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此為界線續集,所以內容並非普遍級,若是旅客自覺無法接受,下車無妨,或是跳過段落4,文義上仍算可以理解〉


有一種東西,是存在在世界上的不存在。

你看不見、你摸不著、你聽不見、你找不到……

但人們總是不停的追求。

真正遇上時,要偷偷的、輕輕的,因為你會──

 

1

 

「你們這樣算什麼戀愛顧問啊?出那什麼餿主意,現在她不只連說話,連靠近我都不敢了。」

「什麼?你這傢伙給我捫心自問一下,你最後還不是把她給吃了?」

「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她這麼一個我們心目中的女神形象,簡簡單單就被你玷汙了耶。」

「不,我的女神是葛蕾西亞,不過她就勉強當第二名好了。」

「而且為什麼連我們也要遭殃啊?她的眼神都熱得像要燒死人耶!」

「那個…中尉她快回來了…我覺得我們要散會了……」

 

磅!

 

一群男人直立在辦公室中央,也不知是不是被那一記對空鳴槍嚇傻了,該回座好?還是不要?

還是趕快鳥獸散才是上上策。男人的秘密聚會解散,中間讓出了一條乾淨的通道,他們所說的女神便不疾不徐的走回自己的位子。

那高傲的神情,就像一隻高雅的貓正傲視她的男寵。

 

磅!

 

她把抱在手上,不算厚的紙張用力摔到桌上。

顯然是在警告那些不知好歹的人,要是敢害自己加班絕對沒好下場。

俏麗的臉龐上只看得見陰狠的認真。

說時遲那時快,那一頭,獨占大位的男子便把一疊未處理的公文又燒了。她熟練的瞪了他嘻皮笑臉的無辜上,再將一份一模一樣的放回去。

上面黏著一張恨意極深的便條:請別讓我給您好看

她可以經保持了三天不和他談話的記錄了,也就是說,這三天來他想了多少奇奇怪怪引她注意的方法。

「好……好像有一股寒意…」

「冷鋒和熱鋒……等會該不會下起鋒面雨吧?」

 

她很久沒準時下班過了,託他的福,自己終於可以當第一個離開的人。

當然,還要以一記冷冽的眼光環視過一遍後才走。

 

磅!

甩門聲響得連走廊另一頭的人都嚇著了。

 

「安…安全了吧?」

「似乎是這樣沒錯。」

「那我們也回家了吧。」

「喂!你們這樣很不夠朋友耶!不是應該等我一起改嗎?」

「我心與你同在…你以為我會這樣說嗎?你害我們這麼慘,自生自滅去吧!」

辦公室裡大部份的燈光都暗了下來,馬斯坦古聳了聳肩,他看向平常都會一直陪著他的那一盞檯燈。

今天也熄了。

 

它嚐起來很甜,還有一點成功奪得的驕傲滋味。

它嚐起來很苦,還有一點隱藏其中的淡淡澀味。

它有多變的滋味,你永遠不會膩,所以,它會讓你──

 

2

 

雙手插進大衣口袋裡,今夜的風有點悶。

如果是平常,應該還在燈火通明的辦公室裡和他獨處吧,然後,好不容易會在時間走到第二天前離開那裡,有時是開車,有時是散步回家,一起回她們位於同一棟大樓的家。

街道慢慢開始冷清,拐過下一個巷弄,就可以到百客帆街了。

幾日準時回家,身體像是違背了正常習慣,居然開始排斥似的感冒了。

「還是去買個藥好了。」

對巷還亮著的藥房,敞著半開的玻璃門。

 

「有什麼症狀啊?」值班的藥師不屑的抬起頭詢問,但眼睛卻注視著手上的時裝雜誌。

胸前還別著「實習」的牌子,霍克愛不放心的告訴她自己的病徵後,便納悶著其他正職藥師去哪了?

「就感冒嗎……那妳吃這個好了。」她明白似的想了一會,頭也不回的將手指伸到背後的小櫃子裡頭,摸索了一回,終於遲遲的將兩指伸入一個粉紅色的小抽屜裡。

「吶,那裡有水,請自用,總共是兩千五百先士。」小姐接過霍克愛的錢,又埋首於雜誌裡。

「謝謝。」她吞了幾顆粉紅色的藥丸,轉身就走。

「喂…等一下,妳覺得我穿這件會好看嗎?」她指了時裝雜誌上一件亮黃色的短裙。

「不會,因為它適合年紀輕的人穿。」

「什…妳嫌我老?」見霍克愛頭也不回的就這麼走了,她也不繼續罵了。

眼瞪著桌上的錢,那藥師又想起了什麼。

「咦?我記得感冒藥只要一千五百先士,那剛才拿的那款藥上面標示著兩千五……?」

她轉頭,發現,感冒藥應該是另一格才對……

 

