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文旅客:琴影〉

她的成績出色,各項實習分數也很精彩,堪稱是未來最亮眼的一顆星,這也讓她的身價大大提升,被每個老師捧在手掌心。

但最終,在選擇時,她卻把最好的挑掉。她看上了一個戰亂頻仍的時代,各式的內憂外患──腦滿腸肥的貪污官員、非人的統治者、草菅人命的政府政策。

老師們為她感到惋惜,曾數度慰留──至少比去受苦好,但她只是嫣然一笑,淡然的回了一句話,便步入坎坷的塵世。她離開的身影似是要去實現什麼,毅然的樣子也讓人不得不佩服一個人可以是如此的癡情。

「誰叫我早在那麼久以前,就栽在他手中了呢?」

★★★

「中尉,幫我泡杯咖啡。」

馬斯坦古已經超時工作了好幾十小時,眼皮重得跟鉛塊不說,咖啡也喝掉一個水塔的量了。

「是。」而她,也忠心耿耿的替他泡了約莫一個水塔的量那麼多的咖啡,甚至也陪他不眠不休做著自己份內的事。

說不累是騙人的,兩人現在一心想做的事就是找到一張床,撲上去夢周公。

「上校,您不想休息一下嗎?」

「想,」他抬起頭盯著面前遞來咖啡的霍克愛,見她的眼神也同樣閃爍著光彩。「但是不能。」她眼角的疲倦又襲上,但還是勉強打起精神走回位子,默默看著公文。

誰叫他要翹班出去「找女人」呢,況且又是不好埋怨的人,她靜下心,倒也不那麼責怪了。

誰叫這是自己選擇的路呢。

★★☆

「很好!妳做得棒極了!照這樣下去妳絕對可以得到最好的劇本的!」台下吆喝著。

她向下一鞠躬,慶幸自己夜夜苦讀的槍枝使用方法在期初考時有的加分效果。

明年才要考期中考,還是得加把勁,才能使第一名的寶座不被撼動。

這麼辛苦就只為了期末時能夠選擇的人生劇本可以順遂些。她已經打定主意,要找個家境好、有人疼、丈夫帥氣又貼心的劇本,為此再多佔用些現在的睡眠時間也無關緊要。

「老師,我想申請輔導其他同學的服務時數。」

老師們的眼笑得更開了。想必那些學生也樂得眉開眼笑,如此一個親近美女的機會,好好表現說不定還會被看上眼。

但她萬萬沒想到,自己被「配給」到的居然會是全校有名的擺爛學生。

「馬斯坦古同學,請你趕快回去讀明天要考試的書好嗎?躺在草皮上望著白雲發呆是無濟於考試的。」

「考試考試,妳腦子裡是只有這一件事嗎?無聊透頂,讀書做什麼?不過是能夠排在最前面選人生嘛!要是什麼事都好得不得了,那人生多無趣?我只要及格分數的劇本就好了,剩下就不奢求了。」

