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在醫院已經18個小時了。

愛德看向溫莉,溫莉看向古拉曼,古拉曼看向馬斯坦古,馬斯坦古看向愛德。

尷尬的沉默。

「啊!」尖聲大叫,傳自病房內。

嚇了一大跳的四人起雞皮疙瘩。

「噓!要叫你也換個音調!你是要讓全醫院的人知道裡頭是莉莎‧霍克愛嗎?我知道你忍不住,但是如果曝光了,外面那四個的變裝就功虧一簣了!」病房內,是聖誕夫人特地找的「口風緊」的醫生和護士,不過其中一個火氣好像特別大,一直用足以匹敵霍克愛尖叫聲的分貝和她對罵。

「很痛就是很痛,我有什麼辦法啦??!!!」不過霍克愛倒是遵照她的指示,聲音特別提高了一個音階。

「那就閉嘴!!!!!!是誰給這個危險的產婦拿槍的啊?????你給我放下!!!這麼閒可以拿槍瞄準的話你就好好研究怎樣才可以降低你的聲音啦!!!!!!

金色長髮批散在肩上,穿著一襲黑色大風衣,戴一副黑色框太陽眼鏡的愛德,看向把頭髮紮起來,用連帽外套蓋住頭的溫莉,看向戴著紫色框太陽眼鏡,穿著一件灰色襯衫,還戴棕色捲假髮(不知道是哪裡來的,我也很疑惑)的馬斯坦古,看向用口罩遮住半張臉,只剩下迷你的眼睛,還穿著令人匪夷所思的小狗布偶裝(大嬸這個到底是哪來的啊???)的古拉曼。

「好恐怖……我怎麼不記得溫莉有這樣叫?

「那是因為你根本不在病房外啊……」

「對不起……」

「哎……莉莎好可憐呀……」馬斯坦古擺出無奈的表情,還甩甩手,結果被在場的人用熱線「瞪~~~~~」回去。

「怎麼這麼漫長呀……話說回來,莉莎應該不會在意我翹班吧?

「上校!外公!現在是上班時間!請快回去工作!」又傳來令人驚悚的叫聲,還伴隨著一記槍響。

X!快把這女人的槍收回去!不然快滾!外面要上班的!」護士的求救。

藥水味,白色衣袍,醫院給人大部分的印象就是這樣。

「哇~原來是男的呀!」愛德嘻嘻的對霍克愛懷中的寶寶笑。

「原來這個住在我肚子裡這麼久的小東西是長這樣啊。」霍克愛歷經20個小時的努力,終於見到這個「小羅伊」了。

「好小喔。果然長得很像我呢,哈!」馬斯坦古瞪大眼。

「呵呵呵~我是曾祖父呦~」古拉曼對緊閉雙眼的寶寶扮鬼臉。

青筋。

「上校!外公!為什麼您們還在這裡呀?現在不是上班時間嗎?」霍克愛破口大罵。

「當然不行呀!我得在這裡守護我的孫女和我的曾孫呀!

「當然不行呀!我得在這裡守護我的老婆和我的兒子呀!而且你現在把我趕回去,我想我會因為興奮過度而大肆宣傳啊!

「溫莉,幫我把桌角的那個袋子拿來,」眾人皆以為裡頭藏了數把槍,但卻是更驚悚的物品「你們呢,就改這些吧!」沒想到是滿滿的公文。

於是一老一壯便在床邊辦公了起來。

至於霍克愛則是把寶寶托給溫莉,自己也抓起一疊開始批改。

「沒想到上校今天一整天都沒來上班呢……我們是不是可以下班了呀?

「沒必要幫上校改公文吧?如果是中尉我就會無條件幫忙,不過她的都會由上校拿回家自己改呢……嗯……怎麼看都覺得他們有一腿。」

「唉!那還真希望是這樣呢!我超級希望哪一天可以和莉莎有一腿呢!」馬斯坦古倏的出現在竊竊私語的同事邊,手上還提著一袋批改完全的公文。

「哎呀!你回來啦!怎麼樣,莉莎生了嗎……啊,我是說莉莎的狗?」休斯大嘴巴的問。

「啊……哈哈……你是說黑色疾風號嗎?他……他生了三隻呢……哈哈哈!」馬斯坦古拼命的擠眉弄眼,幸好休斯立即反應過來,及時改了回來。

「哇哈哈!真是恭喜啦!那就這樣吧!羅伊我送你回家!」尷尬的回應。

「好啊好啊!」尷尬的應答。

隨著兩人的離去,其他人又開始議論紛紛。

「黑色疾風號是母的嗎?

