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滂沱。

曬了幾日烈炎,突如其來的大雨把太陽公公的墨鏡沖走,而烏雲還幸災樂禍的帶了閃電、雷聲來興風作浪。

「雨下成這樣,那明天要怎麼去上班呢?」霍克愛輕撫腹中正睡著的小天使,擔憂的想著。

窗臺外不時噴濺了一些小水珠進來。關著太悶,開啟一點點卻又得幫鞋子東躲西躲。

她放棄照護那些收藏,僅全掃進紙箱裡頭,踢到角落避著雨。

「不知道上校有沒有吃過飯了……」

一個箭步,她又閃進廚房裡忙東忙西。

而在家裡沒有人偷看著,自然不想費力去隱藏笑意。

 

「上校,您怎麼又沒有折被子了?還有垃圾沒倒、碗盤沒洗、衣服沒洗,這樣看起來很邋遢耶。」

她將流理台裡堆積的碗盤先沖上一層水,待等會兒萬年油污融化了一點再來清洗。

「因為不這樣,妳就不會來找我了呀。」雖說是無辜兼帥氣的笑臉,但對這個已經免疫的她來說,只會徒增無奈。

「但就算您不把被子折好我也不會跟您一起鑽進被窩裡睡回籠覺。」她把寫在馬斯坦古臉上的期望逐字念出,話是這麼說,但不難看出她臉上也寫著「好想和你一起鑽進被窩睡回籠覺」的回復。

「是、是、是,話說…莉莎,今天午餐吃什麼?」

「是你上次吵著要吃的番紅花海鮮燉飯。」

「唔……可是這樣妳就不能一起吃了耶……」他走到她身旁,輕輕環住她的身體,被她投以變態的神情,但沒有被推開。

「是沒關係啦,我可以吃別的。」

「那怎麼行?不要因為我一時的自私犧牲妳和我一起分享午餐的喜悅呀,走吧,我們出去吃!」他於是牽起那雙沾滿水的手。

轟!

片片透明的落地窗閃入驚人的銀白強光,躲都躲不開的直接灑落在兩人身上,緊接著尾隨的雷聲震破一屋子的興奮,她縮瑟著躲進緊摟著她的擁抱。

「不要怕,我在這裡。」馬斯坦古摀住她的耳朵,把她的視線埋入自己懷中。

「不要怕。」

 

「因為我要保護妳和寶寶呀!」馬斯坦古笑嘻嘻的盤腿坐在霍克愛家的地板上,和坐在床上的她談判。

「保護什麼呀……又不會有人闖進來。」他抓起她的腿,想藉由按摩小腿來賄賂她,好取得留在這個家的機會。

「我會睡在沙發上,不會去煩妳的。」他又摸摸寶寶,表明自己知道絕對不會跟孕婦搶床。

「但這樣你會……」她看馬斯坦古板起一張臉。這男人就是這樣,說一就不二,就算他現在拒絕,也無法把他擋在門外。

霍克愛吁出一口氣,往後一倒,躺在床上任他興沖沖的把衣服全從袋子裡丟出來。

那個有他陪的夜晚,她睡得比任何人還香甜。

 

「羅伊,我今天可以跟你們一起睡嗎?」徠恩拖著自己的羊毛毯,滿臉倦容的穿越走廊。

盡頭的那個房間,應該會有著保護他不因閃雷而做噩夢的懷抱吧?

「噓,媽媽在發燒,你快點進來。」羅伊擔憂的看向莉莎,又轉過去招手要徠恩過來。

他迅速鑽進兩人之間的空隙,躲到暗黑的庇護下。

轟!

威力遠超過清國的閃光彈,穿過厚厚的窗簾透進來。被緊抱著的莉莎和徠恩安穩的蜷在羅伊的雙臂中。

他用指腹輕輕點著兩人的額頭,像是在哄小孩子睡覺般輕柔的哼起了有一段沒一段的歌。

「不要怕。」

 

那個有他保護的夜,什麼東西也無法闖進來傷害她們。

雨仍舊滂沱。


後記:

番紅花的資料如下

http://zh.wikipedia.org/zh-tw/%E7%95%AA%E7%B4%85%E8%8A%B1http://hiuwah.tripod.com/html/flower_lang/saffron.htm

番紅花有著讓子宮收縮的作用,至於為什麼我對這種植物有興趣,那是因為之前去西班牙餐廳吃飯時,菜單上的「西班牙海鮮燉飯」下標明:孕婦不宜食用

於是開啟了我求知的欲望啦~

對了,旅客也可以順便把上一次紅番花的網站來比較一下^^

 

最近幾天都在下大雨,家門前那一塊預建地都變成一片豆漿了

還有樂得輕鬆的小青蛙也在豆漿裡呱呱唱歌

但...最折騰我的莫過於

彷彿打在我家旁邊的雷聲了...(無奈臉)

好恐怖好恐怖

還有閃電>_<

明明都把頭和耳朵埋進被被裡了的說:((

很久以前,我的身邊也有一個會抱抱我的媽咪

她會說:「不要怕」,然後摸摸我的頭

讓我安安睡去...

我永遠也忘不了那時的感覺,至今還是想念

所以當震耳欲聾的雷聲響起,我的房間只充滿著滿滿的愁思

 

現在還是很喜歡別人摸我頭的感覺^^

 

「看來我們一家人都和『陰天』八字不合呢。」霍克愛喝下馬斯坦古遞過來的薑茶,緩緩的說。

「什麼?你說誰?」馬斯坦古嘻嘻笑著摸摸她的頭,把她攬入懷中。

「你們的甜蜜閃光根本就比閃電還可怕!!!!!」徠恩遮住眼,往霍克愛身上裹著的毯子裡鑽。

「你這傢伙不要一直像隻蟲一樣跑來打擾我們啦!」

霍克愛笑笑,揉揉兩人顏色相近的頭髮。

我們一家人呀......

 

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