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事務所。

木製的招牌,邊角有被風磨損的痕跡。雖然是棕色的木頭底色,但是以同色系的蜂蜜色寫在木頭上的字,很溫柔的清楚著。

屋子是用暗紅色的磚頭堆砌起來的三層樓小洋房。

屋外的一片綠地,皆是幸福事務所的領地,翠綠的草的正中央,突兀的融合了一泓透明的漾出正上方悠閒飄盪的白雲的小湖。

這裡,太陽不會過度的華豔,它微笑的陽光在早晨空氣正新鮮時,就會穿透由木製窗框圍起的玻璃,貼伏在正在從內向外和他打招呼的人。

這裡是幸福事務所,但它設立的目的,不是為了營造一個幸福的場所。

而是替你找到自己喜歡的幸福方式。

 

 

 

莫莉‧密里對自己的長相一直很沒有自信。

除了幾乎不長痘子的好皮膚,她覺得自己的外貌應該是會令人一瞥便驚嚇過度休克的。

偏偏這種不上不下的中等成績又不引起他人注意,所以雖然身材微胖了些,她在班上的存在感還是有如豆子般龐大。

長久以來她覺得自己已經習慣這種老是被忽略的氛圍,直到有一天考試,她努力將第三名的同學打趴後,她的世界也跟著被打趴了。

各種不堪入目的字彙被刻在她的學用品上。

──死豬,整天只會吃吃吃,這種成績是作弊得來的

──明明那麼不起眼還想出風頭?笑死人了

──小心走出家門會把鄰居嚇死,你乾脆永遠不要出門來算了

當下她慶幸那是同學在放學後才做的。空無一人的教室,便不會多出被人看見她放聲大哭的窘樣。

接下來是暑假,也沒有返校日。

於是她有了正當理由躲在家裡,足不出戶加上本來就喜歡嚐試美食,莫莉的臉頰又更加圓潤了。

也是在那個暑假,她誤闖了幸福事務所。

 

 

 

「羅伊先生,今天看起來會下雨,還是要出門去採購嗎?」

把一頭亮麗金髮盤起來的女子,今年才二十幾歲,但精明幹練的做事態度卻讓她獲得不少人青睞,面前的這個男子就是其中之一。

「嗯……總是得買些蔬菜水果的嘛……而且我也不一定那麼衰,每次下雨都會遇到衰事呀。」

「但是根據統計學上的機率顯示,您有百分之九十七的機率會遇上。」

「還是有百分之三的好運嘛!」

羅伊‧馬斯坦古無奈的看著一臉嚴肅的她,拍拍她的頭要她別那麼認真。

坐落在K市的郊區,幸福事務所每日都為尋找自己想要的幸福的人所開張。雖然唯二的兩個經營者都不是本地人,但他們比本地人更熟悉這個高樓大廈以外的靜謐園地。

有綠晶晶的草,有清透透的湖,還有白蓬蓬的雲。他們的生活就是經營愜意。

但他們兩個陌生人的組合,卻是段很長的故事。

關於這個大概要之後才會提起吧。總之當他們正僵持不下時,事務所的門被膽怯的推開了。

儘管還沒到開門時間,但兩人都沒有出聲阻止。

通常下午三點過後事務所才會掛上營業中的手工繪製告示牌,刻意把時間拖到那麼晚,據說是羅伊的意思。

「早上的時候人們的精神比較好,所以會對每件事斤斤計較,但如果是下午的話精神就比較換散,而幸福總是挑人不經意時來。」

顯然是狡辯,但她仍舊很尊重他的說法。

當事務所的門以漸進式的力道怯懦的被打開時,他們──羅伊和莉莎正在商議要不要出門買餐點材料。

他們的目光都落在這個身高不高、身材微胖、長相平凡的女孩身上。

首先是羅伊把笑容掛起,他親切的說了聲歡迎便帶領前來的客人坐到藤椅上,自己則隔著一張淺棕色的木桌坐到另一張上。

他轉過了頭向莉莎眨了眨眼,像是在表示抱歉。

這時莉莎才露出笑意,雖然少了一個人去買東西,但換個方向想就會少一點意見,儘管兩人並不認為自己了解對方。

店門又喀的一聲被關起。

「請問,要來杯可可嗎?」

 

