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文旅客:靈芝〉

有眼睛、有鼻子、有嘴巴。

骨碌骨碌的明眸,轉上,又轉下。小嘴巴嘟得鼓鼓的,臉頰也漲紅了。

「你‧很‧討‧厭!走開!」小女孩以堅決的氣勢槓上高她一個自己身段的男子,咄咄逼人的氣勢把男子逼得節節敗退。

「伊亞,妳在說什麼呀?妳怎麼會討厭爸爸呢?」他擺了個投降的姿勢,但小女孩的怒氣絲毫未減,甚至單手插腰,舉起另一支手向房外一指。

「出去!」

雖然男子很想告訴她,這是自己的房間,但望見不遠處,在床上坐著的妻子竊竊笑著,他也只好雙手一攤,喪氣的走出來。

磅!更恐怖的關門聲在下一秒響起,瞬時走廊暗得伸手不見五指。

他轉過身,走進我的房間──喔,我是徠恩,全名是徠恩‧菲希斯頓‧馬斯坦古──無奈的笑笑,我也回了一個笑給他,然後指向我對面的床,叫他睡那裡。

磅!又是開門聲,小女孩從剛剛的房間走出來,氣沖沖的指向男子,說:

「不要睡我的床,你這個大爛人!」

又踩著玲瓏的腳步沒入剛才的房內。

我指指地板,轉過身抓了一床棉被丟給他,遠處又響起:「徠恩哥哥!不可以拿我的東西給他喔!」的咆哮,我應了聲當然,又再一次的指指地板,男子無可奈何的問了一句:

「徠恩,爸爸不能跟你一起睡同一張床嗎?」

「不要,你能睡我房間就要偷笑了。」我看著我的雙人床果斷的回應。

想當然耳,不論是天壓下來、地崩進去、牆塌陷了,或是我、媽媽的話,都阻止不了他。

除了那個小女孩。

他鑽進我的被子裡,我也只好縮進牆邊。

「徠恩,你對我真好。」

「你這麼厚臉皮,難怪伊亞會把你踹下床。」

「呵……哈…哈哈……」他也只能尷尬的笑著。

那個小女孩,名字是伊米黎亞‧菲希斯頓‧馬斯坦古,是和我整整差了十四歲的妹妹。

一個和羅伊、莉莎、我都不一樣的妹妹。

***

「媽……媽媽……妳…妳怎麼了…那傢伙做了什麼事?」

現在是晚上九點四十分,十分鐘前我──莉莎‧霍客愛──才送我年僅八歲的小女兒上床睡覺,但忘記幫她簽聯絡簿了,看她現在掉到地板上的書本和紙張就知道。

但怎麼會在這個節骨眼……這個不雅的姿勢……非常…不宜兒童觀賞……

正慶幸著有個救星,我突然想起那個人可是個不折不扣的純潔小女孩,徠恩就算了,自小他便習慣這光景,但我可是從來都沒讓羅伊在她面前成功表演過。

而且羅伊說什麼也不放開我,甚至變本加厲得把手越抓越緊。

我想,我永遠也搞不懂,她那一份兇狠的個性到底是遺傳至誰,而在這個家裡,唯一能制服羅伊的人,也只有她。

她氣沖沖的把羅伊拖下床,小小的腳卻使出和外表截然不同、甚至超乎一般小女孩的力氣,踩在他的胸口,一眼的狠勁連我看了都退避三舍。

「你這個齷齪的人,現在就在這裡消失。」

她雖然年僅八歲,卻老是用些不符合她年紀的艱深詞彙,有時我還會不太懂──或許是小小孩的火星文之類的──我不得不說,她和當時八歲的我、羅伊,以及讓我倆夠震驚的徠恩都還厲害。

只是她從很小,就和她老爸不對盤的槓上:吃飯從不他餵、洗澡從不他來、簽名從不他筆,他越是關心,她越是齜牙裂嘴。

這一點到底是遺傳誰?我不記得我身體裡有這樣的基因……也說不定,在潛意識還稍稍有一絲吧?

