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在天空上看著妳喔,妳也是嗎?

在這個即將放開真正自我的今天,我終於也要去旅行了。

走路環遊世界。

Travel to your heart.

 

……Map3……

 

「羅伊先生,這一個月以來還習慣吧?會不會太累了呢?」

說話的女子是馬斯坦古的前輩,艾森,一個比他小九歲的年輕女孩。從他考進空服員這一個月來一直很照顧他。

「不,不會,謝謝。」他的眉毛向上翹起,放下即將靠近唇邊的咖啡紙杯,紙杯外包著的一片瓦楞紙傳遞過來的溫度稍嫌太高,馬斯坦古可不想等一下說話大舌頭。

「嗯,那半個小時後記得過來喔,我先走囉。」休息室門邊的女孩子溫柔笑笑,拉著身後的一個小小的行李箱,往走廊的另一邊邁開腳步。

他緩慢的走到門邊,專注的看著女子婀娜的身影和行李箱轉入左邊的走道。他喝了一口杯中的深褐色液體,果然還很燙。

「痛!」明明燙到了舌頭,他卻把杯子放到另一隻手上,甩甩原本拿著杯子的手。

「呿,我在幹嘛呀?身不由己嗎?」馬斯坦古嗤笑一聲,突然發現箇中諷刺。

 

我要去旅行了。

帶著一具少了什麼的身軀,拉著一個空空如也的行李箱,不,其實裡頭填滿了想再見妳一面、對妳說說些什麼的願望。

我會在高空中向外頭的雲海揮手,那麼她們就會因為我的親切向妳通風報信。

然後,妳一定會在某一天搭上這架班機吧?這架往返S國和各地的班機。

我只要替妳放行李、斟杯酒給妳、聽到妳說一句話……

我保證,我會重拾以往和妳在一起時,那樣的笑容的──

 

「辛苦各位了,這次的飛行一定耗掉各位不少精力吧,回去好好休息吧,若是累了就別逞強……」機長和藹的望向每一位參與這一次十七個小時的長途飛行的空姐、空少們。

「……但是,記得笑呀,馬斯坦古老弟,雖然當空服員的薪水可比不上你之前日金斗進,但既然你踏入這個領域,麻煩拿出你的專業來好嗎。」

「我會注意。」

「如果身體受不了你可以先休息一下的,這一個月來你瘋狂工作,看到飛S國的班機就跳上去,這麼對S國情有獨鍾?」

「不全然是,畢竟我從以前就閒不太下來。」他捏緊了輕如鴻毛的行李箱把手,全身緊繃。

機長回報一抹苦笑,領著其他人走了。

大片大片的落地玻璃折射入精緻的夜色,城市裡住家、大樓的燈火通明像咖啡漬一般隨意潑灑。

一條長廊布滿光線的足跡,正好和外頭相反。站在路中央的人看起來就顯得尷尬。

該隱身入黑,或是暴露於白,在沒達成條件前還不能妄下定論。

 

***

 

霍克愛跪坐在沙發上,仔細研究手中幾張介紹各國旅遊資訊的廣告單。

V國沒去過、K國正處於動亂之中、E國太貴了。

「妳說,我們去這裡好嗎?我還沒去過耶,而且聽說那裡也很漂亮,又不會太貴呢。」坐隔壁的男子突然興奮的把一張全彩的圖片遞到自己眼前,害她呆愣了一下。

她瞥了一眼,再仔細的想了想。

「嗯,那裡真的很漂亮呢,就去吧。」

男子狐疑的眼透露興奮,手臂悄悄的環住她的腰,但被躲掉了。

 

就去吧,去看看我出生、長大,還有他出生、長大的國家,我和他的故鄉。

讓我卻認他的身邊早就有一個高挑、身材凹凸有致、賢能、幽默、可愛的女孩子,他們在的手指的同一處上都套著一樣的戒指時,我保證,我一定會敞開心胸接受你的。

如果我在那時沒有崩潰,沒有任何一絲想觸摸他臉龐的念頭時,我一定會從此待在你身邊的。

好嗎?

 

霍克愛的個性促使她有效率的在一天內把所有旅行所需的包括機票、護照、行李都搞定了。現在正值午夜,房內的男人早睡了,他從不是個夜貓子,但她卻因為被另一個人的工作習慣弄得常常到了早上都還沒睡。

她把自己的護照拿出來細看,十個國家有九個是和他一起造訪的。

「一點都不好笑。」

落地窗外還是有一點一點的燈光,形成地上星空。

「啊,又有飛機飛過了。」

 

你在上頭嗎?

你是否正用你的翅膀飛著呢?

在我傷了你的羽翼後,我的消失讓你的傷口癒合,亦或使之越破越大洞?

