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末夏初,是愛情萌芽的起點。

「喲!上校!我今天和溫莉來是要給你這個的……中尉呢?」愛德遞出一張粉紅色的信封,上面還註明了一些愛心,顯然是她們倆的喜帖。

原本以為馬斯坦古會生氣的撕碎然後燒個精光,所以還帶了備份來的,沒想到他居然默默的收下,混在公文裡打算就走了。

「唉!你是怎麼回事啊?無精打采的,中尉呢?」愛德抓住他的衣角,強行拉住他,平常莉莎~莉莎~喊個不停的他,居然會安靜的像一塊石頭,絕對有問題!

「啊……莉莎她……請長假了……我已經好幾個禮拜都沒有見到她了……」馬斯坦古魂不守舍的擺出一副哭喪的臉,落魄的神情就像是獨居的老人沒吃飯一樣。

「莉莎姐姐為什麼要請長假呢?發生了什麼事呀?」不知從何時開始,溫莉已經跟霍克愛變成無話不談的好姊妹,上至愛情下至政治,他們幾乎無話不談,現在聽到了此等消息,內心的著急更是不在話下。

「她……」馬斯坦古意味深長的望向窗外,深思的微皺眉頭。

陽光不刺眼,軟軟的灑在馬斯坦古的黑髮上。

「不要給我裝出一副文藝青年的樣子!有屁快放老子沒那個美國時間看你在那裡假憂鬱!!!」愛德依舊沒耐性又沒禮貌的對上級長官口出穢言,卻也招致溫莉的白眼和扳手伺候。

「這樣吧,我給你地址,你們自己去找她吧,我還得忙公文呢。」馬斯坦古抄了兩個地址給愛德和溫莉,然而又埋首於公文之中。

「為什麼是兩個啊?

「另一個是我家,因為我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裡。」

辦公室瞬間瀰漫著曖昧的詭譎氣氛。

「啊啊啊啊啊!!!!!!那你還敢講說你好幾個星期沒見到她了????????明明下班回家就可以看到你是在裝什麼苦情男啊啊啊啊啊啊啊???????

「鏘!」「不要吵到人家辦公啦!那謝謝馬斯坦古先生,我們先走吧。」於是溫莉拖著倒臥在血泊中的愛德離開了司令部。

高級大樓。馬斯坦古的家其實就在霍克愛的隔壁,但是坪數卻是她的四、五倍,不過兩人的家雖然一個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一個是髒亂程度,無可比擬(幸好在霍克愛努力打拼下,恢復成能夠見人的程度),卻都成了兩人溫暖舒適的家。

「我……有點害怕等一下來開門的霍克愛小姐已經是我不認識的人了……」

「你不要在那裡窮緊張啦,溫莉,你們不是好朋友嗎?不管怎樣都認得出來啦~放心的!」愛德轉頭看向溫莉,忍笑於她可愛的緊張。

「不要笑啦!我是真的很擔心嘛……怎麼過了五分鐘她都還沒來開門?是不是走錯間了?還是她……還是她……」

「別緊張啦。」愛德拍拍溫莉的頭,溫柔的語氣使她放心不少。

另一頭,倚靠在門邊的霍克愛考慮了甚久,終於決定打開門的一條縫。

「嗨……」霍克愛虛弱的吐出這個字,表情混雜了緊張、憂鬱和困擾。」

「莉莎姐姐!你怎麼了嗎?為什麼這麼久才來開門呢?

