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憩片刻,倏然驚醒。

忘了自己剛剛夢到了什麼。

應該不是慘烈的結局。

1

身處的不是荒煙蔓草,但也不是豪華的屋子。他四顧,圍著的土牆,門口以一塊碎花布遮掩,空間內幾乎沒有任何物品,自己則躺在一張扁塌的乾草床墊上。

他咳了幾聲,是被空氣中乾嗆的粉塵嗆到,覆蓋在身上的麻毛毯被硬生生撥開。

外頭走來一人,在碎花布和地板的空隙,馬斯坦古看見了一雙戴了紅色麻編腳飾的雙腳,身上的披肩過長,垂至膝蓋下,也被一覽無遺。

披肩上的花紋,由黑色、橘色、紅色的線條排列,最後的收邊選擇以流蘇的方式垂下,和傳統的伊修瓦爾披肩稍微不同。

「不過才出去五秒你就醒了,害我什麼事都做不了。」

「咳…這裡的空氣品質真糟糕……」

「我說,你們中央的官員呀,也不想想這裡被搞成這樣是誰害的?既然醒了就別再賴在那裡,趕快起來,外頭還有很多事等著你呢。」

馬斯坦古甩甩頭,再眨眨眼,試圖搞清楚現況。

高狄帶他來這裡,是為了什麼目的?還有他現在催促自己踏出屋子,難道是想讓他再一次正視這片被無辜蹂躪的土地樣貌?

他想自己應該答對了。外頭灰撲撲的斷垣殘壁點綴這一望無際的飛揚黃土,遠處、近處都摻雜著零星的哭聲,附近的人家更是使勁想把滴入土石中的猩紅刷乾淨。

但再怎麼用力,鋼刷怎麼也刷不掉用大砲轟炸的刻痕。一烙一烙。

「你,去把那些石塊搬走,搬去那裡的空地,要一塊一塊疊好。」

「高狄,現在我們在哪裡?」

「不工作就沒有飯吃。」

高狄快步閃入屋內,不讓馬斯坦古有任何問話的機會。

2

「喂,我問你,你有這麼精熟的技術為什麼要去做這種事?」

「沒頭沒尾你說什麼?」夜已深,馬斯坦古莫名其妙的替伊修瓦爾人工作了一整天,換得的一頓溫飽便只是在這斗室裡和高狄一同吃冷飯。

餐桌上的蔬菜沒有著新鮮該有的釉綠,小小一疊的肉末也泛著暗棕的色澤。

「你所使用鍊金術,還有專挑軍人『考驗』的用意。明明就可以拿來造福族人,你卻選擇復仇,我不懂你的用意何在,況且你並不是意氣用事之人。

「被你玩弄了那麼久,身為殘殺你族人的兇手我並無怨言,但多少也從你做事的風格裡了解你的為人;還記得你最後給在大宅邸裡的莉莎找到了好歸宿、讓青樓裡的莉莎恢復自由之身、也讓帶著八個小蘿蔔頭的莉莎重新尋得了人生希望的目標?

