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坦古先生,請你把課本拿來給我好嗎?

真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大晴天,被霧繚繞的太陽發出柔和柔和的淡金色暖光。

住在像這種山上的地方,有著不會熱、空氣清新、民風淳樸的好處,但壞處就是資源相較之下缺乏了一點。

「馬…」

「喔,是!不好意思。」他連看都沒看,就遞出擺在膝蓋上的一本厚厚的書籍。

「謝…呃……這…」她邊看邊漲紅著臉。「…這是什麼東西呀呀呀呀呀呀呀~~~~~」接著把書往馬斯坦古臉上砸去,連吃奶的力氣都用盡了。

她頭也不回的帶領其他小朋友離開教室,只留下一具倒地不起的死屍。

臉上還蓋著一本跨頁的波霸裸女。

1

「對…對不起……我那時不知道那是高狄的惡作劇……還當作馬斯坦古先生您……會是個正大光明看那種東西的人……」她替他可憐的鼻子上藥,它還滴滴答答的流著鼻血。

「呵…沒關係啦,能夠換得美女幫我擦藥的福利,我還真是求之不得呢。」馬斯坦古輕浮的苦笑著,那高狄是跟自己有什麼深仇大恨?非得要每天都來個惡作劇?又或者是他自己總是當個好好先生,不知不覺就培養起學生欺負老師的習慣了?

「莉莎…」

她急切打斷,「在學校要叫我霍克愛老師。」

「別這麼計較嘛!話說回來,你已經在這個學校教多久了呢?

霍克愛放下手上的藥瓶和棉花棒,認真思索起來。

「嗯…說不定正好和這間學校的年紀一樣吧。老實說我也不太記得了。」

這間學校沒有名字。它的年齡很淺,淺到就像剛下過雨後的水窪。

「原來是這樣啊,我不過才來這裡不久而已,所以不太知道這間學校幾歲了,但是你還這麼年輕,應該也教不到幾年吧?所以……」

「嗯?所以什麼?不要欲言又止的。」

「所以……我想問你……你有八個小孩的傳言是真的嗎?!

霍克愛愣了一下,隨即笑笑。

2

山頂頂著太陽,頂著小雲朵,頂著大大的家。

「真的原來真的是真的……」他失望到忘記挑自己的語病了,嘆口氣後把脫下來的鞋子擺好,走進打著白光的客廳。

「可是怎麼看還是都不像呀,」他看見霍克愛的肩膀輕顫了一下。「你怎麼可能是生過八個小孩的媽媽?

「不相信就算了,他們本來就都是我的小孩。」她冷冷的把一個裝著茶的陶杯─那歪七扭八的形狀,一定是這某一個小孩用手捏的─擺到玻璃茶几上。

「不是,我是在說你保養得很好,完全看不出來。」他搬出一套賠罪樣,汲取了一口甘甘澀澀的茶,這和他在軍部時喝的免費茶包味道很像,也有著她同樣的味道。

他沒有忘了那裡,那裡是一個他本來該在的地方,那裡是亞美斯多利斯。至於為何會待在高山上悠閒的過著像度假般自由的生活,他也不知道。

她也不知道。

那是一個即刻的恍神,當回神過來,自己已經來到了這座人煙稀少的山上,變成了一個實習老師,身旁站著講課的是她。

然後他知道她有著八個小孩,但是他們的父親在森林大火裡喪命。

馬斯坦古正襟危坐的看向被母親要求乖乖坐好的八個小孩子,其中一個有著一頭紅棕色頭髮的孩子向他吐舌頭。

「高狄,你還沒跟我解釋為什麼你要陷害馬斯坦古先生呢?