 

 

莫莉‧密里自從那天發生了那件事之後,就一直待在家裡不肯出門,仿若只要被人再次望見她的樣貌,自己就會碎裂般。

或許在這種要下雨不下雨的陰天,外頭的人潮會少一點吧。她是這麼想的,便起身離開悶了一個禮拜的家。

回首,父母親都不在的家似乎變得莫名空虛。不過即使在了,他們也幾乎不過問她的生活,簡直跟沒有這個女兒一樣。

她當然不會傻到冒著仍舊存在但減小的風險,跑到市中心去溜達,只是一直往反方向走,也不刻意挑奇怪的小巷子,完全憑感覺。然後就踏入了幸福事務所的領地,一片看似廣闊的草地。

她很喜歡這種感覺,很舒服,但說不出個所以然。腳步刻意的放慢,想多聽一些綠草摩擦鞋子的細碎悉悉聲。

不停的往前走,那扇門還是來到了她的面前。神緒恍若仍停留在那片油綠,便推開了門,帶著畏縮、後悔、然後是興奮的心情。

一男一女看起來在吵架,但沒有火藥味。

這兩個人是經營者嗎?還是客人呢?他們是合夥人關係?或……?

幾個問題如上浮的熱空氣湧入她的腦袋。最後她選擇默不作聲。

男人領著她坐到舒服的藤椅上。一開始她還擔心自己會不會壓垮那張藤椅,但一坐下便安心了。

「請問,要來杯可可嗎?」

她知道小家碧玉並不會讓自己看起來比較漂亮,便乾脆的答應。但當那杯顏色較平常稍淡的可可,以及一小塊不到手掌般大小的巧克力蛋糕被放上桌時,她又深深感到後悔了。

追根究柢還是這副身材的錯。

從最初,自己就不該出門的。

「你的心情看起來似乎很緊繃,所以我多加了一些牛奶。巧克力蛋糕不會很甜,是剛才那個人──她叫做莉莎,她做的。」

莫莉愣了一下,原來自己的情緒已經透明化到連剛見面的陌生人都能理解了。

「那麼,言歸正傳,你想要什麼幸福呢?」

 

 

 

祖國的動亂到底怎麼樣了呢?

莉莎邊用八分之一的腦容量想著,邊用四分之一的心力來挑選口感清爽的蔬菜,剩下的八分之一想著今天的午餐菜色。

啊,剛才那個女孩子,她會提出什麼樣的要求呢?她又從挑選商品的部分中分出了十六分之一。

午餐烤麵包好了。她暗下定論。

莉莎和羅伊的祖國,在幾年前因政權不穩定而產生了非常多的武力衝突。所謂和平的表徵對他們來說真是不堪一擊。

嚮往安全的人紛紛偷渡到其他國境,不過想也知道能成功的人少之又少。大多數都死在已經看見光明的終點線前。

莉莎和羅伊逃了出來。但看見這個猶如世外桃源的自由國度的面貌時,他們平和的心卻蓋過了激動與澎湃。

然後在準備展開新生活時,他們有志一同的把新房子蓋在一個好像抬頭就能回望祖國的偏遠地方。

兩個不認識的陌生人,為了能活下去而彼此合作。靠著反正都已經沒有家了就互相依靠的想法,開了一家店,把樓上闢成家,擁有互不侵犯的一人一個房間,才能以微薄而奇異的關係存活到今日。

就算有時會有不小心踰矩的想法,也只是在心裡想:啊,要是一輩子這樣就好了。兩人都沒有說出來。

市場讓莉莎有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之感。

這時後羅伊先生應該已經進入正題了,那我也得趕快回去做麵包才是。

 

 

 