還記得,兩年前發生了這樣的一個趣聞:

「媽咪,我現在要鄭重宣告,我──伊米黎亞‧菲希斯頓,」她通常會省略「馬斯坦古」這個姓氏。「是莉莎‧霍客愛的小孩,但和那個什麼羅伊‧馬斯坦古沒有關係。」

她的哥哥,雖然疼愛這個妹妹,但有時還是喜歡捉弄她。「是喔,那妳不就是『私生女』?」

「什麼是私生女?」她歪著頭,疑惑的樣子煞是可愛,讓徠恩想捉弄她的心消失了僅只一秒。

「意思就是你是莉莎的小孩,但不是羅伊的小孩。」

「很好!那現在開始我鄭重宣告,我是莉莎的私生女!」

從門外踏入的羅伊正巧捕捉到了最後一句,結果……我被他折騰了一夜……。

「媽媽,剛才那個傢伙對妳做了什麼事,妳有受傷嗎?」

我訝異的睜大了眼,並非她面惡心善的關心,而是她的誤解倒成了我不必費唇舌解釋的大好機會。

「沒有,我沒事。但是伊亞,妳怎麼可以叫爸爸『那個傢伙』呢?這樣很不禮貌,妳自己想想,爸爸對妳還算理讓吧?可是妳總是沒禮貌的對他拳打腳踢、惡言相向,這樣是不對的喔。」

我僵硬的臉吐出了一段話。

「……媽媽,妳生氣了嗎?」她水汪汪的眼皎如星辰,低下的頭透露出一點酸楚。

「伊亞,媽媽不是在對妳發脾氣,但就像妳會知道我在生氣那樣,妳總不會看不出來爸爸也會生氣吧?但是他沒有對妳大吼過,也沒有打妳,為什麼妳會這麼排斥他?」

我摸摸她的頭髮,洗髮精的蘋果香被我輕輕搓揉了出來。

她如此的與眾不同。

全身散發出高雅的氣質、出門從不丟我們家的臉,比賽除了冠軍從沒有其他選項、外貌出眾,我們儘是襯托她的一些野草,談吐溫文儒雅,讓人幾乎不敢相信她只有八歲。

但在我們的家庭裡卻是那麼截然不同。

***

陽光自輕薄的窗簾裡透入,不帶刺眼,柔和的喚醒莉莎和伊亞,她倆都知道要是不趕快去叫醒另一個房間裡愛賴床的兩人,恐怕今天都會很不妙──一個會被媽媽和老師打死,一個會被老婆兼副官射死。

「伊亞,媽媽換一下衣服,妳去幫我叫爸爸和徠恩哥哥起床。」

伊亞揉揉惺忪的大眼睛,緩步離開房間,她照慣例敲敲徠恩哥哥的房門,照慣例沒人回應,照慣例她就大喇喇的走了進去──也不管是否會看見什麼,這樣的惡習倒造成了一些人的困擾。

她環顧了四周,似乎沒有看見那個如病菌般的存在,便直走到床邊,搖搖一坨蜷曲的被子。

「哥哥,哥哥,起床了…」軟綿的嗓音只會讓人越陷越深,她見狀乾脆整個人趴上那小山,抱住它自個兒說起了話:

「哥哥……你為什麼都不會討厭羅伊?」

被窩傳來一聲低沉的男聲,她所熟悉的聲音。「妳呢?為什麼會討厭羅伊?」

她閉上眼,沒有正面回應。

「他不是對妳很好嗎?好得我都有點嫉妒了…他也不罵妳,妳是他的掌上明珠,在我看來他都把妳寵上天了,但妳怎麼還是對他很差啊?」

「可是我怕我愛他,他就不會愛我了…說不定他會因為我開始喜歡他然後就不會再對我好了……」

「笨蛋,爸爸才不會這樣呢。」背後的腳步聲極輕,她幾乎忘了去注意,等她爬下床,一隻大掌從腳步聲的主人身上伸出,拍拍伊亞的頭。

她愣了一會,把剛剛的被子團打開。

徠恩手拿牛奶,斜眼看見妹妹衝到樓下,揚起眉,又盯著身體已經完全舒展在床上的羅伊。灌下一口白濁色液體:

「就這一點來說,她還笨得蠻不可愛的。」

***

我──羅伊‧馬斯坦古──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

兩個都是世界上我最疼愛(但不能把莉莎算在裡面)的人。

兒子和我像哥倆好。女兒視我為仇讎。

付出全心全意(當然是不能和莉莎相比)她卻總是不懂,她越是這樣,我就越來越質疑自己到底是做錯了什麼。

她的頭髮是璀燦的穗黃,眼珠子和莉莎一樣是銳利的赤褐色,渾然天成的外貌似是雕塑、似是油彩、似是無暇的壁畫。

個性呢?剽悍(對我)、陰險(對我)、冷漠(對我)、凶狠(對我)……真是完全都不像我或莉莎。

但我不曾懷疑她並非我們的小孩。

隱藏真實的自己,這一點像極了莉莎。

武裝真實的自己,這一點像極了我。

藏起她的貼心、收起她的信任、丟棄她的溫和。

我了解她的骨子裡在想什麼,甚至對於她把我當作假想敵,來習得未來進入工商社會汲汲營營的黑暗時所面臨的準備,我感到欣慰。

莉莎曾說過我擅於透是別人的心底,在此時我才真正覺得這是個有用的能力。

不過……她今天的回應還是讓我小小震驚了。

她也是有笨的一面,看在一個父親眼裡,笨得可愛。

但她說的不是全部。

她所隱瞞的才是重點。

***

「為什麼伊亞今天一整天都悶悶不樂的?」

「呵…那是因為她對我說了自己會不好意思的話吧。」羅伊回到自己的房間後幸災樂禍的又黏住莉莎不放。「這點和妳挺像的,總是口是心非否定別人愛自己的心。」

「我沒有。」

「妳現在就是啦。不然,妳會承認嗎?」

「她這樣你不會難過嗎?」

「不會啦,這時我就會很慶幸男人的心大多都是鋼做的,不怕女人刀子嘴。」

她啐笑。

「我會愛她,也是因為她有像妳的一部分呀。」

 

再怎麼討厭,身上還是帶著我們的一部分。

愛著妳,就會不自覺的愛著她。

不是愛屋及烏的感覺。

而是和妳相似而特別的個體。

 

後記:

This is for “MUMU”!

第一篇客製化車站誕生,但老實說這題目是有點作弊了,因為她出題前我就想好這篇了:P

不過……我知道她的"Part of me"不是這個意思,但既然她本人說不在意我就照字面翻囉

這一篇裡當初(超久遠的)允諾的妹妹粉墨登場啦~

是個很special的人喔((站長認為她和徠恩一樣是印象很鮮明的角色呢,嗯嗯

 

來報告個車頭爭奪戰況:

蘇學姊:0(10%)

小白:0(10%)

點點:3(650%)

喵喵:2(633.3%)

琴影:11(1764.7%)

熙樂:9(2536%)

MUMU:5(1338.5%)

LALA:5(1338.5%)

大東:0(20%)

→舉MUMU為例,意旨她有13篇留言,5次車頭,車頭率38.5%

整合好花時間但是站長覺得能和旅客一起互動還是很高興^^

集滿五個車頭換獎品^^→雖說如此大家可能還是會覺得沒價值吧

Ps.點的歌會當作車站鈴喔

 

對了,我偷偷在羅伊那段埋伏筆,下次要繼續說未完的故事((突然想到本店絕不使用回鍋油這句話= =

 

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