「因為他看起來很無能。」聽到了熟悉的說詞,馬斯坦古倒也沒有特別懷念起家鄉,反而是為了別人這有志一同的看法感到悲哀。他甚至還看到霍克愛笑了。

「不可以這樣說話。好了,大家去洗洗手,我們去吃飯吧。」霍克愛敷衍似的催促,或許是她默認了,但其實她並不喜歡責備孩子。

3

「所以,今天就沒有功課了。」

一整個班級裡的同學歡聲雷動,興奮的衝出教室外放學回家。還有馬斯坦古,他已經受夠了那酷似批改公文的工作,至少以字跡來比,小孩子歪七扭八的字想要辨識,得花費比改公文還要多一倍以上的精力和專注力。

雖然在這裡,沒有像槍枝抵著腦袋般危害生命的督促,但多了教棍放在頭上、準備一發現有偷懶的跡象,就要猛揮下去的預備姿勢。

「馬斯坦古老師,請您自重!」她瞪了幾乎從座位上跳起來的他。

「是,莉莎…」

「我說在學校請叫我霍…」

「沒關係的嘛。反正學校裡沒人了……」他捧起她精緻的臉龐,按捺不住的雙唇不由自主的靠了過去。

!一掌熱辣辣烙下了的紅痕清楚的在馬斯坦古的臉上暈開來,她掙脫他,也同樣離開了這裡,留下悵然若失的一個人孤身於懊悔中。

4

再過去,就是她與八個小孩的家了,這短短不過十公尺的地方,他卻連一公尺都靠近不得。

上課中也完全沒有任何交集,就連有時遞課本時輕觸到對方的手指,她也會迴避似的盡速抽走,正眼也不瞧他一眼。

「啊…真是的…該怎麼辦才好……」

就在當下,一個小小的身影從屋內走了出來。他認出他是所有孩子裡年紀最小的男孩,那個很聰明的小鬼。但他並不會像高狄一樣,處處找馬斯坦古麻煩,反倒是在霍克愛下逐「禁止接近令」後,成為唯一一個肯和他接觸的人。

「莉莎出去了對吧?只剩下哥哥姊姊們在家裡齁?

「羅伊,你怎麼又來了?等一下莉莎看到會把你踢飛喔。」他泰然自若的把手上的另一顆巧克力遞給馬斯坦古。

「你才是怎麼又來了?為什麼都不叫莉莎媽媽?況且我才不會被莉莎踢飛呢,我是她很重要的人,她不會這樣做的啦。」

徠嗯噗哧的笑了出來,兩人越走越遠,然後再一起在一棵大樹下坐著休息。

「羅伊,你真是我見過最幽默的人了。」徠恩舔舔食指上殘餘的棕色糖漿。「可是呢,莉莎她是真的生氣了耶,我覺得她永遠都不會再理你了,你還是快走吧。」

馬斯坦古收起微笑。「……是莉莎來叫你說的嗎?是她要你趕我走嗎?

他又舔了舔大拇指上的巧克力,還把捏在兩指之間的杏仁丟進嘴巴。

「或許我真的不適合待在這裡吧…」

徠恩瞇著眼睛,他隱約知道馬斯坦古說的是真話,但他並不知道他真的會去實行。

兩人有默契的一起拋開這個沉重話題,一起聊到霍克愛的私事裡去,就像父親與兒子一樣,如此天倫之樂的美景要是再安插一個母親進來,那便是錦上添花了。

「嗯,其實莉莎並不是真的有這麼多小孩啦,只是她很討厭別人說什麼『親生不親生』的,她這輩子最愛的就是說到我們,最恨的也是說到我們。

「所以雖然大家只要一看髮色就知道那些小孩都是領養來的,但沒有人真的在意啦。」

「我也是這麼認為……光看高狄那個傢伙就知道了,紅棕色的頭髮耶!紅棕色!那怎麼可能是莉莎的小孩?還有其他人也是…」

遠處飄出一股不尋常的味道,西北方那裡,似乎有異於平常的大麻煩滋生了。

「莉莎……」

同樣有默契的是,兩人一句話也不說,便一齊向家的方向全速與時間奔走。

就像作戰多年的老夥伴,就像他和她。

5

他們沒有時間發愣了。熠熠的火光從黑色的濃霧中炸散開來,並以屋子旁生得扶疏的草木做燃料,發猛似的擴張燃燒面積,豪不留情的吃去一整個占地頗大的家園,對它來說並非難事,而是津津樂道般的享受將事物包覆於火海吞時的爽快感。

「徠恩,去找幫忙的人來!

