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太荒謬了,我不知道我在做什麼,也不知道羅伊在做什麼,更搞不清楚我那個頭腦靈光的老媽在做什麼。

就以站在莉莎家門外,用耳朵竊聽裡面的動靜的我來說,應該是最可疑的了,雖然我大可正大光明的走進去看她在搞什麼鬼,但相信我,如果真的有什麼,站在外面,會聽到更多勁爆的聲音。

在那個小小的空間裡,他們(絕對不是莉莎和羅伊)還能做什麼?單純的喝茶談私事?

喔,對了,我得先說明事情的來龍去脈。話說是這樣的,在約莫一個禮拜前,我-徠恩馬斯坦古正過著快樂的13歲生日,然後我那個已經四十多個一些些的爸爸就向我媽告白,然後我媽就把他送的禮物原封不動的退回去,還很狠的揍了他一頓。

拜託,送那種……嗯…反正就是很暴露的……衣物,或從另一種角度上來說,它充其量只是幾塊碎布組成而以的睡衣,怎麼可能不被莉莎揍啊?

好啦,我承認,那套是我陪他選的,莉莎身材那麼好,穿這個就可以把她曼妙的身形表露無遺了啊!反正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羅伊後來就很無聊的叫我去調查莉莎是不是「外頭有男人」了(他居然說得好像莉莎背著他偷腥一樣=  =),雖然我們一直堅決不相信,但事實似乎就是這樣了,就是我有一天發現莉莎其實一直有在跟一個男的在交往,然而他們的進展似乎已經到了論及婚嫁?

呃,這是各方面綜合起來推測的結果啦。

所以羅伊那個大白癡就開始做了一些幼稚的事,好比在莉莎家門口的玄關擺了他自己的鞋子,還有衣櫥裡也放了很多套他的衣服,最賤的是他還把他自己的內衣褲塞進她的棉被裡,真是高竿。

先說喔,那不是我提議的,絕對不是。

但那個男的似乎對這些事情毫不在乎,莉莎向他解釋的理由「我兒子幼稚的爸爸做的幼稚事不用太在意」他也想就不想接受了。

七天前,他們的對話:

「請跟我交往吧!我真的非常欣賞霍克愛小姐,獨有你,我才有這樣的悸動,所以誠心希望你會接受我的告白!」

「可是我已經36歲了耶。」

「你還是很年輕呀,而且愛是不分年齡的,我都已經43歲了啊。」

「可是如你所見,我有一個13歲的小孩,而且他的爸爸就住在我家隔壁隔壁間,更何況我完全不打算拋棄他遠走高飛,就為了跟你在一起。」

「那根本不是問題呀!我們可以搬到離這裡近一點的地方,你想看徠恩還是可以來看,還有你並沒有跟他的爸爸有過婚約,那我們在一起不管是在任何方面都不構成問題的。」

「那徠恩呢?你怎麼覺得?」

「我……」

我覺得他長得很帥不比羅伊遜色很多智商也很高至少和羅伊並駕齊驅身高比羅伊高個兩公分半超級有錢對我很好很親切就好像我是他的親生兒子一樣而且,

他不像羅伊那樣幼稚。

「要再想想……」但我想我還是沒辦法背叛羅伊。

「這樣嗎?那你可以慢慢適應。」

然後莉莎就默默的戴上他送的銀項鍊,還親了他一下。

而且這是在我面前!搞什麼!

「從現在起我們就是男女朋友了,徠恩,你可以幫我轉告馬斯坦古上將不要再糾纏我了嗎?」

三天前,他們進展成這樣:

「霍克愛小姐,我想請你……」

「喔,不用這樣,你可以叫我莉莎。」

太可憐了,羅伊從來沒被這樣授權過。

「那,莉莎,我想請你答應我的求婚,嫁給我吧!獨有我,才能給你幸福,讓我陪著你度過你的下半輩子!」

那真是我認是莉莎有史以來最誇張的一次,她居然感動的落淚了,還一句話也沒說就直接戴上他送她的戒指。

太可悲了,羅伊從來沒有求婚成功過,還是他根本沒求婚過,我不知道,總之,那個男的他到底是憑什麼?