這次的開門聲是穩重的。有別於初來此地的莫莉,聽這個聲音,現在會進來的應該是個常客。

「哎呀,莉莎,你回來了。我們可愛的莫莉小姐給我們出了個難題呢。」

「唔……既然我是顧客,那不就應該好好的替我想辦法嗎?什麼都還沒開始做就抱怨是什麼意思呀!」莫莉激動的反駁。

靠著還生活在祖國時的工作經驗,羅伊非常容易就從一些簡單的對話中摸透了莫莉的個性。

她很直率,不會因為面對的是陌生人或是不喜歡的話題就羞澀,反而會清楚的表達出內心的想法,不過羅伊認為,這種毫無心機的個性太單純了。

「阿,你別誤會,羅伊先生不是在抱怨。」

「但是她說她想要變得漂亮呢。」

「咦,那很簡單的。」莉莎輕聲說。

「真的嗎?」莫莉原本還因為羅伊的一番挖苦感到氣憤不已,聽見莉莎的話後不免釋懷了些,她認為女生的心理還是身為女生比較容易了解吧。不過她當然不知道,羅伊其實也是個了解女孩子心理的貼心男子。

「那麼,莫莉小姐,可以先過來幫我一起做午餐的麵包嗎?或許我們可以聊聊。」

「當然。」好得不得了,再跟這沒禮貌的男子說下去我可能不出幾分鐘就想回去了。

兩人穿越一條短短的走廊,來到了後面的廚房。一個整齊而溫馨的空間。

 

 

 

「是什麼的契機想要變漂亮呢?」

「咦?」莫莉疑惑的停下揉麵糰的手,抬起頭想看看莉莎的臉上是否出現了輕蔑的表情。還好她的雙眼裡只充滿認真。

「想要變得漂亮是人之常情,但請他人幫忙變漂亮卻需要契機,我沒說錯吧?」

「我要先說喔,拒絕你回答『你只是缺乏自信啦~』之類的安慰話。」

「是。」

「霸凌……你知道嗎?就是在學生之間……」

滔滔不絕的話語從兩人嘴裡流瀉。莫莉就像說書人,但她以不太具有情緒的字眼說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她很高興莉莎給她一種尊重的感覺,只適時的提出一些小問題。

現在已經接近中午了。

一小團一小團圓滾滾的麵糰裡,酵母作用著。

「很過分呢。」莉莎輕說。

莫莉話才說完就聽見莉莎的回應。她用力咬牙,小心翼翼的喘著氣。

「哭出來也沒關係的喔。」

「你沒有遇過這樣的事情嗎?」

莉莎搖頭。「很抱歉,我無法給你感同身受的評論。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和羅伊先生談談。」

「咦?」原來他有過這樣的經驗?

「羅伊先生他,是一個既聰明,而且心思很細膩的人呢。」

莉莎在說的同時,把麵糰放上烤盤,接著送進有著紅磚外觀的烤箱裡。

臉上浮現一種驕傲的、自豪的笑。比微笑的幅度更大一點。

「剛才,在你還沒回來時,我問了……羅伊先生一個問題。」

「等等,讓我先去拿一下……」

「你們是夫妻嗎?還是男女朋友?」

莉莎從木櫥裡拿出小碟子和中心比較深的盤子,表情恢復一貫的溫柔。

「不是。」

「嗯,他也這麼說呢。」莫莉用了奇怪的應和詞。

 

 

 

原來羅伊煮的湯很好喝。

三人分別以羅伊、莉莎、莫莉的並排方式坐在長型的櫃台前吃著午餐。

今天的菜色分別是羅伊煮的蔬菜濃湯,配上剛才另兩人在廚房烤的白圓麵包。

圓滾滾的形狀,跟手掌差不多大,外面雖然粗糙,裡面沒有餡料卻很紮實。表面還灑了一層如雪的薄薄的鹽,沾著濃湯吃,熱呼呼的很順口。

「下雨了。還好剛才你沒有出門去。」

「買菜會買那麼久嗎?」

「如果跟你的話就會。」

雖然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對話,莫莉也幾乎沒有說什麼,只小口小口的品嚐食物,但外頭的雨聲有節奏的插入對話之間的空隙,嘩啦嘩啦。