「我以為是公的啊?

「算了,回去吧。」

我說,羅伊呀,你接下來要怎麼辦?莉莎和你可以繼續生活下去,但是那個孩子可不能自力更生呀,在你們的上班期間,難到要丟他一個人在家自生自滅嗎?

「我們……大概會想找個保母吧?

「這年頭哪來口風緊的保母啊(全世界的保母對不起,鞠躬)?

「有啊!最近我的朋友要結婚了,他們想搬來中央市住,而他的老婆是我老婆的好友,又有一個小孩的育兒經驗,你說怎麼樣呢?

「哈,我都不知道霍克愛什麼時後變你老婆了,不過你說的那個朋友的老婆,照我直覺來看該不會是溫莉吧?

「賓果!

「什麼?真的要找我嗎?我是可以啦……而且我真的很喜歡小孩子喲!」溫莉燦爛笑了笑。

「阿哈!當然可以囉!那就來談談薪水吧!既然是我老婆,價碼就要翻十倍呀!」愛德攢攢他的金髮,奸詐的發言。

馬斯坦古在他手上的便條上寫了一個數字,拿給溫莉。

「蛤?才這樣?她是我……」還沒說完就被溫莉以扳手伺候。

「啊……會不會太多了呢?我不需要那麼多的啦……只要奶粉尿布錢就好了。」

霍克愛聞聲,從床上爬起。

「咦,我的公文呢?我好像還沒改完吧?」霍克愛翻翻身旁,卻發現方圓三公尺內都一乾二淨。

「你記錯了啦!那些都改完了,我才拿去辦公室放的。」馬斯坦古解答她的疑惑。

還記得下午的陽光溫煦,慵懶的使人想閉上雙眼。馬斯坦古和古拉曼都還在振筆疾書之際,累了一整天的霍克愛已經昏昏欲睡,但她還在死命硬撐,決意要把腿上的十幾份公文寫完,但是還沒解決一半,她已經開始打盹,還險些把所有東西撥到地上。

還好馬斯坦古貼心的將她身上的東西全部拿到旁邊,讓她平躺,還將被子蓋在她身上,自己又埋頭於剛才又多出來的公文內。

「哎呀呀,這好像不是我認識的馬斯坦古呢!我記得馬斯坦古不是個好逸惡勞、上班愛偷懶的上校嗎?

「如果不這樣就沒有機會讓莉莎來念我了呀!而且畢竟我也升格為父親了,如果不負起更多責任,那該怎麼對得起一直默默為我努力的莉莎呢?」馬斯坦古認真的回答,淡淡微笑後起身去拍拍哭了起來的寶寶。

「噓,媽媽在睡覺呀!讓爸爸陪你玩玩吧!

「上校,請問您們在談論什麼呢?」霍克愛揉揉眼,剛睡醒還是不忘敬語。

「喔!莉莎姐姐,我們在說寶寶的事啦。」

「莉莎,那就這麼說定了喔,以後在我們要去上班的時候,溫莉就會來照顧寶寶的。」

霍克愛笑了笑「以後麻煩你了,寶寶請多多指教。」

 

說著,寶寶又哭了起來。

「哎呀,怎麼又哭了?真是的,難道需要像我調教黑色疾風號那樣調教他嗎?」霍克愛掏出槍,開始上膛。

「啊!不行呀!」眾人大叫。

醫院,又多了好多生氣了呢。


----------------------------------------------------------

後記:

又完成一篇了呢

這個篇章快要結束了((大嬸私心x溺愛在哪啊???

是的

為了不變成篇名詐騙

我會在第4篇裡說出來的

謝謝閱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咕嘰咕嘰 的頭像
咕嘰咕嘰

想太多,說太多,寫不多

咕嘰咕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