喔,就憑他長得很帥不比羅伊遜色很多智商也很高至少和羅伊並駕齊驅身高比羅伊高個兩公分半超級有錢對我很好很親切就好像我是他的親生兒子一樣而且,

他不像羅伊那樣幼稚。

現在則進展成在討論結婚事宜了。

「小子,你這理有沒有任何動靜?」嚇我一跳,羅伊像條蚯蚓一樣無聲的縮到我旁邊。

「沒有,現在還在喜帖這邊。還有為什麼司令官會跑到現場來啊?你不是應該在家裡聽竊聽器的嗎?」

「我藏的第四顆被莉莎踩爆了,所以那裡已經沒有竊聽器了。」

「搞什麼鬼?那你現在跑來是要告訴我可以攻堅了的意思嗎?」

「我是很想這麼做,但身為軍人的直覺告訴我別這麼做。你有什麼好想法嗎?」

我想告訴他已經無計可施了,它的內褲計畫已經被釋懷,架在對面大樓的竊聽裝置發射系統在發射完第二顆後就被莉莎用一發子彈摧毀了,還有莉莎根本就拒接他的電話、拒見他的人,只透過我來傳話等等,所以我就明白的告訴他:

「一定還有辦法的,只是我不知道。還有你絕對不要想闖進去,那會毀了我們的計畫。」

他那種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垂下的肩膀,還有咕噥著「是莉莎還在生氣嗎?」的表情,不瞞你說,真的太好笑了。

***

在徠恩生日的前夕,霍克愛接到了聖誕夫人的電話。

「呦,霍克愛小姐,你來啦。」

「聖誕夫人,請問您突然找我來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只是稍微有點看不慣我侄子一些事的作風。我想他讓一個女孩子吃苦了那麼久,讓她蹉跎歲月陪伴他,還生了一個小鬼,卻從來沒想過要給她一個名份,這簡直就是不可原諒。懂沒?我是在說你。」

「我從來沒有這麼說過,要他對我做出什麼承諾。」

「但你沒這麼想過嗎?」

莉莎怔了一下。

「你何嘗沒那麼想過,但你那種想法卻讓你不敢對他要求,對吧?說什麼會成為他的阻礙,成為他的絆腳石等等的,無稽之談。」

聖誕夫人嗤之以鼻的笑了一下。

「我……想」莉莎看著聖誕夫人,她也專注於接下來她想說的話,但不一會兒她就放棄了。

「你什麼?如果像你這樣,他是一輩子都不會跟你求婚的。」

莉莎抿唇。

「來,這個,送你。」聖誕夫人遞給她一張小紙條,上面還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雷卡爾桑德柏,這是誰?」她看向她暗示性的眼神,大叫「什麼?為了讓我結婚而隨隨便便找一個男人送我?」

「小姑娘,如果你是我的侄女,我一定會毫不留情的K下去,但念在你不像羅伊那樣常幹這種事情,我就解釋給你聽好了:我要你和這男的,假裝要結婚,殺他那個羅伊措手不及,讓他好好想想自己到底幹了什麼蠢事,讓他以為他差一點就要失去你了。」

「所以就送我一個男人?」

「我送你的,不是男人,是一個機會,而且嚴格來說這並不算是沒有代價的,這筆帳我絕對會在事後狠狠的敲詐他的,不過這部分你就不用擔心了。」

雖然霍克愛表面上是在皺眉,但聖誕夫人知道那是她靦腆的微笑。

***

「我看還是算了,我要這麼衝進去,把那個男的踢飛!」

現實面,就是羅伊馬斯坦古其實在面對莉莎霍克愛時,精明幹練的頭腦,會瞬間變的不如一個13歲的徠恩馬斯坦古。

「我的天啊!就跟你說不行你是聽不懂嗎?」

喔,完蛋了,我們好像叫太大聲,莉莎聽到了!

