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近學生放學時段,校門口外站滿了家長,當響亮的鈴聲一響起,各個出口爆散出大批爭先恐後、集著逃離如監獄般的學校。

在轉瞬間,莫名的壓迫感又消失得無影無蹤,寥寥可數的幾個人結伴同行,各自往目的地前進。

三個女孩子併肩走在一起,旁邊還跟著個聒噪的男孩。他們聊的話題不外乎「機車的老師」或「多到心酸的功課」,然後又突然插進一則毫無相關的議題。

「伊亞,妳哥哥等一下會來接妳嗎?」

「嗯……他今天沒空,所以應該是我爸或我媽。」

「咦咦?太可惜了,妳哥正好是我魂牽夢縈的類型耶!」

「而且我們好像沒看過妳爸爸媽媽耶,等會兒來看看到底長什麼樣子!」

他們緩步移動至校門口,男孩向他們告別,另外兩個女孩則是寧願少一點吃飯時間,也要一睹廬山真面目。

天色渲染著橙紅和水藍,顏色的轉變太過於牽強。

「伊亞,妳爸媽是做什麼的?」

女孩一雙輕靈透徹的眼眸直盯著發問者,時空像是凝結住了,路上的行人就像在果凍裡走路。

她的手指從書包肩帶上滑下,將滑落的瀏海撥回原位,才簡略的回答:

「開花店的。」

對街的車子響了聲喇叭,伊亞算準時機,連一句再見也沒說就跑掉了。

關上車門的瞬間,她們看見駕駛座上的男人,長著一副熟悉的臉。

 

***

 

「鏘!莉莎,這束花給妳。」一從大門進來,羅伊就獻出一束繽紛的花束,他的襯衫上沾了一點深咖啡色的土,鞋底也沾了不少黃沙。

「真是的,請您不要做這種無謂的浪費好嗎?」她接過它,思考著客廳裡,還有哪個地方的花瓶沒放植物。

伊亞放下課本,斜睨了每周至少三次的戲碼,她一點也不想說破這謊言,畢竟他們都這麼努力掩飾了,不方便傷了他們的心。

羅伊和莉莎有默契的交換了眼神中的訊息,才放心的爬上二樓。

哎,如果他們不是曾活躍於伊修瓦爾戰場上的「英雄」人物,如果父親不是首屈一指的國家鍊金術師,更不是率領一國的總統,她的生活會不會不一樣呢?

要是可以大聲在朋友面前炫耀,我就是總統的女兒……

「我怎麼會有這種危險的想法呢……」

 

當然不行,他們努力掩飾著過去,是怕我受到傷害,而我也不能將他們的身分過度暴露,以免造成他們的困擾和負擔。

 

但要是哪一天,我可以大聲說出:「我爸爸就是羅伊‧馬斯坦古。」,

我可以毫不保留的表現親情時,

是什麼時後?

 

床頭上的月曆,標上了密密麻麻的註記,還在八月七日這一天貼上了一張鬍子貼紙。

「莉莎,我們在八月七日並沒有工作對吧?」

「基本上,是有的。」她的神情露出了一絲慍怒。

「那幫我延後吧,公文遲一天改也無妨,總是去祭拜比較重要。」

「唔……不行……」她艱難的回答,身體重重跌入彈簧床。胸口的天使與惡魔掙扎著,一隻手覆上了她的掌心,緊緊握住。

「好吧,那幫我把那些東西帶回來,我晚上弄。」羅伊的溫柔應諾,一直以來如此,每個年,每個父親節前夕,總會攜著她和徠恩去老霍客愛的墳前,訴說點點滴滴。

她的父親沒能看見她成為別人的妻子、兩個小孩的媽媽,自己的父母更是如此,這也促使他們更加努力做個頂尖的好爸爸、好媽媽。

雖然他們家沒送禮的慣例,但好歹也會寫張卡片,可是伊亞卻完完全全漠視。在五月的第二個禮拜天或是八月的第八個日子,是她會刻意隱藏自己的大好時機。

 

「今年,我想帶伊亞一起去。」

 

「咦?為什麼?不是說過不讓她知道鍊金術……而且她每次都又哭又鬧……」

 

「我希望……她可以知道,自己無須那麼努力掩飾真正的自我。」

 

天幕垂下了青黑色,從客廳窗戶滲進來的風呼叫著,女孩走過去把窗戶鎖好,沒注意到一小張夾在書裡的便條被吹到了椅子底下。

 

「再見,八月五日。」

喀。

他們成了億利安大樓裡第一個熄燈的住家。繽紛的燈光牆上,殘缺了一部分。


後記:

三年級還沒開學我就已經忙瘋了

哎,都沒什麼時間更文((其實根本是懶

讀書讀書讀書讀書讀書讀書讀書讀書讀書讀書讀書讀書讀書讀書

又沒考很好投資報酬率有夠低的:((


嗯,我的文章越寫越短了((掩面


後篇預計在父親節時發吧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