你現在一定很好吧,正翱翔於真正該擁抱你的天空中,享受橫跨晝夜的感覺,享受自由不受拘束的感情生活,享受新的一切事物……

然後,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背離曾經向你誇下海口的事──

「在您達到您的目標前,我會一直追隨您的。」

 

「準備好了嗎?我們要出發去機場囉!」

一箱一箱的提袋、行李箱慢慢裝到後車廂裡,男子在結束工作後長吁了一口氣,逕自要打開家門,而女子搶先一步走了出來。

「要走了嗎?你不先去泡杯咖啡,或進去再上網查一下行班有沒有誤點?」

「不用啊,路上再看就好了。」

「那…還是再確認一下東西有沒有帶齊……」

男子無息的把自己握緊了的手舒張開來,放出同意的微笑。

他何嘗不知道那是她的故國?甚至對曾馳騁國際經濟版面的馬斯坦古不陌生。

勇氣的抉擇。自從他在她眼裡看見渴望時,也曾消沉過。

 

***

 

「能讓我確認一下旅客名單嗎?」馬斯坦古連頭都不轉,呆板而冷冰的向艾森要求。

「嗯,好啊,等我一下吧。」但她卻老是無怨無悔的拿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雖然至今還沒在馬斯坦古身上做出什麼成效。

甫一接過那張紙,馬斯坦古立即被上頭的字吸引住,目不轉睛的掃描每一個名字,尋找能使他目光發亮的那個人。

「謝謝。」他一直是面不帶笑容的,但艾森還是看見了垂下來的失落。

「你準備好了嗎?記得拿出微笑喔!」她舉起自己的拳頭輕輕的吻上他的右頰。

馬斯坦古也回敬了一拳,面不改色走入機艙。

「艾森,這是新的旅客名單,前一張少打了這兩個人,一個是莉莎……」

後頭走來的機長遞出了一份對她來說很普通的名單。

 

兩對老夫婦首先登機,接著是一雙寂靜,緩慢的速度令空服員們不由得咋了舌。

然後是一男一女,走在前的男子看著機票,遲遲沒有再多走一步,女子用指腹戳戳他的肩,問道:「不知道是哪個位子嗎?」

艾森推推馬斯坦古,要他快出去替他們找座位。還指了指他沒動沒靜的嘴角。

他掛起一副專業而虛假的笑容,艾森向他豎起了大拇指,然而她也知道這一切不過是裝的。

「小姐,需要我的幫忙嗎?」

他快被漂白的雙眸,僅在剎那又染回了迷人的黑,那染劑是被金色髮絲蓋住的酒紅,一對同樣也注視著他的驚訝。

「嗯,謝謝。」男子伸出兩張機票,打斷兩人的呆滯。

「喔,是,請跟我來。」

馬斯坦古想過一百種當看見她身旁的「丈夫」時的反應,揍他一拳、把他拉下飛機後揍他一拳、把他拉下飛機後揍他一拳再帶她走……

但現在只是領著他們走向座位。和平而親切的帶領。

「小姐,您和您丈夫手上的戒指很別致呢。」他邊笑著邊把行李放到上面。

「謝謝,但是這戒指戴起來頗有重量呢。」

他明白她想說的話,她的想法和以前的南轅北轍。

 

很久以前,妳說妳只是要一個承諾。

我無法給妳,因為我把更多人的生計放在第一位置。

所以,我默默實現的一切,還是比不上一紙不值幾塊錢的證書嗎?

 

很久以前,我說我只是要一個承諾。

你無法給我,因為你把所有人的生計放在第一順位。

但是,你默默實現的一切,到頭來還是比不上一紙不值錢的證書嗎?

我終於可以告訴你了,你給的一切遠大於這些。

 

束縛著羽翼的禁錮,提醒了內心想飛的鳥兒──

天空才是她的願望。

 

***

 

「莉莎,妳的手牽起來輕多了呢。」

馬斯坦古的手扣住她的,沒有了多餘的飾物,他的手更能緊密連合。

「一身輕最好了。」她用另一隻手調了調肩側的包包。

「現在要去哪裡?」

「把之前沒看到的S國的雨看完。」

「那之後呢?妳願不願意和我一起『走路環遊世界』?」

「什麼意思?」

他笑而不語,擺動食指和中指,再指指飛機。

她一不小心也笑了出來。

 

「我可是會當得比你親切呦,至少我一定會笑。」

 

「對了,妳還沒告訴我妳是怎麼甩掉他的。」

「你也沒告訴我你在甩了那個空服員妹妹後的感想呀。」

「我才沒有甩掉她,快說啦。」

 

「秘密。」

 

他們的目光同時被劃過雲層的飛機吸引。

已經迫不及待,向自由投懷送抱。

他們沒有再造出一個牢籠套住自己,藍天

讓鳥兒飛得更高、更遠。

 

Travel to your heart.


後記:

浩大工程(汗)

我終於寫完map系列了

不知道和旅客們夢中(?)的結局是否相符呢?