而讓我不敢置信的是:那終究是幻影,『莉莎』並非真的遇到了這些事,或者說你虛構的不是真正的莉莎,但──若非你仁愛之心,又何必給她們一個好下場?」

高狄放下碗筷,他冰冷的視線從醬菜移到馬斯坦古的手上──戴上畫了鍊成陣手套的雙手,即是弒殺自己族人的工具。

「這不是復仇。」

我並沒有復仇的意願。他把後半句話吞了進去,做出這種折磨精神的事,似乎也被歸在復仇的範疇內了。

「這不是復仇。」馬斯坦古重複了一次,想從簡單五個字內咀嚼出真正用意。

入夜一來一直從門下的縫隙鑽入,冷空氣不住的騷擾兩人。

從這時,馬斯坦古才真正感受到與中央進步得繁華榮貴相反的──

淒涼得荒蕪。

3

這是真實上演的、過於逼人得讓人寧願逃進寧靜中的事實。

這也是生平第一次,他讓自己雙手染血。眼睜睜漠視手掌拾起一塊不起眼的石頭,那尖稜的銳角令人發寒。但高狄就做了,他死命的往身著藍色軍服的侵入者頭上猛敲。

不能畏懼,他告訴自己不能畏懼。

哭著,已經沒什麼感覺了。他只好說服自己:「若是停下殺戮的手,最終只會報復在族人身上」。

他保衛住了自己家園一段時日,終究不敵國軍一顆大砲。

那時他才意識到,光靠這小巧的石頭無法驅逐敵人,得尋求更強大的外援。

那時他僅存的弟弟勸告著他,要他放棄再度殺人的念頭。

最後他意識到,自己已經漸漸和光會殺敵的工具同化。越來越多的不願意和愧疚浮現,他想逃了,逃離永恆戰場的痛楚。

然而,那年弟弟的死和家破人亡,成就了一位「幻境之鍊金術師」。

「我從原先的奮勇殺敵,變得連武器都握不住,只要一碰到刀械,我的血液就會沸騰,變得像殺人工具似的,我並不想和你們那些只會奉命行事的東西一樣,但想保護家園的意識日漸壯碩,那時我在一棟殘存的地下書庫裡找到了關於鍊金術的書。

「我鍊金術的基礎從那時累積,到伊修瓦爾戰末期,二十歲時悲憤已讓我把整套系統學會,我評估自己的力量及需求,才研究出『幻境』的練成。

「自此我向每個我認為有憐憫之心的軍人下了考驗,總之,我希望他們能了解我所傳達的意思,然後就會放他們離開。」

4

「除了我之外,你總共鍊成了多少人的幻境?」

「二十五個。」

「所以你居然獨自承受了二十五次的失望?」

高狄輕笑了一聲,那聲響輕得如浮雲。

「至少在第二十六次時,你打破了我的魔咒。不過說真的,每年鍊成一個人,屢次失敗後我原本對你也沒抱多少希望,但我知道我自己也活不久了,所以想放手一搏。」

「所以你才對我做了三次鍊成?可真『厚待』我。」馬斯坦古酸溜溜的撞了撞高狄的肩膀。

「果不其然是國家鍊金術師,早知道我在第一個時就找個鍊金術師來了,害我蹉跎那麼多人生。」

「但那個人說不定沒我這種轉得快的頭腦啊。」

「哈哈!臭美!」他回撞了下他的肩膀,兩人緊繃的關係已不復存在,簡直像認是已久的哥倆好。「之前還有個全身是肌肉的鍊金術師,但他溜了。」

「那我還可真是『榮譽』呢。」

「噗哧…哈哈哈哈哈……在這種奇怪的話題上我們還蠻談得來的的嘛!」

「哈哈…咳咳……哈哈哈哈,那我就把你原本要給我的精神賠償一筆勾銷囉。」

「什麼精神賠償啊!鍊成一次的代價這麼大,我沒跟你收三次的錢你可要偷笑了,連其他人都被我留在伊修瓦爾做苦工……」

「等等,什麼代價?」

馬斯坦古抓緊他搖搖晃晃的肩膀,他強迫高狄正視自己的臉。

容不得一絲隱瞞。

「很大的代價。」高狄撥開馬斯坦古的手,把餐桌上剩餘的碗盤匙筷全堆起來,走到外頭的水槽內放著。

馬斯坦古追了出來。

「到底是什麼代價?」

「很大的代價……你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漆黑而空曠的天空裡,竟然找不到一顆星星。

