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伊,現在都幾點了為什麼你還躺在床上?」徠恩刷完牙、洗完臉、換好制服後,不見跟他說「掰掰」的羅伊和莉莎,狐疑的溜進他們的房間,只見如山一般的棉被蟲,和一旁空空的床鋪。

「莉莎不見了,會不會先去上班了?」徠恩鑽進羅伊被窩,結果被他粗暴的提了起來。

羅伊把他放到地上,嚴正糾正他的話。「依照軍部(大總統最近修改的)的規定每位軍人在特定節日都會休假,」他指了指月曆。「像是今天,你覺得我還需要上班嗎?」

徠恩想了想,眼前這位因為睡眠被中斷而發起床氣的人,其實腦袋還算精明嘛。

「母親節?」

「母親節。

「今天你可要對你好一點。」

母親節。

 

那時你還不會說話吧,只是呀呀嗚嗚的表達你的意思,但是我和羅伊都知道你要什麼,知道你說什麼

這是父母,和小孩的默契

我想,那時雖然我還年輕,

但我已經知道當母親是一個什麼樣的感覺了

甜甜的,尤其是得到你溫暖的抱抱後

苦苦的,尤其是想起你將會因為我們的光環而受苦後

我必須向你爸爸懺悔,有時候,我愛你甚至比愛他多了那麼一點點



「喔。我知道了。那但是今天莉莎不在,你要帶我去學校。」

「麻煩死了...以後乾脆來修法讓學校也放個假好了...」他一貫的開始耍賴,也不忘開始更衣。

忽然是想起什麼似的,馬斯坦古停下穿衣服的動作,轉身面向徠恩。

「你叫莉莎什麼?」

「莉莎呀。」

「是嗎?好吧,走了......」他牽起徠恩的小手─年輕的,不懂的─走出房間。

「徠恩,記住喔,今天是母親節。」

「我知道啦!」

他當然知道,從幾年前,他父親告訴他後,他每一天都記得。

只是每一年,自己的表現似乎都使父親不滿...

母親節的表現。

 

過了幾天以後,你開始會說一些簡單的單詞了

想是爸爸、狗狗、貓貓、奶奶......等等

但是你並不會說「媽媽」

雖然我並不覺得特別難過,但老實說,有一點心酸

但這樣也好,免得別人知道

抱歉,因為「我」的私心

你會討厭我嗎?徠恩?

你會討厭媽媽嗎?


「羅伊,這裡不是去學校的路吧?」是去聖誕夫人的酒吧的路。

「我不想去學校。」徠恩哭笑不得的看向馬斯坦古,要是莉莎會先賞他一槍,拖也要拖去的。

「喔,但是莉莎會揍你呦。」

「你說媽媽嗎?話說...今天一大早就沒看見她了,應該是去找夫人了吧?」

 

我還記得,我和你爸爸都喜歡跟你玩「我是誰」的遊戲

當爸爸問你時,你就會說「是我的爸爸!」還會一直笑一直笑,好可愛

當我問你時,你只是呆呆的看著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徠恩,他是你媽...」爸爸看到我的失望,開始急切的想教你

但我打斷了他

「我是莉莎。」

我想,我永遠也忘不了你那時的回應

你困惑的看著我們兩個,搖搖頭,晃晃腦

一句話也沒說


聖誕夫人不打算在今天敞開迎接買醉人的大門,她只想好好的和少見的客人聊聊天。

「什麼也沒有?妳好歹平常也照顧著他們兩個,居然都沒有表示?」

「夫人,您別說笑了,說到照顧他們兩個,您更是有經驗而且照顧得更好呢。」

她們倆都欲言又止的,率先領出問句的是夫人。

「他會來嗎?」

「會吧?說不定還會不要命的帶徠恩來。」

「莉莎,我有一件事要跟你道歉,我把上次那本你放在我這裡的日記...拿給羅伊看了。」

「咦?您拿給他了?」

我看不下去呀!想必那小子也同樣心疼!

「算了...其實現在的我也不是很在意了,徠恩叫我莉莎也較習慣了,如果硬叫他改恐怕我也會不習慣吧?」

夫人把浮著小碎冰的綠色飲品推到霍克愛面前,始了個眼色叫她喝下。

「你在這坐一下,我去後面拿個東西。」

 

「這是...」霍克愛看向封面歪扭的字,大大的徠恩‧馬斯坦古映入眼簾。

翻開第一頁:

星期日

今天爸爸帶我去公園玩,我看到好多貓貓,可是因為爸爸穿得很像怪叔叔,所以都沒有人敢靠近他,連小朋友都不跟我玩。

星期一

爸爸說我可以和溫莉阿姨他們一起去玩,所以她就幫我準備便當,很好吃喔。

星期二

爸爸說我要叫她媽媽,可是她說只可以叫她莉莎,她到底是誰呀?

星期三

我很喜歡她,所以到底要叫她莉莎還是叫她媽媽呢?

星期四

禮拜天是母親節,我跟她說我想送母親節卡片給溫莉阿姨,結果被爸爸一直罵一直罵,他說媽媽才是她,我就一直哭一直哭,雖然她後來摸摸我的頭,叫我不要哭了,但是我還是一直哭,所以她就把我抱起來,帶我到陽台看星星。

星期五

我覺得我好像知道她是媽媽,但是她為什麼都不讓我叫她媽媽呢?是因為她不喜歡我嗎?

......

