你是再說馬斯坦古嗎~情人節還要一起去吃大餐,好幸福呦~」閒得發慌的蕾貝卡又來到霍克愛家裡作客,而且還很有耐心的看著她和她看著的衣櫃半小時之久。

「不是啦...哎...算了......嗚...今天已經第二十一次了...這是怎麼稿的啊?」

「而且總覺得最近你的情緒起伏好大,而且也老是想吃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

「好想吃鯷魚......」 

「你看!又來了吧!你是生病了喔?」

「哪有?我健康得很,又不是孕婦,哈哈......」

「哈哈哈...就是說阿,又不是孕婦......」

......

蕾貝卡迅速的瞪了霍克愛一眼,然後迅速的瞪了她的小腹一眼,最後再示意性的瞪了床頭櫃上的桌曆一眼。

霍克愛也迅速的掃瞄了一下桌曆,腦內計算機快速運轉著「呵......沒有啦...你是在懷疑什麼?如果他做出這種事,我怎麼可能會跟著他瞎起鬨呢?」

蕾貝卡意有所指的從鼻子裡哼了一口氣。

「算了吧莉莎,誰不知道你做的多到堆去鄰居家的巧克力是給他的?」

「......」

「還有衣櫃裡平白無故多出來的九套禮服,不是因為......」

「好啦好啦!對啦你不要再說了!」

捉弄純情少女真有趣,蕾貝卡壞壞的想著。

***

從那天過後的47個小時內,都讓霍克愛倍感難熬,她時時刻刻都對於自己時時刻刻想著馬斯坦古而時時刻刻自責著。

但現在她還是很盡責的穿得漂漂亮亮的來赴約了。

「請...請不要一直看著我......」

「哇...驚為天人!」

平底的條紋長靴,小麥色的絲襪,讓她的小腿更顯漂亮弧度,白色的長裙下襬,折成了學院風,而腰帶是白色的絲巾做的,中間還打了個金色的領帶結,而本該露出深邃事業線的地方則內搭了一件黑色小可愛,頗有年輕少女的韻味。

<這構想是來自我妹的圖,先感謝一下,然後現在我要蹲地畫圈圈了,因為我發現我辭窮到寫不出那張圖的感覺= =>

「莉莎,你是特地打扮的嗎?」

「嗯...是。」

馬斯坦古瞄了瞄她修長的手指,卻沒有如願看見那個BLING BLING的東西。

「莉莎,你好賊喔,故意戴著手套。」

白色的皮手套雖然很高雅,但是就是讓他多了點失望。

「賊?難道少將您在期待些什麼嗎?」

「呵,沒有,我們還是點餐吧。」

「我要甜羅勒海鮮燉飯。」

「我也要。」

「要來點白酒嗎?」

「嗯......」霍克愛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揮揮手婉拒了。

***

「莉莎,我可以到你家坐坐嗎?」

「......好啊。」

「不要一副很勉強的樣子啦!這樣我會傷心。」

「我沒有!」

「終於可以正大光明的走到你家一次了。」

「嗯。」

「莉莎,我也希望,你可以正大光明的走進我家呢。」馬斯坦古偷偷的不小心牽起她的手。

「這是......情人節的......」

「求婚。」太可惜了,這隻手沒有戒指。

但她沒有回答,只是抽走被牽起的手。

她打開門,馬斯坦古進入後便輕輕關上。

霍克愛沒有開燈。

「謝謝你,這個」她拿下兩手的手套,讓銀白的光芒透著月光,在手指上綻放。

馬斯坦古笑了,微微的笑著。

「還有,這是情人節禮物。」

她主動的抱著他,送上了深深的香吻。

「唇舌的深入性侵入,莉莎,那代表著我可以更進一步索求你嗎?」馬斯坦古也摟著霍克愛。

「不行......」看著他像小狗般的無辜眼神,又補了一句「好啦......真不知道我怎麼會說出這種話,但...這也當情人節禮物好了。」

「真可惜了你的禮服,今晚可能會被我撕碎了~」

情人節的夜晚,兩人的交纏似乎多了那麼一點點。

----------------------------------------------

後記:

情人節快樂~

祝羅伊和莉莎終成眷屬~

還有謝謝我妹

她是個很會畫畫的小女生((我是那麼認為的

每次文理提到的衣服都是她當顧問

連禮服也不例外

莉莎這次的衣服也是看的她的圖稍微改編的

 

但是放不上來,真討厭

等下次研究好了再補吧~

 

「哎......這個桌曆提醒了我殘酷的現實。」

「......」故意賴床的馬斯坦古窩在被子哩,還把手放在她身上亂摸摸。

「我發現我懷孕了,從出差那時算,至少有兩個月吧。」

!

這句話就像鬧鐘一樣,叫醒了平常怎麼樣都醒不了的馬斯坦古。

「哇~莉莎~真是太好了耶~」但他倒是很有精神的吆喝。

然後就是槍聲響起。

 

謝謝閱文:))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