吹著夜風,她覺得自己發燒了。

身體開始發燙,連風吹草動都覺得太過敏感。

「這是副作用嗎?」她搖搖腦袋,但神經卻變本加厲得更加纖細。

後面傳來一陣不尋常的波動,她有感覺到有人跟蹤。手伸進包包裡,摸索著槍枝,準備在他有意襲來時給他來個措手不及。

很快的,在走入最深沉的靜默黑暗後,她意識該轉身了。

她迅速的上膛,但對方料到她的防衛動作,以另一隻手拍掉那槍枝,將她反身抱住。

兩人肌膚接觸的那一剎那,她覺得身體的電流使她全身酥麻,登時軟倒在地。

「莉莎…是我,妳…妳發燒了?」

腦中不間斷的耳鳴,而理智裡似乎還有一個聲音告訴著她:如果是他,那就沒關係了。

 

鷹會自焚並不是因為碰到了外來的火焰。

而是在火焰接近的當下,身體裡的熱流,被燃起了……

 

它的名字是禁果。

它是平常人觸碰不到的事物。

然而,並不是只存在於兩個小小年紀的靈魂中。

當兩人的關係,不能公開時,它就會悄然於他們的身體裡滋長發芽。

成熟的那一天,它會使你──

 

3

 

「咳…咳…」

「妳看妳,居然感冒了,今天就睡我家吧,讓我好好照顧妳。」

馬斯坦古打開大門,拉著霍克愛燙得能煎蛋的手進入。他把門鎖好後,又牽著她走上二樓。

令他感到奇怪的是,雖然她仍舊瞪著一雙不情願的眼,但完全沒有反抗,甚至是走得有點急促。

他拉開被子,讓她坐在床沿。然後伸手將她的外套脫掉。

「不要!讓我自己來,請您不要碰我!」她打掉湊上來的手,雖然身體並不抗拒他的接觸,然而薄弱的矜持仍舊守著那一條界線。

馬斯坦古沒有生氣,他只是笑笑。但他不知道,他的笑卻讓霍克愛更臻難受了。

「嗯,好,妳慢慢來,我去拿藥跟水給妳。」

「您不用這麼麻煩,我剛剛吃過藥了……」

他把大大的手掌放上他的頭,輕輕的摸了摸。如癡如醉的神情倒映在他臉上,她只知道得克制這種撲上去的獸慾。

馬斯坦古輕慢的用雙臂還住她。不知不覺中,她身上只剩單薄的一件衣服。

這似乎不太妙呀……

「妳還在生我的氣嗎?」

「您…我…」此時此刻,她連說話都覺得困難,她不想掙脫他的懷抱,更想進一步索求。

「對不起,我不會再……」

他沒能說完。

她放在他胸膛的雙手,十根指頭都在蠢動著,靈巧的解開襯衫上的鈕扣──就像他每次為醉倒的他換下衣服那樣。

 

理智那種東西,熔點很低,鷹身體裡的火,早就足夠把那東西燒光了。

現在存在軀殼裡的,只有急欲噴發的慾望。

 

她突然停下手上的工作,並不只是所有扣子都被解開,而是清醒到自己做了什麼事。

該慶幸的是,他「還沒」將她壓倒。她還有機會澄清。

「我…我在幹嘛……對了,藥,那個藥……」

馬斯坦古還是疑惑的看著她,目不轉睛,而清楚知道她的包包在哪,從裡頭拿出一個小紙袋。

「嗯…讓我看看……妳在感冒期間買『Aphrodisiac()來吃?」

「什麼?我以為那藥師給我的是感冒藥。」她羞紅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變化,因為早就熟透了。

「恐怕…不會是。」他尷尬的笑了一會,鬆開環住的手臂,但沒有離開。

她將馬斯坦古的肩壓上床,沒有反駁的餘地,四瓣唇緊密的貼合。

無法離開。

 

既是美好,而邪惡。

它以兩個不同的身分使兩個軀體緊密契合。

美好,在它能讓人歡愉。

邪惡,在它能讓所有嚐過的人都──

 

4

 