「嗯……那個……在你們進來之前,我可以請你們答應一件事嗎?」她心虛的眨眨眼,懇求著。

三人坐在沙發上,茶几上擺著兩杯咖啡和一杯熱牛奶,以及成堆的公文。

愛德瞪著牛奶齜牙裂嘴,被溫莉狠狠的念了一頓。

「那個……」溫莉好奇的問。

一進門,他們就看見了身著便服的霍克愛。卡其色的短褲,把她長期著軍服、白皙的大腿表露無遺,她赤著腳走在冰冷的大理石的上,腳趾上的指甲油已經去掉了,飽滿的胸線包覆在白色的純棉T-shirt裡,再往下看……

……

……

……她的腹部突出了如籃球般大的圓球

「這個嘛……我已經懷孕九個月了,可能過幾天或幾個禮拜就要生了。直到幾個禮拜前,我都還可以靠那套厚厚的軍服遮掩,可是現在是夏天,要換成短袖的了,而且,那種太薄了,根本藏不住,所以我就乾脆請了長假,打算一生完小孩就回去工作。」

愛德緊盯霍克愛的肚子,想起了拉修巴雷的事。

「那個……這傢伙……這個寶寶……是那個無能上校的嗎?」愛德唯唯諾諾的反問。

莉莎尷尬的笑了笑「呵……你跟羅伊的叔母說了一樣的話呢……不過很遺憾的……他就是無能上校和我的寶寶……只是,還請你們千萬別說出去。啊對了,你們的大兒子幾歲了?」莉莎草草結束這個話題,趕緊跳到別人的事上。

「一歲了,所以我們才會想要結婚呀,一直被迫讓他當個私生子,其實對他很不公平呢……倒是那個花心上校,終究還是闖出亂子來了呀,哈哈!」愛德不安好心的大笑,讓莉莎頗不自在的,為了處罰這個幼稚鬼,溫莉及時賞了他幾個腫包。

 

「就是說呀!當時我知道時嚇了一大跳,因為莉莎瞞了我超級久,不過現在我卻很開心呢!」馬斯坦古突然出現在家門邊,讓人不覺時間流逝的奇快,看看牆上的時鐘,發現,其實根本還沒到下班時間。

 

「上校,現在可沒到下班時間呢,您這樣翹班出來,難道事還要我動胎氣嗎?」霍克愛拾起桌子上的槍,開始上膛。

 

「阿哎呀,當然不行,莉莎小姐,一個孕婦還是乖乖的休息喝牛奶吧。」馬斯坦古搶回槍,把霍克愛按回沙發上,但她抵死不從,堅持要搶回手槍,而在豆溫面前上演了一齣《搶槍記》。

 

「還我!!!」就算伸長了手還是搆不到,她超後悔為什麼自己不至少長得跟馬斯坦古一樣高。

 

「呀勒勒不行……其實她那時懷孕的時候都還在辦公室裡陪我熬夜,但是每個人都看得出來這個中尉的辦事效率比以前還要差,只是沒有人知道真相,雖然軍服是可以遮啦,只是總是有人在傳中尉是不是懷孕了,不過莉莎總是會回答:“跟著上校的日子太安逸了,讓我在不知不覺中心寬體胖了起來,所以趁著還能動的時候還是得多做點事呢”讓我聽了好心疼~

 

霍克愛安靜了下來,是呀,他們是不能公開的關係,但是共同擁有著這個小生命時,卻有志一同的想要保護他,不想讓他受到外界輿論批評而痛苦的活著。

 

霍克愛撫了撫肚子,小寶寶也回應了媽媽的呼喚,輕輕的踢了踢她。

 

「我……可以摸摸嗎?」愛德拋下自尊,擺出渴求的臉,像是討食物的小狗一樣要求著。「我也要!」溫莉也露出開心的笑容,距離有個小東西待在身體裡的日子已經過了一年,似乎快要忘了那時的感覺。

 

霍克愛點點頭,此時馬斯坦古也露出要求的眼神,卻被霍克愛轟回去工作。

 

馬斯坦古惋惜的笑了笑,將剛才買來的百合插在桌上的花瓶裡,和霍克愛對視而笑後,悄悄溜了回去。


--------------------------------------------------------------

後記:

我好像跳太快了這位太太,因為很想說這一段,所以不顧後果發出來了

說起來還不知道小傢伙的名字呢

嗯......不敢亂取呀~畢竟是佐莎的,絕對不能馬虎

煩惱

其實中間的過程我都想好了((欠扁啊被巴死

就等哪天心情好再寫吧((巴死燒死射死

謝謝閱文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