她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我們絕對不可能在她開門以前衝回隔壁隔壁的家。

於是乎,大門打開的霎時,我們都被她生氣的眼神瞪到了。

「上將!請問您來這裡做什麼?!還有徠恩,你如果要進來就進來吧,我要關門了。」

莉莎抓住我的手腕,把我往內拉。

「好痛!」我哀嚎。因為羅伊那個笨蛋也抓住我的手往外拉,莉莎被他拉得一個踉蹌,但在羅伊想上前扶她時,雷叔叔已經護在她身前。

「不要碰我!不要靠近我!」有一瞬間我高興於回心轉意的莉莎,但看見羅伊錯愕的表情後我才知道她吼的對象是我爸爸。

莉莎的眼神好凶,從我這輩子出生以來都還沒看過他這樣凶我(但我看過她凶羅伊,而且是常常,但他之前老是表現的不是很在乎,不過現在看來倒是挺諷刺的。),頂多是拿槍比著我這樣。

總之,現在的情況就好像有人拿著攝影機在旁邊,而導演就會說「卡!可以休息了」的狀況,我有一瞬間以為我們在演八點檔。

「噗-」糟糕!我不小心笑出來了,所以我趕緊假裝我其實是在咳嗽「咳咳咳,我只是被口水嗆到了……」

「馬斯坦古上將!請問您在下官的家門前大呼小叫是在做什麼?您這樣造成我非常多困擾,請您快點離開好嗎?!」

「莉莎!你現在這才是在做什麼?!你居然要跟這個來歷不明的…」羅伊沒禮貌的用食指比著雷叔叔,幾乎就要貼到他的鼻尖「…的男人結婚?你到底是怎麼了! 是被他下了蠱還是你被抓住了什麼把柄?」

「先生,請你不要這樣。」雷叔叔按捺著情緒,好聲好氣的說。

「什麼我不要怎樣?」就是不要指著人家的鼻子啦,莉莎對我翻了翻白眼,還用脣語說著。

「我和莉莎是真心相愛的,」莉莎很明顯的居然給他不賞臉的轉過了頭,還把我帶進家裡,讓門口的兩個大男人廝殺「所以你這個不相干的人請不要來亂。」

「不相干?」即使已經坐在客廳的桌子前,我還是聽到了雷叔叔他那多麼大聲的鼻息聲。

喔?他開始要不屑了?

「是啊!你這個來路不明的男人居然想誘拐我的莉莎?」

「誘拐?你如此的出言不遜,就代表你有比我更好嗎?」

「至少我認識她比你來的久,所以我了解她更深!」

「你居然敢說你了解她?還真是大言不慚!想想,是誰害一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孩子未婚懷孕生子?還有,又是誰老是借由上班偷懶來引起她的怒火呢?還有,為什麼下雨天時的無能一定要一個脆弱的女子幫你撐傘呢?真正了解她絕對不是像你這樣以無聊的方式占有,而是溫柔的保護著她呀!」

「少來了!你這個人才是真正最不了解她的!莉莎告訴過我她曾經雖然對因為有徠恩而感到受威脅,但是她還是很感謝有他,才讓自己的生命變的圓滿,還有,雨天的我的確是無能,或者你要說我一直都是,我不反對,但是你有想過莉莎其實並不排斥在傘下的甜甜蜜蜜嗎?告訴你!莉莎是因為有我,獨有我,和徠恩,才變的像你現在看到的那樣完美,在你眼前的她之所以看起來如此的堅強,那絕對不是認識了你才這樣!」

羅伊暴怒,在雷叔叔的眼前大吼,還好鄰居家的隔音效果都不錯。

「最後,」羅伊吞了口口水,假設他直接吐在地上,我和莉莎都會衝過去卯他「莉莎並不是你所說的那麼需要保護,她可不是櫥窗理的玻璃娃娃,不要看輕她了!」

雷叔叔原本一直不笑的臉,現在則因為聽完羅伊的宣言後而開始微笑。

「你給她的僅是如此而已,給她家人,給她甜蜜的愛情生活,然而,你似乎忘了什麼,你根本忘記她也是個女人,我給她的,一個承諾就足以打敗你。」

羅伊沒有回答,他只是盯著雷叔叔。

「給她一個名份,勝過你給的任何東西,讓她不必活在輿論下,讓徠恩真正的活在陽光下,而不是丟在別人找都找不到的暗巷,懂沒,我就是在說我現在在做的事。」

羅伊怔了一下,糟糕,他的臉好像發現什麼端倪了。

拜託不要啊!羅伊!如果才一個禮拜就被識破,那我這麼大費周章去找聖誕夫人還陪你在那裏耍白痴,還要假裝我不知情不是就是白費了嗎?

