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的時候不一定要笑,悲傷的時候不一定會哭。

那誰,能了解,笑的時候、哭的時候,到底是喜、是怒、是哀、是樂?

誰能了解?

 

為什麼氣氛一定得那麼詭譎?

要不是他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現,基本上現在的她也不會如此狼狽。

「莉莎……對不起……。」

想必是下班後匆匆忙忙從司令部裡趕來,霍克愛的軍服甚至都還沒換下。

她早就知道,在接到這個消息時,就別對見到完完整整的他抱持著希望,但真正看見遍體鱗傷的馬斯坦古躺在單人病房裡時,她的心還是狠狠揪了一下。

他也是,在看到她擔心的神情時,總覺得後悔的蛀蟲正啃咬著他的內心。

「我……」

「笨蛋!居然…居然讓自己受傷了!您都已經是成年人了,為什麼還是這麼不小心?

這句話可真是一點殺傷力都沒有。

被霍克愛緊緊抱住的馬斯坦古微微笑著。

誰說重逢後會落下感動的熱淚呢?

***

看著客人醉倒在酒館裡不是第一次了,聖誕夫人搖著頭:卻是,怎麼連莉莎也淪陷了?

這次她沒有打電話給在處理「繁重」公務的姪子,反倒是乾脆的把店鎖起來,讓她好好睡一覺。

「夫人~夫人~」霍克愛微微笑著招招手。

怎麼連這麼一個好好的女孩子在酒後也變得輕浮了起來?腦袋是不是跟在那該死的馬斯坦古身邊太久,頭殼壞了?在他回來後聖誕夫人自許會好好「調教」一番。

「什麼事?」她遞給她一杯蜂蜜水,讓她昏昏沉沉的腦袋可以被糖分喚醒。

「羅伊呢?

長長的睫毛,蓋住一半那嫵媚的眼,朦朦朧朧的深眸,若有似無的把想念的情緒表露無疑。燈光黃暈,雙頰紅暈,蘋果的顏色輕輕撲上了她粉嫩粉嫩的臉。

還真有一瞬間被她勾引了。聖誕夫人幫霍克愛把從肩膀滑下去的衣服拉好。

「難怪這小子這麼癡心。」她搖一搖酒杯裡的冰塊。「他失蹤了,沒告訴我他去哪裡游蕩。」

「哈!不在最好,這樣省得我生氣……」她閉上眼睛,一流清淺精準切過她陶瓷般光滑的側臉。

可是她沒說,她其實好想好想他。

如果那天沒有說……算了,再想也不會改變事實。她已心灰意冷。

誰說酒後會吐真言呢?

------------------------------

後記:

這八成是咕嘰有史以來寫過最短的文章了吧?!

No.37:Sentiment

Rainbow給我的壓力,還有客語演講三篇完全沒翻譯+再一個禮拜要比賽=下次我想寫寫看微小說(點頭點頭)

怎麼看Rainbow的留言怎麼覺得有一種「雖然煤炭和鑽石都是同樣成分但居然有人拿鑽石來當火車燃料」的感覺

事實證明連咕嘰也不知道她自己剛剛說了什麼↑那段話仍舊是火星文= =

想到一件事,

有位旅客說:「我每次看見你有新文章,都先跳過內容,直接看後記耶~你的後記好好看」

害我不知該大笑還是苦笑(搖頭)=ˇ=

!聽到請舉手吧~那隻可愛的

接下來是為了湊字數而寫的東西(→開玩笑,咕嘰會做這種事嗎?)

No.30:Cosy

困擾馬斯坦古先生和太太很久的一件事:替他們的獨生子─羅伊買嬰兒床。

「我想,他還是睡在懷裡,最舒服、最有安全感吧。」

但不是父母的懷裡。

「我想,我只要有莉莎就能好好睡個覺了。」

這似乎苦了晚上睡覺時得一直抱著他的莉莎。

如果她沒有感受到同樣安穩舒適的擁抱的話。

-----------------

後記:

我不知道微小說怎麼寫

但在寫這篇的時候,讓我想起了LALA的媽媽說的一些話

阮母是校花,阮父是書呆子(而且很欠扁很愛狡辯很臭屁像劉禹錫甚至比他更誇張)

所以她就說:哈哈哈哈哈(我好喜歡聽她的笑聲,感覺一聽到陰霾都掃光光^^)!那你就是「校花」跟「笑話」的小孩了喔~

老實說我笑很久,因為這笑點實在太到位、太貼切了XDDD

之前上生活美語課時,我就說了"Cosy"這個單字,可是外籍老師一直跟我說是”Cozy”結果我回家查兩個意思相通= =

完全不知道他那時到底是在堅持個什麼鬼=ˇ=

哎呀,後記好多,那那位旅客不知看了有滿意無?

 

來賭咕嘰會不會掛在台上,我賭會。

 

謝謝閱文:))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