「你要去哪裡?!」他急忙抓住馬斯坦古的衣角,阻止他衝進火場裡。

馬斯坦古從徠恩眼裡看見怒狠的殺氣,昔日他也曾看過這樣的她做出這樣的表情。

在地下道,在眾多不能成為金格‧布拉德雷的人面前,在那變態的鍊金術醫生眼前。

錯不了,他是她唯一親生的小孩。

「快去!我得要去裡面看看有沒有還沒逃出來的人!我不要他們白白犧牲生命!那些都是莉莎珍視的孩子!我不要再讓她流淚了!

她擒著淚,在甩了他一巴掌後。這一幕他想忘也忘不掉。

「羅伊…」他小小的手捉不住從指間溜走的衣服,只任憑他消失在黑霧及焰火穿插而成的門後。

 

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

馬斯坦古納悶著原因,待在這裡的感覺僅只在三溫暖的階段而以,絕對沒有如外頭看到的誇張,簡直就是房子在兒戲,把他當觀眾耍。

圍繞在身旁橘黃色的火、血紅色的火、藍紫色的火、青綠色的火,總覺得看起來還比較像是在放煙火般眩目。

家具們也被穿上了一襲奪目的衣裳,每個角落都在閃閃發光,發著火光。

「高狄。」他正視著高高坐在衣櫥上,面無表情的看向地面的自己的人。

6

拋下一切,拋下僵持不下的白癡矜持,她脫下束縛在腳下的高跟鞋,奔著踩過雨後泥濘濕滑的路面。

還有小石頭,還有被劃開的傷口沿路寫著緋色擔憂。

又下雨了。

濕淋淋的面容,用雨水、汗水,來代替淚水。霍克愛感受不到眼睛理是否打轉著雨水,但像針一般細、像後悔一般重的透明線條正一橫、一豎的破壞她。

 

「你做了什麼事!」馬斯坦古低聲咆哮,並且擺出野獸攻擊的敵意侵透高狄。

「這個,」他丟出一盒小小的火柴,極為普通的東西。「很漂亮,但我知道你不喜歡享受它。尤其,當你知道你誇下海口保證不再讓她流淚時,卻得在下一秒接受其他人已經死了的事實。我想,這是一件很諷刺的事呢。」

他已經盡力了,把頭瞥向另一邊,視線遠離那刻意堆疊得整整齊齊的焦黑死屍。

「理由?

「你可以自己想想,不過,我覺得我還是得給你一點提示才好。」

四周的顏色就像被抽真空般消除,黑與白,灰與黑,停止流通的空氣,只留下炫彩的紅。

存在高狄眼珠裡,單純的憤怒的紅。

7

!

他跳到一旁,免於被倒下來的衣櫃上的火波及。

燒起來了。這才是真正的火的溫度。原來剛剛的一切都是假像,一個陷阱。

四周才沒有什麼小孩子的焦黑屍體,也沒有高高在上的高狄。

只有一波一波向自己咬的火舌。那些像是有意識般的慢慢凌虐著。

「可惡……!要趕快…逃出去才行……」灰黑色的濃霧隱掩住了出口,連一片窗都看不到。「咳…咳咳咳……」馬斯坦古心想著完蛋了,意識漸漸被黑煙擾亂。

然後,就會有著黑色漩渦,帶他前往下一個旅程……

----------------------------

後記:

抱歉琴影(鞠躬)

雖然說要寫得開心一點但其實一點也不...

(呃...就在我承諾完後整個想起來旅人其實快樂不起來:p)

好了,來說說結尾吧~

第三集不是因為時間不夠之類的而"沒有結局"

而是它應該在第四集時一起說出來,因為下一集是一個轉捩點


喔~大家好像都很忙,只有我一個人生活悠閒嗎?((那是因為你沒再讀書!!

熙樂加油加油喔~~

好了,來說一個好消息(或兩個)

1我背得2266的客語演講第一名((獎品獎品~~

2安安媽媽變成我母仔(類似...媽媽,但其實媽媽是無可取代的:))

其實我比較喜歡第二個好消息:))

耶~(舉手)


謝謝閱文:))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