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坦古少將閣下,我們這裡和您那裡一樣都是上班時間,您在這上班時間一直打來店裡詢問現況,是否會耽誤公務呢?」話筒傳來嬌滴滴的女聲,就耳朵敏銳的馬斯坦古來聽就知道這樣的語氣只是在掩飾憤怒和不耐煩。

「哈哈!那有什麼關係呢?比起公文,我比較關心的是你有沒有想我呢?」他回答得眉開眼笑,但讓話筒另一端的人顯得更不爽了。

「霍克愛少校果然是看管住少將的人呢,最近她請長假,一開始都好好的,怎麼才這一兩個禮拜而已少將又開始打電話找女人呀?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像他那樣花心,也難怪少校不願意和他在一起。」

普雷達斜眼看向兩個竊竊私語的新進同事,緩緩才出聲叫他們閉嘴。

「我說你們哪,上班時間這麼閒,還能聊天,怎麼少校在時就安靜的像條乞食的狗?要是能夠這麼年輕就爬到馬斯坦古少將那個位階,再來閒言閒語吧,到時你要講多久電話、打給誰,都沒人會管你的。」

哈博克睥睨的又看了看霍克愛空蕩蕩的桌上,賭氣得把難喝至極的茶一口灌完。

法爾曼無言的和菲利對望,兩人想的八成是同一件事。

馬斯坦古,我現在在餵徠恩喝奶,很忙,忙得要死了,沒時間接你的電話,要是你敢再打電話來我就摔爛你家的電話然後衝到辦公室用公文和子彈教訓你!

霍克愛壓低語氣,她那邊忙得焦頭爛額之際還得應付他的電話,怒氣和忍耐度已經到達臨界點,她趁著自己還沒把氣發洩在徠恩身上時及時掛了馬斯坦古的電話。

「哎呀,伊莉莎白掛電話的方式真粗魯。」他意猶未盡的放下話筒,不甘心似的在行事曆上加上一條項目。

「嗯哼~真想看看伊莉莎白餵奶的樣子

馬斯坦古邊批改公文,邊想像著那婀娜的身影。

 

坐在沙發上,霍克愛思索著能否研發用旁邊矮櫃上擺著的電話就能對別人開槍的技術。

她在炎炎夏日並沒有把大腿拘束在厚重的長褲裡,而是放任藏在百摺迷你裙裡兩條Q彈有致的它們慵懶的癱在沙發上,因為氣溫飆高,她還難得的開了冷氣,怕影響臂間迷你的小寶寶的食慾。

寬鬆的細肩帶條紋上衣,是明亮卻顯得和氣溫不搭,過度熱情的天人菊色。右肩的肩帶垂下,露出右側雪白色的酥胸,就這樣把飽滿的右乳房顯露在陽光糝落的室內,晶亮得像是在替模特兒打著走秀的鎂光燈。

這一幅畫面羨煞了好逑的君子(羅伊‧馬斯坦古這號人,除了他,沒人看過這光景,包括古拉曼老爺爺也是,曾經他以關心為由要求「研究」,結果被霍克愛K),總怨嘆著為什麼懷中的是一個可愛的小鬼,偏偏卻也是個不能趕得走的小小電燈泡。

「這個人怎麼能夠把時間拿捏的這麼好呢?」她輕輕的拍拍小嬰兒的背,讓他吐出一聲嗝。

 

6點的下班時間很快就到了,霍克愛正在廚房裡幫平底鍋上煎的鮭魚擺上盤子,淋上一道乳白色的奶油,再插上兩撮青綠。

徠恩在2樓的馬斯坦古的房間裡睡得正熟,她讓黑色疾風號在她忙碌時上樓去守護嬰兒床裡的小小主人。

一把紅棕色的鑰匙從門外插入門鎖裡,轉動著深鎖的大門,熟悉的開門步驟在此發出的「喀喀」聲清脆又響亮,即使在相隔稍遠的廚房也聽的一清二楚。但霍克愛沒有轉身去迎接,而是關心著把南瓜丟進湯鍋裡的重要手續。

