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尉,你睡了嗎?

「還沒,有什麼事嗎。」

那是一個月光皎潔的夜,星星們自慚形穢的隱身於玄黑的布幕裡,偶爾探出頭來眨眨眼。

「沒有,我只是想到一些事情。」

「什麼事?

那是一個沒有人造人打擾的平靜夜晚,唯一煞風景的是兩人身上的病人服以及硬梆梆的病床。

「呵呵,沒想到中尉你也問起我的事來了,今天的你特別不嚴肅呢,這樣的你我很喜歡

他看不見對方臉上是否浮起了令人眩目的潮紅及耐人尋味的可愛表情,只從那娑娑摩擦棉被的聲音判斷出她急著遮住了臉。

似乎是很美味的神情呢。馬斯坦古想著。

……上校,請您不要說這種話好嗎?」她整了整呼吸,許久才出聲。

「有什麼關係,難得緊繃了好幾個月的神經可以放鬆,要是白天可就得乖乖念書,只有晚上才能暢所欲言呀。」

......」她默認了這樣的說法,畢竟辛苦了一整天,晚上才不會甘願就這樣睡著,況且外頭站崗的人也在休息了,說什麼話都不會被聽到。

「我在想,『很』的意思是什麼?

就是非常。但是,非常還不足以表現我對喜歡的人的感情

所以,我就想到了『超級』,但是,非常非常非常還是不夠,才這麼一點點根本就不足以和我的感情匹敵。

於是,『世界無敵』在我的腦海裡浮現了,那個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形容方式,幾乎可以堪稱是宇宙的真理了,你說對不對?

「世界無敵嗎?總覺得這是一個很敷衍的說法呢。」

他笑了,不是嘲笑,是會心一笑─為彼此都有同樣的感覺感到高興。

「嗯,似乎是這樣沒錯。這句聽起來比較像是小孩子在向媽媽要糖吃的萬年技倆。那,你覺得,該怎麼形容這段感情才恰當呢?

「沒有真正體會到的話,應該是想不出來的吧?抽象、虛浮、曖昧、模糊、脆弱……

他用耳朵感覺到,那女人很認真的在思考。

***

「你有多喜歡我?」小女孩推推男孩的肩膀,用嬌羞的語氣問他。

「不知道耶,就是喜歡呀。」

 

「你有多愛我?」女孩微微笑,替男孩舖了個一直說不出口的梗。

「我對你的愛堅定得如鑽石般璀璨,即便用言詞還是無法表達。」

女孩收起微笑。

男孩不懂,曾經說不出口的感覺現在化作瑰麗的形容,裝飾華貴但出自真心。

也有可能已經沒那麼真心了。

***

「這讓我想到,外公曾經說給我聽的故事。一個小男孩和一個小女孩的故事。總覺得你現在問的問題和他們有異曲同工之妙呢。」

「那麼,你的答案呢?

她呵呵笑兩聲。

「沒有。」

「沒有答案嗎?

「是呀,沒有答案。因為True Love沒有形容詞也可以表達,太過包裝會像吃多了的糖果一樣,很快就膩了。」

「正確的答案就是我愛你?

 

「對,我愛你。」

靜謐的夜,其實也不是那麼的靜謐。

一聲、兩聲,輕輕喚出了星星。

 

---------------------------------------

後記:

No.4:Love

寫完後驚覺好肉麻,好恐怖的粉紅氣泡

雖然是一篇拙作(我以為LOVE很好寫的,而且我也確實把我要寫的梗說出來了,但就是稍微美中不足了一些)

但我還是開放讓大家搭車了((好壞呦~

而且很短很短(伸出小妞妞

其實原本還想過要再加個題目的,但是太晚了

所以番外就下次囉

只不過在晚安之前,再多寫個兩句好了XD

*POSTCARD的詛咒正侵蝕著沒寄的人~


「上校,您剛剛設局給我跳了吧。」

莉莎紅著臉說完這句話。

「不,我沒有,剛剛是你自己說出口的。」他吊兒郎當的說,那樣的嘻皮笑臉總是能使莉莎息怒。

「真是的。您快去睡啦!」

星星們才剛露出臉,她卻把自己塞進被窩裡了。

好悶,這可是會讓臉更紅了。


謝謝閱文:))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