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回事?解釋一下好嗎?」

羅伊用力跩住一名默默想開溜的男子,眼角餘光瞥見莉莎搖晃的身子即將從椅子上掉下去,連忙又轉身接住她。

男子打了個寒顫,反覆吸吐十多口氣後才正視了羅伊的雙眼。

「呃這個,我們幾個是想說經理她平常工作壓力那麼大,帶她出來玩一下的啊,誰知道她......嗯......」

「......酒量奇差無比。」

 

 

***

「100年經っても好きでいてね」

みんなの前で困らせたり

それでも鄰で笑ってくれて

選んでくれてありがとう

 

「100年後,妳還是要繼續喜歡我喔。」

莉莎不懂。

她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身邊突然被一大群同事包圍,而且面前並非屬於公司的男子會非常自然的說出這句話。

身旁的人都屏息以待。莉莎似乎能聽見憋氣的聲音。

「嗯?」

首先是右邊的女同事的尖叫「經理笑了!我從來沒看過經理在辦公室裡笑過!」

然後是左邊的女同事的尖叫「經理笑了!我從來沒看過經理在辦公室裡笑過!」

緊接著所有的女同事開始說「經理笑了!我從來沒看過經理在辦公室裡笑過!」

其他的男同事則自始至終都瞪著大眼張開大口,無法置信。

自那年的情人節過後,每當辦公室裡的人看見羅伊,總把他當大哥尊敬,男的鞠躬女的奉茶。

不過可惜的是,從那次之後莉莎總會在羅伊出現在視線範圍內前,請警衛把他收拾掉。

 

早上的第一道陽光從未完全密合的窗簾射入房間。

莉莎從夢裡醒來,臉上掛著一抹既滿足又無奈的笑。總是在做了那個夢後,她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猛然一陣暈眩,想找杯水來喝,正要下床時,她卻被床下的龐然大物嚇了一小跳。

小心從另一頭下床,以輕柔的腳步離開。莉莎避免讓羅伊因為自己而醒。

再回來時,她發現羅伊已經坐起身,像個孩子一樣揉揉眼,打了個噴嚏。

好不容易吞下「你昨天怎麼不睡床上,地板很冷的。」一來是因為羅伊有可能根本是嫌自己全身酒味而不上床睡,二來是因為她習慣和任何人保持一定距離。

手向後方的椅子上探探,果然有羅伊的外套在那,便順手拿了披在他身上。

「早安。」

「早安。」莉莎發現羅伊的回覆中夾雜了一雙怨懟的眼神,她已經很習慣不去理會,八成是在撒嬌。

不過這次她猜錯了,他是正在心裡抱怨莉莎怎麼不告訴他就跑去喝個爛醉。

他甚至不知道她工作壓力大,因為莉莎從來沒告訴過他。

「怎麼了?」她察覺怨懟光波不是平常的撒嬌模式,就開口問了。

「妳過來,坐著,告訴我,妳怎麼昨天下班跑出去玩成那樣。」

 

どれほど深く信じ合っても

わからないこともあるでしょう

 

その孤獨と寄り添い生きることが

「愛する」ということかもしれないから…

 

莉莎露出疲倦的眼神,但沒有對羅伊的提問感到不耐煩。

「好像覺得有點累。」

羅伊輕輕把她攬至胸前,而莉莎則少見的沒有抵抗。

她聽著他強健沉穩的心跳聲,他聞著她沐浴後固有的芬芳,兩人都漸漸的平穩下來。

即使是再深厚的牽絆,及使有再穩固的信任。

還是免不了的,無法完全了解彼此。

「感覺有點孤獨的哪......」羅伊在莉莎離開胸膛後呢喃著。

「嘛不過,這就是愛吧。」說到這句話時,他又提高了音量。

莉莎「嘁」的笑了一聲,便也重覆著羅伊的話。

 

いつかお父さんみたいに大きな背中で

いつかお母さんみたいに靜かな優しさで

 

どんなことも越えてゆける

家族になろうよ

 

「為什麼我在那個時後送妳的禮物妳從來沒拆開來過?」

「因為我是不婚主義者。」

「哈,莉莎妳真了解我的意圖。」

「而且,我總覺得我不夠好。好像那,媽媽的那種靜謐的溫柔,我沒有呢。」

「這樣嗎?這麼說來我也不夠好呢,爸爸的那種高壯的背影我也沒有。」

他們同時放下手上的東西,望向彼此而輕笑。

 

「戀人算家人嗎?」他突然湊上去問。

「算嗎算嗎?快回答我!」

「嗯?」她還是就這樣,笑著帶過了。

「算嗎算嗎?算吧算吧!」

 

 

 

 

 

算的、算的。

算的......

 

後記:

這首歌是福山雅治的"家族になろうよ",就是"成為家人吧"的意思

是一首聽起來很溫柔的歌,歌詞其實也很可愛

內文中引用的是第一段,推薦大家聽完整首歌喔:))

YOUTUBE連結:

 

http://youtu.be/P7akpging7o

 

鍵盤摸起來有點生疏了呢,明明文章什麼的都是自己的,感覺好像有點陌生

但說也奇怪,今天在電影台看完海角七號後突然就好想寫東西

雖然寫出來是和海角七號毫無相關XD

不過我說不定也因為被電影裡的愛情打動了吧,這時後就會好希望旁邊有個我喜歡的人讓我輕倚

現在...只有電腦輕倚(摀臉)......

 

這首歌是日文課的考試項目之一,不過準備起來不像數學物化令人抓狂,總的來說日文老師真好♥

高中真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我的學校裡真的充滿許多奇人,大開眼界的成分似乎大過了學習啊

每天,都有不同的快樂因素呢。

而且,寫國文老師派的小作文、再得倒她的讚賞,似乎已經成為我最期待的事了:))

我的家人呢,是文字和音符呦。

謝謝閱文:))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