可惡!雷叔叔幹嘛模仿聖誕夫人說話?

 

那一天,在莉莎她離去後,聖誕夫人才娓娓道出一句話:

「況且你兒子早就預付好訂金了呀。」

 

「給她一個名份?簡直就是太搞笑了!如果你是一個軍人你就不會這麼說了,軍規裡明文規定上司下屬不可以有踰矩的行為,要是我違反了,豈不是找了更多苦頭給莉莎吃?」

討厭死了,這可惡的軍規,我會打從心底恨它一輩子,然後永遠也不要從軍!

「再說我何嘗不想辭去軍職?但是如果就這樣沒工作,沒薪水沒錢,我要怎麼養活我的家人?還是你認為只靠莉莎就好?我才不會做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如果你叫莉莎辭職,那也是不可能的事,她的固執連一萬頭牛都比不上!」

羅伊似乎還無意拆穿這一場騙局,莉莎則是一直別過臉,我看她把笑憋成這樣,臉都紅成醉蝦了。

雷叔叔已經呆若木雞,哎,果然,便宜其實沒好貨嗎?

「沒有理由,我就是喜歡這樣的莉莎,所以同樣的,你沒有理由站在這裡,回去告訴夫人吧,叫她別玩這種小技倆,光憑你這種貨色就想拆散我們?」他說到後來,甚至就開始大笑,讓雷叔叔根本無地自容。

好啦,我也笑了,莉莎也笑了。

「雷先生,我發現,你不管怎麼看,都不輸馬斯坦古上將,」莉莎提著他的背包,走到他面前遞給他「但是,很可惜的是,你沒有他顧及大全的溫柔,你也不夠了解我,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呢……」

 

真是歷史上值得慶賀的一天,莉莎和羅伊聯手趕走了雷叔叔,唯一美中不足的莫過接下來就變成反過來教訓我:

「徠恩,禁足。」

「我比較想把你燒了,你居然讓一個色鬼偷親莉莎?」雖然我認為羅伊在「色鬼」這方面詮釋得比任何人都好,不過現在吐槽恐怕會死得更慘。

好吧。我舉雙手投降。

「我要回家了。回羅伊家了。你們慢慢來,晚餐我只要吃家理的零食就好。」

哈!莉莎又臉紅了,這招有效。

 

「莉莎,你那時語焉未詳,還沒說最重要的一點是什麼……」

「呵…那個男的還真笨嘛,居然幫你都舖好話了,所以你才能說出那種事,我一點也沒想過名份這種事,只希望這樣就好了。最重要的一點……」

羅伊的手臂已環住她的腰,自己哼著小調帶她轉圈圈。

「其實,很慶幸也很奇怪的是,我反倒很喜歡你的幼稚這一點呢,不時讓我的生活充滿精彩,多采多姿得讓我體會到人聲的樂趣,還可以讓我暫時忘卻自己背負的罪孽,簡直就是讓我上癮的毒品了,像那種單調無趣的人怎麼可能做的到呢?」

羅伊笑笑。

「我很喜歡你,很愛你,因為你是羅伊‧馬斯坦古,無可取代的,獨有你,才是我的最愛。」

----------------------------------

後記:

好久沒寫那麼長了

好想睡= =

話說剛剛發生一樁悲劇

筆電從被子上掉下來砸中我的眼鏡

然後K上眼睛的感覺根本是痛到你以為自己要瞎了

好恐怖

害我還有幾行的時間一直在想要是我瞎了該怎麼辦

哎,庸人自擾

不過真的有幾分鐘的時間我都看不清楚鍵盤上的字

嚇死!!!!!

更搞笑的是我居然開始想像馬斯坦古那樣看不見的時候

根本就是因為很想睡才發生悲劇的

結論:

保護好眼睛

and

筆電不要放在被子上(K你喔)

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