「你確定自己能夠及格嗎?成績單拿出來我看看。」

馬斯坦古從身旁的袋子裡翻找出一張皺得如同老人皺紋的泛黃紙張──還摻了柳橙汁的清香──遞給臉上表情明顯糾結的霍克愛,這時依他對她的觀察,她一定氣得七竅生煙了。

她快速掃過紙張上的數字,驚訝的蹲下來看著他。

「喂!我說,你其實很聰明吧?所有科目都剛好60分,哪來這麼吊詭的事?你是故意的吧?」

「想太多,我就是只能考到及格而已。」

★☆☆

「你這小子居然還有臉來見我?都已經成為軍方走狗了。」不久於世的孱弱身軀咳著血,一點也不留情的罵著自己不成才的徒弟。

「我想要改變這個國家,為此我需要從內部開始改革。」

老霍克愛掩不住眼中的憤怒。他不是真的不希望他從軍,而是總覺得泛出了些不捨,一部分還是因為女兒。

馬斯坦古瞭解他的師父,這也是在喪禮之後他急切想幫霍克愛覓一個遮風避雨的家,就近關心的緣故。

「中尉,我看妳還是小睡一下好了。」

「上校您呢?」

「我把這一張簽完就好,妳先睡吧。」

「是。」她把桌上的雜物大致清理了一下,空出了大大的桌面,不支倒下。

他心疼的笑了笑。

☆☆☆

「妳不去讀書真的好嗎?要是害妳成績下滑我會良心不安耶。」

「怎麼?我的成績淪落到給你叮?而且一天到晚叫我不要讀書的人也是你呀。」

「那妳就真的不讀了?我只是看不慣追求順遂劇本的人,但沒說妳不能追求呀!」

「……我覺得…你說的沒錯……」她垂下雙睫,幽幽的吐出一字一句。「要是什麼事都好得不得了,那人生多無趣……我覺得你說的沒有錯,一味的追求平安的日子固然是好的,只是就會一點都不刺激了吧。

「雖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但能被你影響真是我的榮幸,你讓我對好多事都改觀了……總之,很高興認識你。」

這句初見面時的寒暄語,她遲了一年半。

「哎,再半年就要期末了,屆時就要決定去向了,妳應該會成為舞台上大放異彩、最閃亮的一顆星吧,那時再多指教囉。」他故作輕鬆的情描淡寫過去。

經她的悉心指導,他的平均分數已經抬升到誇張地步了。

「你成績差根本是裝的吧,而且我敢說你認真起來絕對不只這樣。」

「哪有,我很笨的,是妳太厲害了。」

他瞇起眼,和她一樣的動作。

「如果可以,那我想要,成為你的舞台上大放異彩的、最閃耀的一顆星。」

☆☆★

「第一名:莉莎‧霍克愛同學,恭喜妳以三年平均98.7的高分畢業,那,妳可以有三天的時間考慮自己要選什麼劇本,如果要諮詢可以去圖書館找老師。」

她接過畢業證書,並沒有欣喜的感覺,當初的目標是達成了,現在看起來倒是挺可笑的。當務之急是和他商量吧,便起身去他的寢室。

她晚了幾步,房間已被清空,他在幾分鐘前就離開了。料想到她會來,他甚至在書桌上擺了一張紙條。

「不要跟著我受苦,妳還是去找一個漂亮的人生吧。」

這更完整了她想追隨他的心。

「誰叫我早在那麼久以前,就栽在他手中了呢?」

她噙著淚,哽住呼吸,走入了滾滾塵世。

☆★★

他把一疊疊文件疊到茶几上,心想再也不要讓她陪自己熬夜了。

把椅子搬起,輕聲走到她身邊。他偷偷啄了她熟睡的臉龐,便一起趴在桌上睡了。

 

妳還是跟來了呀,真是個笨蛋。

我說過,要活在你的舞台上的。

 

第一道晨曦透進來,正巧撞見兩個依偎的身影。

如同當年。


後記:

This is for "琴影"!

還有佐莎日快樂...我知道我慢很多拍了...但還是給我喊一下嘛!

((而且現在正在做熙樂覺得不禮貌的事勒,哎呀真糟

嘻嘻,我有把兩個意思都寫出來喔

一個比較隱藏式((但不是星星變化階段= =

請搶答!

(被揍)


為了因為站長寫太爛以至於沒人懂我還是交代一下劇情:

一個時空是現在,一個是還沒當人時

好我說完了接下去請自由想像


不知道這次琴影旅客可否得到車頭呢?

會不會重蹈MUMU的轍呢?

會不會找到隱藏意義呢?

即將揭曉...


喔順道一提,集車頭換獎品

第一個點的人可以打六折(3個車頭)喔~

機會有限要搶要快把握良緣(?)呀!


今天待在家只是一直吃加睡,無聊死了

請旅客務必加個C(留言)一下(鞠躬)


謝謝閱文:))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