其實結局寫得倒挺隱晦的說(修改前是完全沒結局的啊啊)

不寫死,讓大夥繼續延伸吧^____<

 獻上花絮ㄎㄎ

 

幕後花絮──演員專訪:

(因為他們的戲分太少乾脆一起訪問)

導(咕嘰):請發表感言。

哈博克:我的戲分太少了!居然只有在【佐莎】走路環遊世界 Map1 裡的一句話!!這樣怎麼對得起我這個贊助商呀!!!

導:謝謝,但你真的不重要。菲利呢?

菲利:(看著哈博克跪地)呃,雖然我也只有一句話,而且到最後沒事時成了發便當的小弟...但我還是覺得很高興!

導:我僅代表全體工作人員感謝你的幫忙(踹開陰魂不散的某人),沒有你我們都要餓肚子了!

法爾曼:我也覺得很有趣,但是我想請問一下導演,這些(指飛機、手機)是什麼東西?亞美斯多利斯在這時應該還沒有吧?

導:(笑而不語)下一個!

休斯:雖然一度導向爛梗,但基本上還可以接受,問題是......為什麼葛蕾西亞要飾演那個愛慕羅伊的空姐呀!!我不能接受!!(翻桌)

導:(閃)不過就是一部電影嘛!(閃椅子)來人呀,給我拿下!

歐登(誰啊?):我飾演的是霍克愛小姐的丈夫,但為什麼全片完全沒有提到我的名字?(怒)

導:怕混淆觀眾嘛!

歐登:那為什麼我得演這種因為妻子認為舊愛還是最好而拋棄我的劇情?

導:(爆秘辛)少來了,你們根本就沒有去登記不算結婚好嗎?

馬斯坦古:(湊過來)原來是這樣嗎!!(遭霍克愛拉回)(槍指)

霍客愛:還沒輪到你。

導:呃,沒關係,你們可以發表了。

霍客愛:架空比較不容易掌控人物性格。

馬斯坦古:內心戲好多。

導:這不僅磨練導演,還磨練演員啊。

霍客愛:總之能拍完真是太好了,所以上校請您快回工作崗位上處理公文好嗎?不然下一部怎麼演?

導:(茶)祝你好運。

馬斯坦古:(吼)下一部再有虐的劇情出現我燒了妳!

霍客愛:(扣板機)(命中)我先帶他走了,先為他的無裡跟您道歉(鞠躬)

導:(汗)好...加油...那預祝各位觀眾很快就能看到下一部囉,在此先不破梗啦!

(下台一鞠躬)

 

幕後花絮──NG片段

Take1

「小姐,需要我的幫忙嗎?」

他快被漂白的雙眸,僅在剎那又染回了迷人的黑,那染劑是被金色髮絲蓋住的酒紅,一對同樣也注視著他的驚訝。

「嗯,謝謝。」男子伸出兩張機票。

「卡!馬斯坦古先生!回神!回神!」

Take2

「小姐,需要我的幫忙嗎?」

他快被漂白的雙眸,僅在剎那又染回了迷人的黑,那染劑是被金色髮絲蓋住的酒紅,一對同樣也注視著他的驚訝。

「嗯,謝謝。」男子伸出兩張機票,打算打斷兩人的呆滯。

「卡!叫你回神!看兩秒而已!你現在還繼續盯著是怎樣!!」

Take3

「小姐,需要我的幫忙嗎?」

他快被漂白的雙眸,僅在剎那又染回了迷人的黑,那染劑是被金色髮絲蓋住的酒紅,一對同樣也注視著他的驚訝。

「嗯,謝謝。」男子伸出兩張機票,即將打斷兩人的呆滯。

「等等,再讓我看一下,先別拿劇本打我。」

「卡!你是聽不懂人話嗎!!!」

Take...很多次後

「小姐,需要我的幫忙嗎?」

他快被漂白的雙眸,僅在剎那又染回了迷人的黑,那染劑是被金色髮絲蓋住的酒紅,一對同樣也注視著他的驚訝。

「嗯,謝謝。」男子伸出兩張機票,打斷兩人的呆滯。

「喔,是,請跟我來,讓我帶領妳到神祕的......」

「卡!沒這段......」

還沒等導演說完,所有工作人員,包括攝影師、燈光、大砲手、演員、臨演都衝上前拳打腳踢。

尤其是震懾天際的槍響。

Take...很多次的下一次後

「小姐,需要我的幫忙嗎?」

他快被漂白的雙眸,僅在剎那又染回了迷人的黑,那染劑是被金色髮絲蓋住的酒紅,一對同樣也注視著他的驚訝。

「嗯,謝謝。」男子伸出兩張機票,打斷兩人的呆滯。

「喔,是,請跟我來。」

馬斯坦古想過一百種當看見她身旁的「丈夫」時的反應,揍他一拳、把他拉下飛機後揍他一拳、把他拉下飛機後揍他一拳再帶她走……

但現在只是領著他們走向座位。和平而親切的帶領。

走到一半,踩到地上的發火步手套而滑倒。

 

從此以後,開始了無盡的重拍夢魘......

 

謝謝閱文:))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