「莉莎~我回來囉~」馬斯坦古把手上的公事包和大衣全丟在地上,直奔她身旁。

「請您不要妨礙我煮飯好嗎?」她用力掙脫像是塗了三秒膠而黏上來的手臂,急急忙忙把火熄掉。

「呀啦~今天吃奶油鮭魚啊?」他興奮的用食指抹上擺在一旁的小碗裡殘餘的奶油,一臉幸福的嚐了一口,還對她眨了眨眼。

「那是普通的奶油!!!用牛奶做的!!!請您不要有過多的聯想!!!」她一把搶去小碗。

「聯想什麼啊?我看莉莎你的臉都紅了呦,你是希望能夠用不是牛奶做的奶油做給我吃嗎?」他趁冰箱門關上前又沾了一口送入嘴裡,品嘗著濃濃乳香帶來給舌頭的絲滑餘韻。

「沒有。」她義正詞嚴的回瞪他。

馬斯坦古嘻嘻笑了幾聲,用力抱住她。「莉莎~我好愛好愛好愛好愛好愛好愛你喔♥別管晚餐了啦……」還把不老實的手伸進被撩起的迷你裙內,對她上下其指。

「唔……!」等她查覺不對勁,早就被他的吻堵住接下來的拒絕,她知道無謂的用手想推開他必然無法成功,但還是扭動的身體,試圖找到逃離的破綻。

她被推到整理得乾乾淨淨的廚房流理台上,她後悔剛才不應該收拾的那麼整齊的,至少哪一個碗掉到地上的聲音都可以迫使馬斯坦古分心一會兒。

清涼的夏日便裝可讓馬斯坦古樂的了,不僅可以讓眼睛一直吃冰淇淋,就連侵犯也很容易,眼看他的計倆就要成功之際,一道尖銳的嬰兒哭聲解救了被壓在身下的霍克愛。

「徠恩!」霍克愛抓到機會,趕緊推開馬斯坦古,用跑百米的速度衝上二樓。

「真是的!又是徠恩…這顆電燈泡真的每次都把時間拿捏得很好耶……早知道那時出差就不要裝沒錢,硬要住同一間房間了……算了,至少讓我度過了歡樂的半年。」他聳聳肩,把兩疊鮭魚端出去。

霍克愛抱起哭哭的徠恩,拍拍他的背,搖搖手臂。

她的輕喘不是來自於跑步的疲累,是出於剛才馬斯坦古的舉動,還有她頰上漾起的櫻粉。她大口呼著氣,重整自己尚未平復的劇烈心跳。

 

「徠恩的吃飯時間到了…應該要餵他喝奶了…」霍克愛走邊走下樓梯,邊對馬斯坦古說。

「那樣很好啊!你餵呀,我不會吵你。」馬斯坦古將鮭魚端到餐桌上後,拿了兩個碟子乘起南瓜濃湯,灑上黑胡椒便置放在桌上。

霍克愛看著馬斯坦古那色瞇瞇上揚的眼角,心想才不會讓你得逞,於是就在從冰箱裡拿出一瓶母乳後向他吐了吐舌頭。

「怎麼不給徠恩喝新鮮的?有益健康啊!

「這是我下午擠的,也是很新鮮。」把奶瓶放進裝了冷水的鍋子裡打開瓦斯爐,雖然好像比較麻煩,但能省掉被人欣賞的目光她覺得很值得。

 

馬斯坦古迅速解決掉鮭魚後,徠恩的晚餐都還沒喝到一半。

「莉莎,你不餓嗎?

「還好……其實有點餓。」她無奈的用食指敲敲玻璃奶瓶,催促徠恩快點喝。「哪。快點喝一喝,媽媽要去吃飯飯了。」

偏偏他又不配合的亂動,一直想要踢掉奶瓶,害霍克愛餵得好辛苦。

馬斯坦古端起她的那一份鮭魚,拾起一旁的叉子,叉了一塊魚沾沾奶油,伸到霍克愛嘴前。

「莉莎~~

霍克愛不甘願的張開嘴吃掉。「不要餵我啦,這樣很奇怪耶。」

「哪有什麼好奇怪的,老公想餵老婆吃飯又有什麼不對了嗎?

「嗚嗚嗚…」吃東西時說話很不禮貌,所以她只能嗚嗚噎噎的表達抗議。

「好啦,知道了,反正你就乖乖吃就對了。」


--------------------

後記:

呦~

好啦斷點有點怪

但是這是未完的喔~((我嘗試要用不同的方式表現集數,今天是♥喔~

我的下一集可以H一點嗎((阿~不要揍我~不要扔雞蛋~不要丟菜~

昨天的地震呢

我正在沙發上打電腦

然後輕輕搖,重重搖,天旋地轉的搖((屁啦!台南才五級怎麼旋?

我就開始尖叫呼喚妹妹

她還慢條斯理的說我在睡覺,看牆壁一直搖睡在床上沒什麼感覺

我卻是猛盯著水晶燈

心想著世界末日

「搖啊搖~搖啊搖~

好險沒搖到奈何橋」

我只能說我想太多了((接下來要接說太多,寫不多嗎?


「莉莎,你什麼時後會用母乳做的奶油煮飯呀?」

「等物價高漲,以你的薪水買不起奶油時。」

馬斯坦古趁霍克愛出門時開始猛打電話。


「為什麼現在的奶油那麼貴啊?根本就買不起了。」

「那也沒辦法,你只好自己用現成材料新鮮的囉~」

「不用,今天吃宮保雞丁。」

馬斯坦古趴,黑線如黑夜般,吞沒了有夢男子的最後一絲希望。


謝謝閱文:))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