她迷惘的睫毛下卻毫不掩飾的勾起了一道誘人的眼,裡頭閃爍著急切,朦朦朧朧的神情媚惑著馬斯坦古。

平是他是會撲倒她的人,今天顯得特別猶豫。但只有一瞬間。

他的手指滑順的撫過她的腰際,溫吞的將之伸入背脊,再緩慢的游移至胸前,輕輕的觸著她敏感的肌理,再不留情的把她上身僅存、唯一的衣料剝下。

由內衣包裹著的上身,顯得更加性感。

她也不閒著。有效率的找到皮帶的扣環,她輕而易舉就把它抽離他的褲子。她坐在他身上,心跳得奇快。

「我……不能…」她將雙手拿開,而馬斯坦古的神情又多了點無奈。

「這樣可不行,既然開始了,就沒理由不能將它完美的結束,中途收手可是很傷身的。」他溫柔的笑笑,再用手摸摸她的頭,安慰著。

那隻手放下了她拘束著的頭髮。從上而下,她的臉頰、她的頸項、她的鎖骨、她的雪胸,想再次喚醒剛才的衝動。

她按住他停在胸口的手,表情軟化,自願退至他的身下。

「唔……」被壓在身下時想掙脫的感覺,和上次有點相像。

「不要怕。」

她諳知他的溫柔,是令人忘卻自我的迷幻感受,而非痛苦。

現在不管是什麼東西都顯得礙眼。馬斯坦古以兩人赤裸的身軀來映證這個道理。

他抬起她的腿,放到自己的腰上。用萬能的手擦過熱燙的皮膚,給她一個吻。

含蓄的告知。

她悶哼著接受他的進入,身體的熱能催動額角的汗珠滑落。

那小幅度的晃動,足以使兩人的情緒翻漲至最高點。再一點一點加快速度,她輕輕的呻吟讓他又緩和了下來。

一直保持在同樣的頻率,身旁沒有其他聲音的干擾,他們似乎還聽見了同樣的喘息聲、同樣的心跳聲。

他用最紳士的做法輕揉她的雙峰。她淑女的回報,舔舐他的鎖骨、碎咬他的耳根。兩人在同時輕笑。

她的雙腿間充滿著他,兩雙交錯修長的腳不曾打結似的畫著圓舞曲。

他更抬高了她的臀部,藉以迎合自己滿溢的需求。剛才的衝動退卻後,剩得是兩人的相知相惜。

下一秒,那埋在她身體裡的炸彈隨之爆散開來。

馬斯坦古撐著床的臂膀鬆懈下來,他將自己化作一灘爛泥,覆蓋上她潔白的身體。

那個夜晚,他們沒有人先離開彼此。

傾聽著令人安心的心跳,他倆睡熟了一個眠。

 

偷嚐禁果的後果,有時是不可承擔的。

就如鍊金術的等價交換,得到愈多愉悅,付出愈多代價。

那滋長在人們心中的果實,隨著深愛對方而日益增大。

人們深知的禁地,有時更愛去探求。

 

5

 

「看吧,我說得沒錯吧,中尉一定不出三天就跟上校和好了,今天他們還一起來上班呢。」

「還有說有笑的,真令人感到不悅呀。」

「話說休斯昨天還看到他們一起回家了?!」

「他們住同一棟大樓不是嗎?」

「才不只那樣,我是看見上校拉著中尉回他自己的家。」

「他們要進來了……我們快回座吧!」

「希望中尉進來時,看到那個……別發飆才好。」

一群人鳥獸散,在女神踏入辦公室時,他們均摀起了耳朵。

紛飛如雪片的公文,她還記得是昨天她放上馬斯坦古桌面的那幾疊。

 

磅!

這似乎,不只是一記空響……

 

為了愛情。

它,就是如此欲罷不能的存在。

 

後記:

(註)Aphrodisiac為催情劑


咕嘰的最後一次段考中,作文只拿了5級分

據了解,是因為老師覺得格式太像在寫網路小說了......

於是,我欲哭無淚的安慰著自己那不算在平均中

不過...也算是一種稱讚吧我覺得^^

(似乎完全不打算提到內文)→這是不對的呀!


咳,那個,內文嘛...

基本上是延續界線的發展,如果沒看過界線的可以去複習一下...

(我看還是算了OTZ我沒勇氣再去看呀)

\口/這根本就該鎖文的呀!!((突然意識到

要是不小心玷汙了大家的眼也不是我的錯!!開頭就說了不是普遍級啦!!!

(這根本就變成站長公幹大會了...)

有沒有有沒有,這標題夠聳動吧

禁果耶禁果(現在納悶明明是限制級為何不鎖文)(阿阿,那是因為站長太懶了阿)


現在我有點想知道羅伊和莉莎會不會去找那個藥師...

前者說不定會重金感謝

後者是給她好看...

啊啊~好有趣,好像八點檔XD


謝謝閱文:))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