5

喀咚。

沉悶的開門聲響在夜半時分,女子坐在辦公桌前撐著眼皮,緊依賴一盞檯燈,顯得特別寂寞。

她抬起頭,但沒看清楚是什麼人開啟了門。

「我沒把門關好嗎?今天風真大。」

霍克愛揉揉太陽穴,起身走到門邊。右手甫摸上門把,就被後方雙臂緊摟住。

他嗅聞著她的髮香,身體上熟悉的味道也一並被吸入他的鼻腔。

現在是真實的莉莎,真實的回到了馬斯坦古原本的世界。

「我回來了。」

她哽咽著。「你回來了。」

沒有人打破這歡愉的寂靜,直到他深沉的吻印上她的唇。

一切的一切,從這裡開始,從這一個吻開始;一切的一切,從這裡結束,從這一個吻結束。

「對不起,我讓妳擔心了。」

霍克愛吸吸鼻子,強忍下再次吻上的衝動。「你去哪裡了?」

「我……去受了應有的懲罰,但那個懲罰我的人…很仁慈,他也依約讓我回來了。」

她聽著馬斯坦古胸腔的跳動,隨著秒針滴滴答答的步行,那強而有力的振動一拍也不漏。

馬斯坦古把夾在霍克愛頭髮上的艷紅夾子取下,讓她躺在自己腿上。

「妳睡吧,一定累了。」

她迷濛著眼望向他,似乎在拒絕他的要求。

「我不會再消失不見了,我保證。」

「你的保證不值幾個錢。」她雖然嗆了回去,但還是閉上了眼。

他順著那金黃滑順的髮絲撫去。

6

翌日,他起得特別早,但高狄已經站在門外了。

「關於你昨天問我的問題…」

「是生命吧?你說你蹉跎了人生,就是指代價吧?」

「很大的代價,是吧?」

「你……真是…哎……」

高狄卻燦起了笑臉。「但能夠換來族裡的和平,很值得不是嗎?」

「關於伊修瓦爾的重建,我已經想好方針了,就欠缺一個顧問。」

「你在說我嗎?」他咧開嘴,投了個「讓我來讓我來」的笑顏。「走吧,讓我送你回去現實世界。」

「嗯。」

「你知道嗎,我的鍊金術代價讓我可以提前知道自己的壽命耶。」

「你一定很長壽吧,供你做了那麼多次鍊成。」

「是啊,我是很長壽,」他拿出一塊泛黃的粗麻布,鍊成陣以銀綠的色澤浮現。「我原本可以活到七十五歲呢。」

馬斯坦古一頓,如果他是在二十歲習得鍊金術,活一年就鍊成一人,然至今已使用二十八次……

他只剩一年可存活。

「等等,你只能活到七十五歲,那不就……」

「哎,真是的,有你這種精明的朋友還真麻煩。」

「等一下……」

他來不及阻止鍊成陣發出耀眼的光采。

黑色觸手向馬斯坦古襲捲包覆,身體像魚鱗般被一片一片剝去,一如每一次要被帶往新的地方,他這次卻充滿恐懼。

他的唇型悠悠吐出幾個字,等所有碎片消失後,聲音才姍姍來遲。

「我永遠都會想著你的,朋友。

「現在,我要來做我人生最後一次的鍊成了。」

他踏入鍊成時所發出的光輝,一段夢一般的幻境從他眼前浮現。

「爸、媽、弟弟,我們又再見了……」

他的身體幻化成灰,隨風飄揚在伊修瓦爾的土地上,永不離去。

他,圓滿了這片土地的殘缺。

7

「我想要推動一系列的重建伊修瓦爾的案子,現在開始所有人都得參與擬定計畫的會議。」

「是。」

「莉莎,陪我去一個地方。」

「是。」

她曉得他要去哪,一路上氣氛稍嫌凝重也沒說句話。

「莉莎,妳知道嗎,我在高狄的幻境裡,遇到了很多不一樣的妳,」馬斯坦古率先打破沉默。「但…妳卻過得不大好……所以我想幫妳,然而我卻一再的意識到我僅是妳生命中的旅人,並不能幫助妳什麼。」

「但是什麼都不做,就什麼都沒有了不是嗎?」

他們彼此的默契,有著通心般的技巧。

「就如,我們幫助伊修瓦爾人。我們只能在重建家園上進棉薄之力,在心裡的傷是無法磨滅的,不過若是我們僅在一旁看著他們自己復原,並不能算是贖罪,所以即使只有一點點,我也希望能幫忙。」

「是。」

「還有一點,莉莎,我很高興在現實生活中,我並不只是妳人生中的旅人。」

她淡笑。

 

再次踏上伊修瓦爾的土地,已沒了高狄的氣息。

旅人,短暫停留後便消失了蹤影。


後記:

這是旅人的最後一集,寫完後有點給他感傷了一點...

我只能說,高狄這角色我是越寫越喜歡

前幾集還恨不得他去死,現在對於他的消失卻感到難過

而且站長在寫作的時候,從來沒打過草稿

所以是邊寫邊想下一步

換句話說

就是我根本不知道結局((K


琴影姊姊~這系列妳一直很捧場的~

說不定口味太辛辣了都沒什麼人看((掩面

但這是最後一集拜託請賞個臉好嗎?


我對結局好意外喔((奇怪的發言= =

不知道旅客們有什麼樣的感觸

是「哈跟我想的一樣嘛!」還是「什麼跟什麼居然是這種發展?!」

我是後者((默默舉手


端午節快樂~~((小姐妳的節拍器怪怪的

今天是人生中第二次包粽((摸下巴

是的非常成功

吃飽飽吃飽飽,而且都是道地的客家粽喔^^

((考慮是否建端午節賀站


畢業季

"致十年後的我"

個人覺得很適合^^


謝謝閱文:))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