「事務所開多久了?我很喜歡這裡的感覺,東西也好好吃。」

「一年。」羅伊若有所思的回答。仔細一想,跟莉莎有如鄰居般的生活也一年了呀。

雖然說不上是喜歡,但應該對彼此的了解都比當初深了。

「莫莉,名正言順的把那些人打敗如何?」

「用體重嗎?」她嘆了口氣後說。對於莉莎的提議她覺得有些可笑。

羅伊倒是很捧場的笑了起來,被旁邊的莉莎狠瞪了一眼。

「用你的成績讓那些人懾服呀。」

「哪會有什麼懾不懾服的,就算考得很好,他們想笑還是會笑呀。

「不過這樣,他們就變成光會笑的人了。自己沒辦法做到的事就嘲笑他人,怎麼看就只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吧。」羅伊解釋。

「總之只要時間久了,那種人也會被討厭的。」莉莎起身把三個用來裝濃湯的深空盤子疊起來,走到櫃台另一邊,再將那些盤子放進水槽裡。

莫莉想起莉莎說的話,不禁把視線瞥向正盯著莉莎的羅伊。

「我想羅伊先生會很樂意教你……」

「不會吧!」

羅伊一臉光彩的把臉面向大吼的莫莉。

 

 

 

走出店門外,就算眼前的一片草地已經取代了剛才在腦中飛舞的數字文字符號,下午的太陽仍舊曬得莫莉的腦子有點飽脹。

雨已經停了好一段時間。

莫莉說想要變漂亮,結果卻促成課業輔導。雖然就結果上來說挺奇怪的,但羅伊告訴她,這是得慢慢來的。

莉莎從窗邊輕叫喚著莫莉進來吃點心。

「莉莎……呃……小姐,你姓什麼啊?」

「霍克愛。你可以叫我莉莎就好。」

莫莉抓起一個淺咖啡色的小圓麵包放入嘴裡,頓時蜂蜜的香氛四逸。

「很快就會變成馬斯坦古了吧。」食物讓她口齒不清。

「什麼?」

「蜂蜜麵包夾了巧克力豆好好吃。」將東西吞下後,她又說。

「下次想吃,我可以教你一起烤。」

「別忘了我們可是下午三點開門!」路過也順手吃了一顆的羅伊說。

「這樣好像一家人,真好。」

莉莎端上茶的同時,事務所的門被輕快的打開。

 

 

 

「那個,我聽說幸福事務所可以幫人找到幸福……」

 

 

 

後記:

我又新挖了一個坑,可是好像挖太深了我出不來(遭人潑土

雖然我個人覺得光是單篇就可以破咕嘰的紀錄了

但很不好意思這是連載,苦死讀者前會先苦死作者呀

基本上此坑分成了三個故事主軸,現在這篇提到的是第一個

最後出現(算出現嗎?)的已經是第二個了,但坦白說第一個還沒結束

天阿這是何等龐大的工程,然後還有之前的坑要填(扳手指)

麻煩各位支持了(鞠躬)

 

順道一提,這一篇的篇名「パン女孩」

其實是取自日文的麵包(パン→念做胖)和胖的諧音

 

嗯好然後如果四月十八日我傳來免試上的捷報,就來辦個更龐大的點文吧(阿你是要挖幾個坑啦)(翻桌)

 

敬請期待&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餔嚕餔嚕
  • 最近都有新文可以看真是太幸福了~~
    暖暖的閒適的感覺連我都能感受到呢~
    還蠻喜歡羅伊那種欠扁欠扁的樣子XDD
    期待後續發展!!!

    話說免試加油啊!!總覺得現在的國中生好辛苦....規則改來改去的
    現在變成免試好像要準備很多不相干的東西呢感覺頗麻煩頗辛苦....
    (生在考二次基測的年代...那個時候用力讀書就對了)
  • 新文是用睡眠和成績換來的…………
    我也覺得寫文章很開心啦,只是可能最近都沒什麼機會常發文了
    還蠻可惜的是我免試沒被錄取,不過很奇怪的是我很開心我能考基測
    之前是因為很多種壓力讓我瀕臨崩潰,才會逃避,一直寫文裝忙
    不過還好佐莎有成功救到我*^_^*

    阿,我要用力讀書了,消失得太久不用怕我不回來哦

    咕嘰咕嘰 於 2013/04/18 21: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