「這是徠恩寫的嗎?」

「嗯。妳看看妳,老是想掩飾,害他小小年紀就在那裡混淆。」

「要是被別人知道就不好了呀...所以我才不讓他叫的。」

「真是的,太古板不好。」

 

你好像很混淆,我到底是誰

其實我是誰不重要,只要你還會在意我

我就很滿足了

雖然爸爸一直一直想跟你灌輸我是媽媽的這個觀念

但...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是期待還是反對了

那一天,是母親節

你送我一朵康乃馨,我很高興的把你抱了起來

爸爸偷偷在我耳邊說,叫我跟你玩我是誰的遊戲

雖然我很掙扎─那一定會失望的感覺總是令我全身難過─但我還是開口了

「我是誰?」

你沒有說話,我想我習慣了

「妳是莉莎,

 

「妳是媽媽。」

 

叮叮鈴~

霍克愛和聖誕夫人同時回頭,雙眼和門後一老一小接上。

「我以為我把門鎖起來了呢。」聖誕夫人嘲諷的說。

「夫人,您知道我有備份鑰匙的。」馬斯坦古笑笑,搖搖手上的蛋糕。

「徠恩,你怎麼沒有去上學?」霍客愛犀利的瞪著馬斯坦古問,但元凶則是笑嘻嘻的把蛋糕擺在桌上。

「因為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徠恩從書包裡抽出一張粉紅色的卡片,遞給聖誕夫人。

她把他抱起,讓他坐在吧檯上。

母親節快樂,夫人。」

「這句話不該是對我說,」她斜眼睨了霍克愛,見她受寵若驚的別開臉,稍皺了眉宇。「小子,你要搞清楚對象。」

「當然還有莉莎的。」

徠恩抽出一張淡金色的小卡,外面沒有圖案,打開後也不見任何有關母親節的話語。

「這是...?」莉莎指著卡片中間的start,還沒有反應過來這是要做什麼。

「按呀...」徠恩舉起她的食指,朝那大大的圖示上輕點了下去。

 

我想起了那時的感動,

那股溫暖的感覺

這麼多和你相處的日子裡,我一直不斷的自我催眠

只要我知道我是誰就好

但沒想到,就只有那四個字

「妳是媽媽」 

妳是媽媽

我想起來了,那時的我有哭

眼淚一直掉下來,但我不是故意的

那是因為我太高興了

你爸爸還嘲笑我:平常在軍部裡的威嚴蕩然無存了!

我想也是

畢竟你說了「妳是媽媽」

現在想起來,我還是會很感動,而流淚

還有今天拿到你這麼獨特的母親節卡片

真~得很謝謝你呢

十年、二十年後,我也不會忘

你也不會忘

 

「媽,你在看什麼?」

「沒什麼,在看我以前的日記。那時的我一直記錄你長大,而且有你之前,我從來沒有寫日記的習慣。」

「寫了什麼?」

「寫這個,」她拿出夾在裡面,泛著光的金色已經退為老舊的暗黃。「你還記得吧?」

她打開卡片,在那start上按了一下,徠恩也很配合的起了音:

今天是母親節,爸爸叫我要寫卡片給妳,

可是妳是我的誰,總是讓我混淆

在公園裡、蛋糕店、學校

只要小朋友們向母親喊一聲:媽媽!

我就覺得,妳是不是不愛我,才不讓我叫

是我不夠好嗎?

如果是,我會為了妳想做的更好

如果不是,我會為了妳說:

母親節快樂,我最喜歡的媽媽

「你都還記得耶,跟二十年前一模一樣。」霍克愛笑著用手肘推了推徠恩的腹部,而他也乖巧而安靜的替她抹掉一痕落下的淚珠。

「我當然還記得,那時的我,每天、每天都在想著要怎麼跟妳說,我也很慶幸我做到了,

「母親節快樂,媽媽。」

 

我是誰?

是最真誠的

永恆的

 

Love,is you know me

and I know you,too

 

後記:

考完試後,整個人心情更加緊繃了

成績沒有起伏,而是看個身旁的人進步

是最大的退步

(好了,把這沉重的丟掉,我們今天談母親不談成績)

其實呢,我自己覺得這一篇是老梗了

因為我平常都會一直訴說這一塊

不知道會不會使乘客厭煩呢?

要是真這樣那也沒辦法,咕嘰說什麼都不會改的

 

車站的音樂上個禮拜就改了((咦?還是上上禮拜??

應時節我去找了一首很有FU的歌

本人是不討厭台語歌

況且這首唱起來很有味道啊~

讓車站偶爾換換口味兒也不錯

 

我做過那種卡片,小的時候

說了一大堆話,雖然現在忘光了

但我唯一沒忘的就是

「媽媽,我愛你。」

可惜的是,我再也沒有機會重播那段卡片

她就跟我掰掰了

好可惜,好惋惜

從今以後,我失去了母親,一個最了解我的朋友

後來,我得到了母仔的關愛

就似乎又找回了那純真的喜悅

還記得我媽的指甲很長很漂亮,但母仔的指甲短短的

只是她們都會在我熟睡時,輕輕點點我的額頭

看看夢中的我是不是又被怪獸追著跑了

這是我最近在這偶發的小確性中感受到的幸福

 

有媽媽的感覺真好(拭淚)

溫暖的感覺,不過就是那樣柔和的擁抱吧。

 

喔對了,其實這次的日記寫法我還蠻喜歡的,所以以後可能會再搬出來用吧:))

旅人呢,讓我修一下吧

 

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